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写在水中的约定 Chapter 9

老大是什么形态对这一章几无实质性影响……

商战部分到此结束,两个案例原型是2004年中信收购广发失败以及2008年底的麦道夫骗局,涉及的问题没全部提到,毕竟不是正经研究。

写到喜欢的角色洋洋洒洒,不喜欢的角色卡得毫无动力_(:з」∠)_

 

Chapter 9

 

虽然受了伤,但在回到雅典后的第二天,米罗还是拒绝了撒加让他休息一天的建议,照常前往公司上班。

“没事的,撒加,虽然少了点魔力,不过你看,我已经习惯了,而且你自己不是也说只要半个月就能痊愈了么?既然她承认了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那更应该尽快揭露这个阴谋了,不然只会有更多的投资人和魔法师掉进她的圈套。”米罗一边系鞋带一边抬起头安慰着一脸关切的撒加。“好了,”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仪表,然后凑到撒加面前认真地送上一个告别吻,“我出门了。”

他步履轻松地走出公寓。今天也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大地被光芒照得暖洋洋的,不知为何,他觉得周围早已熟悉的景致似乎都散发出特别的魅力,焕发着别样的生机。背后好像有道视线一直注视着自己,他回头看向自家的阳台,果然,撒加正倚在那里目送着他。米罗扬起手臂用力地向他挥了挥,这才心满意足地走远。

撒加看着那个快乐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这不是他第一次在阳台上目送米罗去上班,在化身为猫头鹰的那段时间里这早就成为了每天早晨的习惯,但今天他突然觉得这种心情有些陌生——也许因为从昨天开始他们就不再是恋人,而是法律认可的伴侣了吧。想到米罗一下飞机就坚决地拉着他往民政部门跑的样子,撒加不禁扬起一抹笑容。

 

“早上好,艾欧利亚!”心情大好的米罗很巧地在公司底楼的电梯间遇到了好友,不过艾欧利亚今天似乎有些奇怪,非但被米罗突如其来的问候吓得打了一个哆嗦,而且不知为何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呃……嗯,早啊,米罗。”

米罗拍了下他的后背:“你干嘛?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昨天回来你怎么也不来问问我有什么重大发现?先不说这个了,今天下了班全部去我家,我要给你们看一样惊喜!”

“哦,哦……”

“喂,你的楼层到了,不下去吗?”

“啊,该死!”在一轿厢乘客不满的目光下,艾欧利亚赶紧伸出一只脚阻止了已经开始关闭的电梯门。

“晚上见!”虽然觉得对方有些奇怪,米罗并没有太在意,毕竟连景物看起来都不一样了,何况艾欧利亚,他觉得一定是自己今天心情特别好的关系。

“嗯,晚上见。”艾欧利亚看着米罗写满笑意的脸消失在缓缓关闭的电梯门后,心情复杂。他实在说不出口自己昨天其实拜访过他家。下午艾俄洛斯做好晚餐后打包了一份让他给大概刚回家的米罗送去。然而,当他熟门熟路地来到对方家门口按下门铃时,开门的却是一个完全出乎他意料的人:半裸着身体的撒加踩着拖鞋站在那里,腰间随意地围了一条浴巾,半湿的长发散发着洗发水的清香,还在往下滴着水。“你好,艾欧利亚。”他礼貌地向他打招呼,完全没有久别重逢的感觉,反倒是一副星期五下了班大家还一起聚餐过的平静表情。他带着一贯友好的微笑,不过脖子上一处明显而暧昧的痕迹清楚地表明了不久之前发生过什么。两年多未见让艾欧利亚愣了一下才认出这是撒加而不是某个入侵了米罗家还对他行为不轨的坏人——他甚至忘记了这种事发生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从而阻止了他立即挥出闪电把面前的人击倒的冲动。

窝在被子里安心地做着美梦的米罗当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

目瞪口呆的艾欧利亚稀里糊涂地把保温盒交给了撒加然后就走了,甚至忘记问问他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什么时候回来的。

看米罗刚才的样子,撒加一定什么都没有告诉他,艾欧利亚趴在电脑前咬着三明治想,“绝对是故意的……”他郁闷地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去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反正撒加已经回来了,米罗也不用他们兄弟两个操心了。

另一边,穆刚刚给自己泡了一杯香醇的绿茶,茶水逐渐显现出柔和的颜色,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金光,翠绿的茶叶在开水中缓缓舒展开来,如同刚进办公室的人慵懒的样子。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早上好,穆!”伴随着比以往略高的语调,米罗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早上好,米罗。今天好像心情不错?遇到什么好事了吗?”穆敏锐地觉察到了好友的异常,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绝对是自撒加失踪以来米罗笑得最开心的一次了。

“保密,下了班全部去我家集合,到时候就知道了。先说正事,”他拿过穆的鼠标打开对方的工作邮箱,收件箱第一项赫然是他在几分钟前发送的邮件,“这是我之前石沉大海的那份研究结果,刚才和艾俄洛斯一起向沙织提出请求把它刊登在我们集团的报纸上,她已经同意了,估计你们很快就会收到通知的。”

“刚才?”穆有些哭笑不得,“你们居然让她大半夜起来接电话办公……”

米罗无奈地耸耸肩:“没办法,这可是很重要的事,别忘了,海因斯坦也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既然那些有名的财经类报纸和监管机构都不重视这件事,那就只能靠舆论了。只希望那些投资者能尽快从高额回报的狂热中冷静下来,只要他们提出赎回资金,潘多拉就完了。”

“你那么自信,应该是有了确凿的证据吧?”

“怎么说呢,我没有找到实物证据,但她亲口承认了她的骗局,只可惜当时情况紧急,没有机会录下来。”

穆的脸色一下凝重起来:“米罗,你在克里特岛上到底发现了什么?”

“没什么,晚上我一起告诉你们。”他拍了拍穆的肩膀,“文字的修改就拜托你了。”

 

如米罗所言,若是监管机构和那些标榜客观公正的财经类报纸能够顺着他的结论深入调查这件事,无疑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戳穿潘多拉漏洞百出的骗局,并且引起巨大的反响,也就不用他大费周章地使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去寻找证据,还险些把命搭了进去——当然,以此为契机发现了猫头鹰的真相是另一回事。借助古拉杜财团自己的报业公司报道这件事是米罗最后的一张牌,他们的公司发行的全部是综合类报纸,在财经方面的影响力自然不及那些专业性的报社,而且,刊登财团自身员工对竞争对手的质疑,难免会让不了解详情的读者对报纸的客观性打上一个问号。然而事到如今,这成了米罗唯一的选择,他只能借助综合类报纸巨大的发行量和广泛的受众群体来宣传这件事了。

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深呼吸之后继续仔细阅读米罗发来的稿件,把原本就犀利的措辞改得更加咄咄逼人。

事情朝着众人所期待的方向开始发酵。当天下午,印有“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是骗局?”头条的晚报横扫了全希腊的书报亭,过大的字号和耸人听闻的标题吸引了所有读者的目光,经济版罕见地辟出了一个专栏,以系列报道的形式将米罗的文件完整地刊登了出来。不仅是晚报,第二天,财团旗下所有的报纸都不同程度地报道了这件事,一时间,报业公司的电话几乎被打爆,身为作者的米罗也遭到了众多记者的围追堵截,不得不靠魔法临时改变一下自己的外貌才顺利突出重围回到家中。

“没想到穆能把你的原文改得那么具有攻击性,真是人不可貌相。”撒加翻阅着报纸,颇为欣赏地感叹道。而坐在身旁的米罗还抱着笔记本,双手在键盘上飞舞:“是啊,交给他真是太明智了。”

“你又在写什么?”

“新的文章,”米罗将屏幕转向撒加,“你看,艾欧利亚找到了潘多拉接受杠杆资金的证据,甚至去年就在寻求银行贷款,而且至少被两家大银行拒绝了。她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投资者已经开始要求收回资金了么……虽然不太情愿,不过我们似乎应该感谢一下金融危机。”撒加心情复杂地笑了笑,他揽过米罗的肩膀,“你们两个,找证据的时候小心一点。”

“我已经被媒体盯上了,所以这次我们没有去黑谁的系统,放心吧!不过,撒加……”米罗突然露出一副小孩子撒娇的表情往他怀里蹭了蹭,头顶的发丝有意无意地扫过撒加的脸颊,“我饿了,有夜宵么?”

撒加伸出手疼爱地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然后站起身:“小馋猫,我去给你弄。”

 

“新型庞氏骗局”。

“海因斯坦交易中的30个危险信号”。

“近乎完美的直线回报流”。

“仅有7个月微不足道的亏损”。

“利益冲突的会计公司只有一名实际会计”。

“拒绝在线查账,以平邮寄送财务报表”。

“……”

维恩生物的办公室里显然没有米罗他们那样的好心情。拉达曼提斯的办公桌上扔着一堆这两个月的报纸,一针见血的标题刺激着他的视网膜,质问的视线压得他抬不起头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曾经的同窗、如今的合伙人米诺斯冷冷地质问道,一旁的艾亚哥斯紧握双拳,一副随时准备好去痛殴他一顿的样子。

拉达曼提斯以平静的表情掩饰对潘多拉的担忧:“竞争对手的造谣而已,古拉杜财团嫉妒海因斯坦在经济下滑的时候还能有良好的收益率,所以捏造了这些耸人听闻的所谓证据,你们居然还相信了?海因斯坦的良好信誉持续了几十年,没什么好担心的。”

但米诺斯还是隐隐地觉得他有所隐瞒:“海因斯坦此前对我们公司进行了大量投资进行新药研发,并资助我们收购古拉杜财团的分公司,可现在收购进程受阻,自己又爆出了这样的传闻。拉达曼提斯,虽然我们两个不了解你的具体业务,但关于公司目前的现状,财务情况也好、研究进展也好,总有权力知道吧?”

“就是,”艾亚哥斯插嘴道,“你们到底在研究什么新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都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海因斯坦真的像报纸上所说是个骗局,那个研究的后续该怎么办?原本的经营虽然不见得有多出众,但好歹中规中矩。现在整个公司主要精力都耗在那个研究上,要是她一破产,研究无法进行,我们的投入不就全都打水漂了吗?”

“我都说了,不用担心……”

“拉达曼提斯。”办公室门口响起一个轻柔的女声,僵持不下的三人循声看去,潘多拉站在那里,依旧是一袭黑色的装束,和以往似乎没什么不同,但过于苍白的脸色和疲倦的眼神明显出卖了她,艳丽的口红也挽回不了她心力交瘁的形象。她的视线越过另两人停在了拉达曼提斯的身上,脸上挂着自暴自弃的笑,却似乎又有些感动,“够了,不用再隐瞒了。那上面写的都是事实,我骗了所有人,就是这么回事,你们想要举报就去吧。”

办公室陷入了可怕的沉默,过了一会儿,米诺斯一言不发地径直离开,艾亚哥斯紧随其后。听到他们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潘多拉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她平静地在沙发上坐下,从决定延续父亲的骗局那一刻开始,她就做好了迎接这一天的准备,只是审判来得比预想中更早一些,也许一切都是天意。

拉达曼提斯看着她的侧脸,思绪却回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一年,他为了替公司招揽更多的生意,硬着头皮参加了潘多拉主办的高尔夫活动。糟糕的人际交往能力还有巨大的身价差距让他完全无法和那些富豪们展开什么实质性的交谈,可正在他觉得有些后悔自己莽撞的决定之时,活动的主办人、此前一直穿梭在名流间谈笑风生的潘多拉忽然向他款款走来,寒暄过后主动提出希望拉达曼提斯能替她进行一项研究。她凑到他耳边,用只有他们才听得到的音量说出了那个研究的目的,也正是这个对初次见面的两人而言过于亲密的动作让他意识到大名鼎鼎的潘多拉会来找他的真正原因:他们是魔法师,是同类,只是潘多拉的力量非常微弱,以至于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没有人会拒绝美人的请求,即便他知道他将以众多同类的生命为代价实现她的愿望,即便他明白对方所看重的是自己的设备和不起眼的特质,这些正是这项禁忌的实验必不可少的。而当他的设备不足以展开进一步的研究时,因为担心潘多拉会因此另寻他人,他主动提出了收购刚刚采购了一批固定资产的古拉杜财团下属企业。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们的研究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继续下去,然而他遇到了米罗,还有他的同伴们,他们不仅阻止了收购的脚步,摧毁了潘多拉濒临崩溃的资金链,甚至让她在轻敌的情况下主动承认了一切,以至于现在,她已经放弃了反抗,静候牢狱之灾的降临。

不应该是这样。拉达曼提斯突然站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潘多拉面前,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不容拒绝地抓住她的手,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然后大步向外走去。

 

卡妙坐在警车驾驶座上,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他觉得自己最近有些倒霉:好奇心过重地想要打探一下米罗的身份,却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还被那只一直看他不顺眼的猫头鹰恐吓了;紧接着海因斯坦基金爆出丑闻,负责调查经济犯罪的部门人手不足,他被当成壮丁调派过去加班加点了好几个星期;好不容易挨到了轮休打算回家,却不小心在走廊里遇到了局长而接到了前去逮捕潘多拉的命令。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海淘一本黄历挂在墙上了。

他在维恩生物的门前一脚踩下刹车,轮胎和地面之间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招来了同车同事的眼神抱怨。卡妙自己也知道这是一个不怎么好的习惯,可谁让他第一次接触驾驶恰好是在俄罗斯求学期间。

一队警察快步向电梯间走去,难得见到这个阵仗的白领们交头接耳,揣测着哪个公司是不是有什么大新闻。电梯门缓缓打开,一对看上去赶时间出去办公的男女险些和卡妙撞个满怀。

“啊,对不起,警官先生。”

“没关系。”急着完成任务回家休息的他没有在乎这小小的意外,立即上楼来到了维恩生物的前台,也许是受到了主要投资人破产的影响,这家公司似乎也人心惶惶,员工们完全没有专心工作的样子。根据报警人的说法,潘多拉就在这里,可他们把整个公司里里外外搜索了个底朝天,都没有看到她的影子。

“奇怪……”卡妙托着下巴,觉得事情变得可疑起来,他们询问了几个员工,都说没有看到潘多拉离开,难道她凭空人间蒸发了?

伴随着脑海中出现的说法,猫头鹰讨厌的形象在他眼前挥之不去。突然,卡妙瞪大了眼睛,他想到了刚才和他擦身而过的那对男女,如果潘多拉也是魔法师,那么改变形象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溜走,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该死!收队!”卡妙一边骂道,一边拉开紧急通道门,甚至懒得等电梯,就沿着楼梯狂奔下楼。

评论(8)
热度(45)
  1. 陌上花开_丹心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臭猪宝宝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Meiko酱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JasmineFa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5.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