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隆米】海龙侦探社 Case 1

接好除夕贺礼~☆:.٩(๑❛ᴗ❛๑)۶°*

挖这个坑的起因是之前写银行家加隆片段的时候想到了以前超喜欢的《推理要在晚餐后》,其实只要脑子里蹦出“富人”两个字我就会想到这部作品,因为实在是太好玩了。本章case改自小说第一卷第五章、电视剧第三集,以后会不会有原创case看个人能力吧反正不要抱太大希望。章节之间都是相互独立的,不定期更新,反正想写了就写一点。

起人名太麻烦,直接用了在线生成器。

 

Case 1 卡斯蒂尼奥酒店1003房间

 

卡斯蒂尼奥酒店的一间普通客房里,一个断了气的男人躺在深棕色的木质地板上。他身高一米六左右,作为成年白人男性来说实在是偏矮小了,不过帅气的长相勉强能弥补一些遗憾。他的额头上有着明显的疑似遭到殴打的伤痕,遗体旁边很合时宜地掉落了一个沾了血的玻璃烟灰缸。被害人、伤口、疑似凶器一应俱全,乍一看似乎是标准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命案现场——如果被害人没有一丝不挂的话。

大侦探加隆蹲在旁边,心情差到了极点,倒不是因为遗体的全裸之谜让他困扰,而是他饿着肚子就匆忙赶到了这里。一个月前,同居的恋人兼工作的搭档米罗因为父亲在庄园工作时意外摔伤而临时回了趟老家,略显无聊的加隆索性久违地搬去父母那里暂住。不巧的是,就在一小时前,当他刚洗完脸刮完胡子,神清气爽地打算好好享用由烟熏伊比利亚火腿、七分熟的煎蛋、菲达奶酪、自家烘烤的全麦面包和现磨蓝山咖啡组成的个性化豪华早餐时,他那年纪轻轻就在情报部门担任一把手的双胞胎哥哥突然不请自来从天而降,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被他定义为“虚伪”的笑容,自称休假探望双亲,还有许久不见的弟弟,更不巧的是,加隆的手机响了,一个年轻的姑娘慌慌张张地在电话那头说卡斯蒂尼奥酒店1003房间发生了命案,出于职业道德和维护自身良好名声,他不得不抛下诱人的美食立即披上外套出门,而撒加则理所当然地享用起了他来不及品尝的早餐,还不忘对着他咬牙切齿的表情来了一句非常能体现兄弟之间良好情谊的“路上注意安全,我会替你多吃点的。”

加隆黑着脸转向事件的第一发现人,西尔维娅·詹宁斯小姐:“你为什么不去报警?”

真是难以想象这样的话会出自一向对官僚机构不屑一顾嗤之以鼻的加隆之口。

留着一头棕色卷发,略施粉黛的年轻女人不知是被案发现场还是他没好气的语气吓到了,稍显畏畏缩缩地说:“因……因为警方都是一群只会吃饭不会干活、耽误正经事的饭桶、税金小偷……”

加隆烦躁地挥了挥手示意她闭嘴,他已经武断地认定这个女人一定是报了警,但是撒加为了整他于是故意插手演起了接线员,然后教会了她这么一串说辞来找自己,全然忘了这些话都是他平时一直挂在嘴边的。

是时候和他去健身房好好打一架了,独自生完闷气的加隆在找到了解决办法后决定大人有大量地先把这事放在一边。他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向詹宁斯询问发现时的状况。

“我和彼得约好了今天去海边玩,但是他迟到了,电话也不接,我就来找他,可是敲门也没有人回应,我觉得有些奇怪,就叫保安开门,结果……就看到这个样子了……”

“你怎么知道他在酒店?”

“他家里漏水了,所以这几天就住在这里。”

“你和彼得·哈珀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同事,我是两个月前刚进公司的,彼得帮了我很多忙,后来我们就开始约会了。”

听完第一发现人的汇报后,加隆仔细地搜索起了房间,由于是短住,衣柜里并没有多少衣服,洗衣机中也空无一物,鞋柜上只有一双拖鞋。在和工作人员交流之后,加隆找到了据说曾看到被害人进入房间的酒店物业人员,约翰·朗曼。

“昨天晚上10楼走廊的一盏电灯坏了,接到报修电话后我就过来了,但当时正好是皇马和塞维利亚比赛的最后关头,我可是把半个月的工资都压在皇马身上了啊,所以我就一边维修一边用耳机收听网络直播,没想到92分钟的时候被约维蒂奇绝杀了!结果我一激动忘记了自己站在梯子上,于是摔了下来。啊,真是倒霉透顶,输了钱不算,还得倒贴医疗费进去……”

说着说着就开始跑题的目击者让加隆有些不满地赶紧纠正话题:“你说你看到哈珀了?”

“哦哦是的,就是这个时候看到了哈珀先生和一个女的一起回到房间,我听到那个女的问他明天有什么安排,总之看上去很亲密的样子。”

加隆抬起手腕看了看深灰色的雷达表:“92分钟的话,就是晚上9点20分左右了。看清那个女人的长相了吗?”

朗曼困扰地挠了挠没剩几根头发的脑袋:“她留着棕色的长卷发,个头大概到哈珀先生眼睛这里吧,穿着深蓝色的套装,带着一个白色的小手提包,别的没看清,当时我真是摔得连站都站不起来啊。”

“哈珀穿着什么?”

“呃,我想想……浅灰色的风衣,对,没错。”

9点20分,一米五,棕色长卷发的女人,加隆记下了这些信息。他原本打算调用一下监控录像,然而在发现监控仪的布局满是纰漏后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他觉得自己在两分钟里就能找到起码五条避开监视离开房间的路线。这无疑给他的调查添了不少麻烦,好在有了朗曼的证言后,嫌疑人的范围似乎暂时可以缩小为和哈珀关系亲密的年轻女人。回到案发现场,加隆再次搜索了衣柜,却没有找到朗曼所说的浅灰色风衣。他重新思考起被害人一丝不挂的原因,难道当时正好在做那种事情?他的衣服被凶手带走了?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变装?带着一堆疑问,他打开哈珀的手机,从最近的联系记录里迅速找到了四个和他联络频繁的女人,詹宁斯就是其中之一。

“詹宁斯小姐,你的身高是多少?昨天晚上9点20分的时候你在哪里?”

“一米六二,那个时候我一个人在家。”

加隆一边做着记录,一边鄙视地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遗体,看来这次要向警方多要点报酬了,他想。要知道,劈腿的人是加隆最看不起的人之一了。

顺带一提,他最喜欢的东西中排名前三的分别是米罗、豪车和名表,最不喜欢的则是撒加、撒加、撒加。

他深呼吸了一下,决定立即去见见另外三个人,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先去找点吃的填饱肚子。

 

对生活质量拥有极高追求的加隆在皱着眉头吃完了一个街边小店贩卖的廉价三明治后,来到一栋普通的公寓,他所要找的第二个目标——穆丽尔·罗塞蒂——就住在这里。然而,当睡眼惺忪的罗塞蒂一打开门,加隆转身就想走,因为她和朗曼描述的嫌疑人外貌差别实在太大了,不仅留着金色的齐耳短发,而且身材高挑,加隆照着自己比对了一下,她绝对超过一米七了。不过,他还是遵从着职业道德,例行公事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那个小矮子被打死了啊……不过他从小就是这样,仗着自己长得不错和各种女孩子勾搭不清,我早就说过他早晚要遭报应的。”罗塞蒂和哈珀曾经是邻居,从小相识,而哈珀在购买礼物送给约会对象时,也经常询问在奢侈品店工作的异性好友。

“那么,昨天晚上9点20分的时候你在哪里?”

“不在场证明吗?昨天我在上班,商场10点才关门,周围的人都可以作证。”

结束毫无收获的拜访,加隆迅速赶往下一个地点,大西洋保险公司,这位目标来头可不小,她是保险公司高管的女儿,莱娜·福克斯。与此同时,姗姗来迟的法医们在完成鉴定后通知了他被害人死亡时间的确是在晚上9点30分左右。

得知交往中的男友被害身亡,福克斯小姐吓得捂着嘴说不出话来,不过加隆可不会被这种看似无辜的动作扰乱思路,她那头精心保养的棕色长卷发足以让她继续留在嫌疑人名单上。等平复好心情后,她才缓缓开口:“我和彼得是在一家高档酒吧认识的,他是个很风趣幽默的人,也很体贴,所以虽然认识不久,我们还是很快就交往了。”

体贴?在异性朋友的推荐下买一点时下流行的东西送给女朋友就算体贴了?他可是脚踩了好几条船呢。加隆在心里默默地给这位高管女儿的眼光打了个负分,“除了你之外,彼得·哈珀还有和其他人交往么?”

福克斯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男友此前的举动,“应该……没有吧,难道他对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的确,从家境和外貌来说这都是位无可挑剔的美人,怎么想都觉得是哈珀高攀了,然而出轨常常不需要多充分的理由,也正是这种缺乏责任心的态度让加隆十分厌恶这类人。“你的身高是多少?”

“一米六三,怎么了?”

“没什么,例行的询问而已,”加隆感到身高问题似乎开始给他造成了困扰,“那你昨天晚上9点20分的时候在哪里?”

“我和父母一起在家里。”

父母的证词可不能当作女儿的不在场证明,而保险公司高管的话就更不能相信了。加隆怀揣着与全体保险从业人员为敌的想法,找到了名单上的最后一个人,加布里埃尔·特纳,她是哈珀工作的前一家公司的前台。

“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特纳小姐挂着职业的甜美微笑,不过现在,他可没有闲情去联想到经常露出同样表情的撒加,因为她对于成年白人女性而言过于娇小的身材和挽在脑后的棕色长卷发已经让她成为了头号嫌犯。

“你是彼得·哈珀先生的女朋友吧?今天早上他被发现死在了暂时居住的酒店,很可能是被杀害的。”

果不其然,她的反应和刚才的福克斯小姐如出一辙。天色已经不早了,加隆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供浪费,“请问你有多高?昨天晚上9点20分左右又在那里?”

“我……一米五二,昨天晚上一……一个人在家。”

“你知不知道哈珀在和你交往的同时还和其他人纠缠不清?”

“什么?”特纳小姐显然不敢相信,“我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怎么可能没发现?”

也正是这样,发现了之后才会更加恼怒吧,加隆主观臆断地胡思乱想,这样一来,似乎加布里埃尔·特纳就是犯人了,可与生俱来的直觉又让他感到事情没那么简单,迄今为止他都只是在根据为数不多的证词进行推断,结论并非毫无纰漏。走出办公楼后,他深吸一口气,总之,再回酒店找找线索吧。

加隆大步走在10楼的走廊里,一间客房的门突然毫无征兆地打开,让沉浸在思考中的他吓了一跳。

“啊,抱歉,”戴着眼镜看上去颇为斯文的男人礼貌地开口,见加隆越过警戒线打开了1003房间的门,他也好奇地跟了上去,“您是警察吗?我听说隔壁出了命案?”

“嗯。”加隆没有去纠正对方的说法,根据多年来的经验,要是在这种场合下过于斤斤计较自己不是隶属于无能官僚组织的警察,而是高效智慧的侦探,那恐怕接下来他会花很长一段时间来回答对方关于自己职业的疑问,何况加隆今天一整天心情都不太好,懒得去搭理那些好奇宝宝。“你住在1002?昨天晚上你有看到过什么形迹可疑的人吗?”

不料眼镜男用力地点了点头:“有啊!我叫吉姆·格拉汉姆,是从其他地方过来出差的,昨天晚上结束应酬回酒店的时候,看到一个打扮得很奇怪的女人从隔壁走出来,难道就是犯人?”

“那个时候是几点?她长得什么样子?”加隆无视对方因为能参与破解案件而产生的兴奋之情追问道。

“9点40分,我有经常看手表的习惯,肯定不会错的。她穿了一件浅灰色的风衣,头上戴着鸭舌帽,挡着脸急匆匆地往外走,差点撞到我,哦对了,她手里还拿着一个大袋子。”

“你注意到她的头发和身高了吗?”

“头发挡在帽子里了,我没有看见,身高的话,感觉没有和我差很多,大概在一米七左右吧。”

9点20分和哈珀一同进屋、身穿深蓝色套装的一米五女人,却在20分钟后变成了身披浅灰色大衣的一米七女人。加隆托着下巴凝视着早上遗体所在的位置,加布里埃尔·特纳和穆丽尔·罗塞蒂的脸在他脑海中交替闪现。

“我就说了目击证人没有撒谎不等于证词一定正确……”加隆自言自语,拨通了警局的电话。

 

离开卡斯蒂尼奥酒店时天已经黑了,东奔西跑忙碌了一天的侦探大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靠着一个味同嚼蜡的三明治坚持了一天,而现在回家后只怕又要面对撒加吃饱喝足一脸幸福的表情。

“混蛋撒加,赔我早饭!”他越想越气,一脚踢向了路边的一块小石子,被弹飞的小石子不偏不倚地命中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全进口黑色梅赛德斯AMG S 63 4MATIC轿跑车的侧面,加隆觉得自己清楚地听到了本次酬金打水漂的声音,“该死!”

车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一身休闲的打扮显得格外帅气,怎么看都像是准备去高档酒吧通宵狂欢的高富帅。他朝着加隆的方向扔了一个白眼,然后自顾自地弯腰检查车上的痕迹。

“呃……”加隆十分窘迫地开口,“这个要多少修理费?”

“没什么,最多七八千吧,”男人直起身,潇洒地倚在门边,看上去不太高兴,“只不过是小擦伤而已,加隆。”

“幸好不是别人的车,”加隆长舒一口气,脸上终于浮现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步履轻松地走到那人的身边,送上了一个大力的拥抱,“想死你了,米罗。”

“自己的车就能随便破坏了吗?这才买了四个月,你不心疼我还心疼。”

“那我今天为了破案连饭都没吃,你心疼吗?”加隆坐上副驾驶座,一扫整天的阴霾,心情大好地和一个月没见的恋人开起玩笑,“怎么回来都不和我说一声?”

“手机没电了。我直接去你爸妈家找你,结果碰到了撒加,他说你应该在这里处理案子,而且今天心情不太好,让我赶紧过来。”米罗踩下油门,向着两人最喜欢的餐厅驶去。

加隆撇了撇嘴嘟囔道:“总算做了件人事。”

“你的案子怎么样了?有心情调侃你哥,看起来已经解决了?”

加隆欣赏着米罗专注的侧脸,得意地说:“当然,想听么?”见米罗点了点头,他便事无巨细原原本本地将自己一天的所见复述了一遍,“所以,你觉得犯人是谁?加布里埃尔·特纳还是穆丽尔·罗塞蒂?”

米罗抽空白了他一眼:“你在小看我吗,加隆?”

“当然不是。说说看吧,你怎么认为一米五的人20分钟后变成一米七的?”

借着红灯的机会,米罗喝了口水润润嗓子:“理论上说这不是不可行,只要换一双20公分的高跟鞋就可以了,但是根据那个物业人员的说法,进屋时嫌疑人携带的是一个小包,不可能装得下那种鞋子,即使她在男朋友的住处有一双,我也不觉得踩着那种高度的鞋子还能像眼镜男说的那样急匆匆往外走。问题出在物业人员的证词上,当时他坐在地上,根据嫌疑人和哈珀的身高差让你做出了她在一米五的结论,但如果那时候哈珀并不是一米六,而是一米七呢?这样的话,整个事情就变得十分合理了。”

“真可惜,他的身高可是法医测量过的。”

“但如果他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加伟岸一些而穿上一双10公分内增高鞋的话,情况可就大不一样了。首先,在鞋子的帮助下,一米七的哈珀带着女朋友之一来到了酒店,所以,嫌疑人的身高其实是一米六左右。接着,本该共度良宵的两人却因为某种原因产生了争执,以至于女方愤怒地用烟灰缸砸死了他。比如说,两人正在亲热的时候,花心的男人不小心喊错了情人的名字,可怜的女人这才发现自己被骗了。失手杀了人之后,犯人慌忙地想要逃跑,却突然想到了那双增高鞋,要是让调查人员发现了鞋子,再加上昨晚曾经有人目睹她进入房间,那么嫌疑人的范围立即会被缩小到身高一米六左右、关系亲密的女人。但如果只带走鞋子,未免又显得不自然,反而又会让警方想到鞋子会不会是破案的关键,于是她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换上了哈珀的衣服,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一米七的形象,然后自以为安全地逃离了酒店。因此,剩下的嫌疑人就是第一发现人西尔维娅·詹宁斯和莱娜·福克斯。而那位物业人员说他听到了女方问哈珀第二天有什么安排,那么不可能是约好去海滩的詹宁斯,所以,真凶就是保险公司高管的女儿了。”

加隆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迅速扫了一眼,然后拿到了米罗的面前:“看,我们的福克斯小姐已经认罪了。”

米罗遗憾地摇了摇头:“可怜的女人,怎么就找了一个连名字都能叫错的花心男。”

不过加隆并没有对他的感想发表看法,他满脑子都是接下来该点些什么好吃的犒劳一下自己。

豪车一路前行,米罗已经能看到餐厅闪烁的招牌了,他在街角处转弯开向停车场。

“我爱你。”

耳边毫无征兆地响起了加隆的表白,米罗操控方向盘的动作瞬间乱掉,车子在路上蛇行了一下,最终以一个不太好看的姿态停在了停车位上。米罗转过头,奇怪地看着加隆,后者颇为得意地向他凑近:“只要这么说,不管有几个女朋友,都不用担心叫错名字了。”

过于亲密的距离让米罗的脸上隐约浮起了一抹红晕,正在加隆打算趁机吻一下他突然害羞的小男友时,忽然感到脖子传来了冰凉的触感,米罗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出了瑞士军刀,脸上挂着纯良的微笑,刀背却稳稳地抵在他的喉咙处。

“那么你打算脚踩几条船呢,我亲爱的加隆?”

评论(26)
热度(43)
  1. 来时月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JasmineFa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昕月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