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隆米】海龙侦探社 Case 4

终于向福尔摩斯下手了……改自希腊语译员,米罗专场,bug很多,不要深究了。不喜欢原作的表达方式,还是看剧吧。

超大份的更新,写着写着变成家庭伦理剧了。

 

Case 4 别墅惊魂

 

茶几上加隆的手机发出轻微的震动声,抱着一桶爆米花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米罗低头瞥了一眼,表情瞬间纠结了起来,然后起身走到浴室门口:“电话,撒加找你。”其实以他们的关系,代听一下电话根本不是问题,一开始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而且爱惜人才的撒加对他的态度也比对加隆温和得多。但是每次电话那头带着些微八卦的语调都让他寒毛直竖,于是他很快就拒绝再帮加隆接电话了。

先前在健身房运动了一个多小时的加隆刚刚洗掉一身的汗水,正费力地梳理着自己过长的头发,他从米罗手里接过手机:“什么事?”米罗则顺手捞起他丢在一边的毛巾替他擦了起来。

“希腊橄榄油大亨扬纳基斯白天在我国境内被绑架,我需要你帮个忙。”

“说。”

“把米罗借我。”

“不行,”加隆直接条件反射地先拒绝了,然后才询问原因,“你借他干什么?”

“我们已经确定了绑匪的身份,只是他们通过监控盲区躲了起来。扬纳基斯不会说外语,现在他们无法交流,我估计绑匪很快会找一个翻译……”

“所以你打算让米罗去当卧底?”

“没错。”

“你养的都是一群饭桶吗!”正直的公民加隆向税金小偷们的老大发出了义愤填膺的怒吼,“居然会被人从眼皮子底下绑走!还要让一般市民去当卧底!”

本就因为这起可以避免的案件而感到烦躁、现在又莫名其妙挨了一通吼的撒加也提高了嗓门:“你以为监控的布置是我一句话就能说了算的吗?要真是这样,我首先就绕着你的别墅装一圈!而且如果不是找不到会说希腊语的人,我会让外人来帮忙?”

米罗和双胞胎一样,都是第二代希腊移民,虽说生活方式上已经没有半点南欧式的自由散漫,但一口希腊语依然是母语级别的精通。加隆觉得他们能很快变得十分亲近,和相似的家庭背景也有些关系。

“你什么意思?小看米罗还是小看我?这事太危险了,我去。”

“你去?”撒加冷笑一声,“你去和我去有什么区别?唯恐对方不知道情报头子要抓人?”

“……”

“还有加隆,你给我搞清楚了,我不是来征求你同意的,只是考虑到你和米罗的关系而告知你一下,愿不愿意帮忙不是你说了算的。我没时间再跟你废话,让米罗听电话。”

两人过大的嗓门让一旁的米罗也大概听到了前因后果,正常情况下,这样的请求他是不会拒绝的,可现在加隆这么一吼,他有些动摇了。

“……嫌疑人是我们已经观察很久的经济犯,从未表现出暴力倾向,只是因为我们一直掌握不到切实证据,只能让他继续在外面招摇撞骗,米罗,你别听加隆胡说八道,这不是什么危险的任务,但也需要一个有经验、懂内情、值得信赖的人来完成。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再找别人……”

撒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讲了近十分钟,终于说动了米罗,可这一结果显然不是加隆希望看到的。看出他很不高兴的米罗靠着他坐下,说道:“你哥都说了,只是去了解一下情况而已,又不是直接参与抓捕,没事的。”

“你懂什么,撒加的话能全信吗?再说了……”加隆的表情严肃起来,他不安地叹了口气,伸手把米罗揽到身边,“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总之,保护好自己。”

 

阿希莱亚斯·扬纳基斯,希腊最大的橄榄油公司老板,其产品质量出众,在全球橄榄油市场上霸占了近三分之一的份额。这位大亨原本计划赴海外与新商业伙伴塔乐斯进出口公司洽谈项目,不料人生地不熟的他上了职业行骗集团的当,误以为他们是合作伙伴派来的助手,结果稀里糊涂地上了人家的车后不知所踪,只留下后知后觉的秘书兼翻译急得直跳脚。

这是撒加的手下得到的所有信息。

“难怪一定要找我们,或者说,只能找我们。”米罗随手拨弄着已经快翻烂了的材料说道。加隆没有吭声,算是默认。希腊语不是什么流行语种,难度又大,精通更加不易,况且还要熟知商业领域——那些满脑子只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或者希罗多德修昔底德色诺芬的学究肯定是派不上用场的,当然了,那伙骗子一定会很喜欢这样的人,所以他们在带走扬纳基斯的同时果断以“这辆车没有座位了请上后一辆车”的荒谬理由把他的秘书扔在了一边。倒是米罗,和加隆一起破案的这些年接触了不少经济纠纷,专家虽然算不上,但也绝不是一无所知的外行,再加上了解了对方的惯用手段并且恶补了一晚上的专业知识,他觉得自己应该能胜任这个任务。正当迟迟没有接到通知的他打了个哈欠打算小睡一下时,撒加的电话偏偏来了,该工作了。

“刚想休息一会儿……”米罗边换衣服边小声嘟囔着,拿起桌上装模作样的公文包准备出门。

“等一下。”加隆突然叫住了他,从书桌抽屉里摸出一副黑框平光镜替他戴上,然后稍微弄乱了他的头发,让本就有些疲惫的米罗看起来像个书呆子,“装傻一点,别让他们看出来。”加隆最后叮嘱了一番,这才忐忑不安地目送他离开。

抵达约定地点的米罗看到一辆十分有派头的豪车已经等在那里,一个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家伙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您是米罗先生吧?”

“您是……”

“我是戴维斯投资公司的,今天请您来做一下商务翻译,请上车吧。”

米罗虽然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但很快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挡板将前后两排的座位隔开,车窗上的贴膜让他看只能看到自己的镜像。汽车发动后,他努力地试图记住每一次转弯以及每段路程的行驶时间,但对方显然防着这一手,迂回的前进路线严重挤占了他的脑容量。

车子最终停在了一栋豪华得不像样的别墅前,而一下车,殷勤的工作人员就推着米罗往里走,明显是不希望他看清周围的环境。米罗略带怒意地瞪了他一眼:“您这是在领我进屋还是押解犯人?”

“呃……对不起,米罗先生,失礼了,只是老板们已经等了很久……”

米罗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趁着数秒钟的停留勉强扫视了一圈后走进了别墅。虽然细节看得不甚明确,但他相信警局的人在根据已有信息使用排除法这一方面还是经验丰富的,更重要的是,这比行车路线容易记忆多了。

他跟在工作人员身后来到了会议室,西装革履的橄榄油大亨扬纳基斯手里夹着一根雪茄,正和另一个衣冠楚楚的人——也就是这家所谓投资公司的老板戴维斯——驴唇不对马嘴地谈笑风生。米罗略微皱了皱眉,这位大老板似乎全然不知自己正身陷圈套中,这样的人是怎么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强势立足的?

可惜对方并没有给他多少思考的时间,见翻译已经到场,戴维斯立即取出一叠材料招呼他坐下,进入正题。

米罗在担当传声筒的同时,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这份所谓的合作协议上:普通的投入,高额的回报,在原封不动转述给扬纳基斯的同时,他觉得自己都要心动了。但是身为局外人的好处就是能保持更清醒的头脑,当橄榄油大亨已经被这次似乎稳赚不赔的合作哄得云里雾里时,米罗渐渐发现了疑点。他偷偷地观察着戴维斯和助手们的神态,似乎的确是听不懂希腊语的样子,保险起见,他决定再试验一下。

“……我们现在的客户中也有农产品生产领域的。扬纳基斯先生,您此次来是计划和塔乐斯进出口公司会面的?”

“什么?”飘飘然的大亨倒是立即察觉出了米罗突然毫无逻辑的话语。

反应太大了,米罗忍不住在心中暗暗骂道,扬纳基斯喜怒形于色的样子很容易会让对方察觉出问题的,不过戴维斯依旧一脸茫然,这下倒是让他可以确定,这伙人的确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和你们比较相似的就有国内第三大玉米油生产商。先生,请冷静下来,我是协助警局调查的人。”

幸好他还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草包,稍微愣了一下后,立即配合起来:“那……那个……能否再详细解释一下这份投资方案的收益率是如何计算得出的?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方案涉及部分商业机密,我们不能全部透露,但是……”戴维斯的滔滔不绝终于让米罗忍无可忍,彻底无视了他,“现在坐在这里的人和塔乐斯进出口公司毫无关系,也根本不是想建立起什么业务往来,只是要骗取您的高额投资罢了,您的秘书已经报警了。”

“那我应该怎么办?”

“什么都不要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警方已经观察他们很久了,等收到我的报告后,很快就会采取行动的。当然,在此期间绝对不要签署任何协议。”

长达数小时的会谈在米罗的搅局下终于暂告一段落,既要叮嘱扬纳基斯又要应对戴维斯几乎将他的脑细胞逼到了崩溃边缘,原本打算返程时重新记忆一下路线的计划也彻底告吹。司机将他送回了临时挂名的翻译公司:“辛苦您了,米罗先生,下次见!”

“不客气。”米罗勉强挤出一个职业的笑容,在确定送他的车已经彻底跑远后,立即叫了辆出租车直奔警局找到撒加,将别墅和周围的环境尽可能详细地复述了一遍,之后的交谈内容更是几乎一字不漏。

撒加维持着认真倾听的样子,但对于这个结果却并不十分满意。米罗提供的地点信息对缩小搜索范围帮助有限,如果是他的手下,估计早就该挨批然后罚站了,但他毕竟只是个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只是看在自己弟弟面子上友情协助的普通人,没法再对他提出更苛刻的要求了。

“我明白了,米罗,你做得很好,我会立即派人排查的。”撒加微笑着说道,“快回去吧,加隆一定等急了。”

 

正如他所言,米罗离开的这几个小时里加隆一直坐立不安。以往他们的调查总有警方的人在一旁协作,但这次却只有米罗一个人,要说他一点都不紧张,那当然是假的。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他立即快步走去,“米罗……”

“累死我了……”看到加隆出现在眼前,米罗干脆整个人趴到了他身上,好像大型宠物在撒娇,“那个大亨就是个草包,连自己被拐走了都不知道。还有那份恶心的合作协议,鬼都不知道在讲什么,我还要自己编回复……”

“辛苦了,宝贝,”加隆几乎是半拖半抱地把米罗扶到了客厅,“先喝点水。”

米罗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然后枕着加隆的腿躺在沙发上继续抱怨:“以后再也不义务帮撒加的忙了,实在是累死我了……”

加隆任由他近乎自言自语的发泄,只是拍着他的肩膀,时不时地回应几句,直到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彻底安静下来。一晚上没合眼还勉强完成任务的米罗终于能好好休息了。

加隆怕吵醒他,于是维持着不太舒服的坐姿,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卷起散在腿上的长发,然后放开。他心情复杂地注视着米罗放松的睡脸,虽然嘴上说着再也不帮忙,但他很清楚,只要撒加好意思开口,他还是会硬着头皮去做的——因为那是他加隆的哥哥,他绝对不会给任何人留下一个“加隆明明有能力却不愿帮助自己的兄弟”的话柄,更狡猾的是撒加也从来不提超出他们能力范围的请求。米罗一直都是这样,不会说太多动听的话,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维护着他。加隆微微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你啊,只想着不让别人有机会对我闲言碎语,就不知道多考虑一下自己吗……”

 

事情没有就此结束。两天后,正和加隆一起安排短期旅行的米罗突然又接到了撒加的电话,他想了想,按下了免提,扬声器里传来急迫却不失沉着的声音:“米罗,很抱歉还要麻烦你帮一次忙,戴维斯的人又在找翻译了,而且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很紧急的事。”

“撒加,你不要得寸进尺,”加隆冷冷地插嘴,“米罗只是个普通人,你却要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履行你们的职责?”

“我知道,所以这一次我会亲自跟踪他们,如果你不放心,可以一起过来。”由于案件涉及了国外的大企业家,撒加也面临着来自上级的压力,于是他决定不再按原计划按部就班地排查,而是直接跟踪对方,也不管什么打草惊蛇或者师出无名了。

搭载着米罗的豪车向别墅飞驰而去,多辆伪装的出租车和家用车轮流地紧紧尾随其后。似乎是为了赶时间,这次的行车路线相较上次少了许多刻意的绕路,连看不到窗外的米罗都感觉到了。工作人员焦躁不安的表情让他很想打探一下扬纳基斯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问出口,毕竟这样显得太刻意了。

此时,撒加的警车还停在路边,追踪的显示屏上清晰地显示着他手下的位置,等他们确定好最终的地点,他就能直接出动。趁着短暂的空隙,他快速地拟好了一份搜查令,然后瞥了一眼身旁的弟弟。加隆从上车之后一直冷着脸一言不发,气压低得连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不少。

“别担心,米罗不会有事的,他有应付这种局面的能力,别太小看他了。”

但加隆对这听上去十分轻描淡写的安慰反感到了极点:“这不是我小看他的问题,”他强忍着没有在外人面前发作,即便如此,前排的两位警员也听出了他故作平静的语气下藏着一触即发的怒气,“我知道他很优秀,你很欣赏他,也知道上面的人经常给你各种压力,但是你能不能考虑一下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事实?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米罗在你眼中或许只是一个聪明能干、不会拒绝你请求的后辈,但他对我来说不一样!你能事不关己地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去做一件有危险的事情吗!”

车内的氛围尴尬到了极点,第一次亲眼目睹长官家庭纠纷的前排警员们此刻只觉得自己是多余人,恨不能先下车回避一下。

“不能。”似乎过了很久,撒加才打破了沉默,“对不起,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加隆能感受到对方的诚意,没有再揪着这个话题不放,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小小的显示屏,希望那些移动的标记能赶紧停下来,以便尽快锁定目标。

 

当米罗又一次踏进会客室时,见到的就是正在大声嚷嚷的扬纳基斯:“……你们根本不是我约定见面的伙伴!我要控告你们……啊,米罗先生!您来得正是时候,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呃……”米罗在心里默默骂着这个沉不住气的毛躁企业家,幸好其他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怕是连自己都要跟着遭殃。“请您冷静下来,我们很快就能脱身了。”安抚好激动的扬纳基斯,他转头继续糊弄戴维斯:“扬纳基斯先生想见他的秘书,公司公章还在他那里,不然他没法签订任何协议。”

“公章?哦,我们并不介意有没有盖章。当然,如果您介意,我们可以先签订一份备忘录。”

“不,他认为没有必要,直接联系他的秘书就好,不用这么复杂。”

“可是……”

米罗极尽全力与对方在无聊的公章问题上周旋,他相信只要能成功拖延时间,就一定能等到援兵。果然,没过多久,一个工作人员神色慌张地跑了进来,对着戴维斯耳语了几句,他的神色立即紧张起来,警惕地瞥了米罗一眼,米罗连忙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样子。戴维斯吩咐了手下几句,然后转向他们:“很抱歉,我们的下一位客户提前拜访了,能不能麻烦二位先回避一下?”

客户?只怕是来抓你们的吧!米罗暗中高兴,当然不会答应这个请求:“扬纳基斯先生说他想去花园坐坐,不会妨碍你们的。”

但是已经乱了方寸的对方根本不理睬他的建议,一人上前领着扬纳基斯就往其他房间走去,米罗也只得跟在后面。“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满脸堆笑的工作人员将他们赶进房间后立即离开,米罗清楚地听到了反锁房门的声音,他立即拨通了加隆的手机,但封闭的房间信号十分糟糕,他只能确定电话已接通,却听不到除了杂音之外的任何声音,又试了几次依然如此,无奈之下,米罗发了一条信息,详细地告知了他们所在房间的位置,祈祷着加隆能够成功收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安静的房间里只能听到腕表上秒针的滴答声,米罗从未觉得等待是如此煎熬,但没过多久,他又察觉了新的异样:“扬纳基斯先生,您有没有闻到煤气的味道?”

“您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有一点。”

“该死!”米罗终于骂出了声,房间虽然宽敞,然而是无窗房,唯一的门又被反锁。他试着踢了几下,却毫无动静。“有人吗?”他大声喊道,可外面根本没人听得到他的求救。

 

接到米罗电话的加隆更加不安,哪怕警车已经全速前进,他依然觉得慢得跟动物园的老龟一样。终于抵达目标别墅后,他第一个从车里下来,然后快步走到铁门前按下门铃。磨磨蹭蹭地走来了一个人:“请问您是?”

此时加隆已经退到一边,一名警员例行公事地说明来意:“有市民举报你们软禁了希腊企业家扬纳基斯先生和一名翻译,我们需要进行搜查。”

“这……请让我通报一声……”

“这是命令,马上开门!”警员一边说着一边回头看了一眼撒加,只要他一点头,他们随时都能直接破门而入。戴维斯的工作人员顺着他的视线也认出了大名鼎鼎的情报部高官,吓得连忙打开了铁门。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别墅,撒加无视了大厅中的人,直接安排手下分散开来搜查,加隆毫不意外地冲在了第一个。

“撒加先生,您这是要做什么?我们只是租借了这栋别墅临时办公,可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戴维斯说道。

没好气的撒加甚至没有正眼看他,只是平静地回答:“那就祈祷我们找不到扬纳基斯和米罗吧。”

未上锁的房间很快被地毯式地搜查了一遍,但锁起来的门还是要钥匙一扇扇地打开,很快失去耐心的加隆一把从工作人员手中夺过钥匙串,按照上面的标记自顾自地找了起来,效率一下提高了不少,然而在搜索了大半栋楼后依然没有米罗的身影,倒是一股异味飘了过来。

“什么味道?”加隆突然感到一阵心慌,没有再按着顺序寻找,而是向异味的源头走去,很快来到了一间满是煤气味道的休息室。他捂住鼻子,四下看了一圈后发现靠墙角的地方居然还有一扇容易被忽略的小门。加隆忍着不适找出了钥匙将它打开,更加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他不得不扭过头,通了几秒的风后才看向里面——他们要找的人就在眼前。

“米罗!”加隆惊恐地喊着他的名字把他抱到了通风的地方,“米罗,快醒醒,是我啊!”

比起已经不省人事的扬纳基斯,米罗还维持着一点意识,他微微睁开眼睛,甚至还能挤出一个微笑,勉强抬起手臂去抱他:“加隆……”

“没事了,宝贝,没事了,我在这里,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加隆抱紧了米罗,语无伦次。

 

案子终于解决了,虽然一度出现了十分危险的局面,但总算是没闹出人命。米罗恢复得很快,只是在加隆的执意要求下,不得不再留院观察几天。病房里,气色不错的他坐在床上,兴致勃勃地看着加隆花式削苹果。

“……这样卷起来,再用牙签固定住,看,玫瑰花,送给你。”

米罗惊喜地接过,拿在手里欣赏了半天:“怎么办,我不舍得吃了。”

“吃吧吃吧,想要多少就给你做多少。”

过了一会儿,敲门声打破了他们的私人空间,撒加微笑着站在门外,“我可以进来吗?”

加隆没有回答,只是低头削着苹果,米罗礼貌地说道:“当然。”

撒加走到一个不近不远恰到好处的距离:“身体怎么样了?”

“挺好的,再观察几天,很快就能出院了。”

“是吗,真是太好了。”他看了眼加隆的背影,“米罗,我能单独和你说几句吗?”

“有什么不能当着我的面说的?”加隆终于扭头白了他一眼,虽然米罗这次平安无事,但他依然认为撒加难辞其咎,语气中难免生硬。

“加隆,能帮我买一杯巧克力么?好久没喝了。”米罗及时打破了这个僵局,加隆只好站起身,离开前还不忘瞪了撒加一眼。

确定加隆的脚步已经走远,撒加深吸了一口气,抱歉地说道:“米罗,这次的事情,是我太大意了,让你身处那么危险的局面,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的,我……”

“让我说完。一直以来我请你们帮忙处理了不少棘手的事情,原本认为只要支付足够的报酬,你们不会介意具体的工作内容。但是这一次,加隆让我意识到事情并不是这样,没有人会舍得把自己的亲人去置于危险中,我总是想着工作,却忘记了你们其实都是我的弟弟,有些事即使你们能做到,我也不该让你们去冒险。”

米罗没有漏掉那些细微的关键词,这就是说撒加认可自己和加隆的关系了?虽然他好像从头到尾都没反对过。

“其实我也应该向加隆好好道个歉的,但是……”撒加苦笑了一下,“他短时间内大概不会想理我的。”

“这些话你为什么不亲自对他说?加隆向来嘴硬心软,你又不是不知道。”米罗好奇地问道。

“不,这还是算了。”撒加光是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就忍不住头皮发麻,“总之,我会派人再保护你们一段时间……”

“不用,没关系的……”

“我回去之后会把那个人的照片发给你,如果有意外情况你可以马上联系他,他会通知我的……”

“撒加……”

“当然,一定别让加隆知道,不然他肯定会不高兴……”

“撒加!”米罗稍稍提高了嗓门打断了他,“我有事可以直接打你电话的。”

好哥哥的笑容在撒加的脸上凝固了,场面瞬间尴尬,突如其来的沉默让米罗慌了,刚才的心直口快无疑让智慧过人的情报头子丢了脸面,搞不好已经得罪了人家——当初拒绝了职位的邀请,现在对方诚心诚意地来道歉,自己又不小心一句吐槽让他下不来台,米罗觉得自己要完蛋了男朋友的家人要对自己有负面看法了,他无比后悔刚才把加隆给支了出去,现在连个求救的人都没有。

调整好情绪的撒加展现出了情报人员优秀的素养,很快镇定下来,神情自若,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总之,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等出院了再来看你。”

米罗长舒了一口气。

等加隆捧着热乎乎的巧克力回到病房时撒加早已离开,只有米罗一个人饶有兴致地把削成薄片的苹果卷成玫瑰:“你看,我也会了。”

“不错嘛。”加隆满意地点点头,“你的巧克力,小心烫。”

米罗抽出一个纸杯,把浓香四溢的饮料均匀地分成了两份:“这样就不烫了,给你,好东西要一人一半。”

“撒加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来道歉的,然后说他同意我跟你在一起了。”

“关他什么事。”加隆笑出了声,抱着杯子低下头抿了一口,觉得今天巧克力的味道似乎格外好。

评论(16)
热度(39)
  1. 洛子伊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