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加隆&米罗】以爱之名片段 大银行家加隆续

携手且道同归去:

 @Miyako 好像把你的炫富文搞成了苦情文……脑洞不写难受,然而今晚写不完了,等我培训回来再捯饬吧……

前文链接在这里大银行家加隆片段

 

“把撒加给我交出来。”

如果不是那幅张扬到刺眼的外表和桀骜不驯的语气,单凭那张同撒加不差毫厘的脸还有简直与他如出一辙的流利而醇厚的巴黎口音,米罗几乎都要以为是撒加使用了什么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神奇法术,在跟他开一个天大的玩笑。

不过在他开口之前,他就放弃了这个可笑的想法;毕竟五年的柏林军事学院生涯使他养成的不仅是远超常人的理智和思考速度,还有一派绝不容许他人无视的自尊和骄傲。

从来人和撒加极为相似的容貌和相仿的年纪,他已经隐隐猜出了他之于撒加的身份;从他那并非故意炫耀却实在是令人一见难忘的装束举止以及父亲曾经对他的评论,他大概估量出了他的职业与性格;从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里,他更加确认了上述两点;然而他仍然不知道他那好像不可一世的语气和看似毫不在乎军营纪律的发言其背后的自信来自哪里;令他不悦的是,它们不仅立即扰乱了他的心神,还同时打破了他一贯的生活准则——不同的场合之下要保持不同的与之相适的态度和言行;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位贵客的表现如果换个地方,他大概不仅不会反感反而会击节赞赏甚至和他一起身体力行也说不定。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两年前他就有所耳闻的这个人,居然很可能和他现在的恋人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然而为什么撒加从未对他提起过这件事?更何况,即使他们是亲兄弟,在现在这个非常的年代里,也很有可能因为阵营不同而干戈相向。

还有那人甫一见面就毫不客气地直呼撒加本名甚至懒得面对头一次见面的自己客套一下称他为“格兰榭少校”或“格兰榭先生”的口吻,也不得不让他立即警惕起来。

在这个看似平静实则危机四伏的战俘营里,他可不想因为这个搞不清立场和来意的冒失鬼引起上面的注意而给撒加带来额外的麻烦;既然他曾经许诺撒加即使在监狱里他也可以心无旁骛地写作,那么无论是出于一个军人的原则还是一个恋人的责任,他都必须做到。

既然如此,就只好试探试探他了。

“这位先生,有求于人的时候先自报身份难道不是基本的礼貌吗,毕竟我并不认识您。”他用标准的德语说道。

“嗯?”来人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显然他不懂德语。

在米罗面色不豫地用法语又重复了一遍刚才那句话之后,他却“哈”地一声笑了出来。他猛地坐直了身体,在抬眼看向米罗的同时,将那个不知令多少人耿耿不能忘怀的烟斗“啪嗒”一声磕在面前的矮几上,竟是丝毫也没有一丁点的爱护之意。

“很好,我也不需要认识你,去跟你们的头儿说,把撒加交出来就可以了。”

“很抱歉,中校阁下很忙,他今天并不在这里。”米罗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和他保持平视,“如果您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就可以了。”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要求你们释放撒加·格兰榭。”来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作势要站起来,“不过既然你做不了主,我去找别人好了。”

“在没有军部的命令之前,没有人有权力释放战俘。”米罗微微仰头看向他,声音不急不缓,“或者,您能给我一个必须这样做的理由?”

“长官,虽然这里远离战场,但你也不该如此偷闲躲静吧。”来人看着米罗,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微笑,他低头从手边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修长手指弯成一个迷人的弧度,“听说过‘替换’法么?”

他有意在“替换”一词上加重了读音。

米罗有些好奇拿过那份文件,只迅速地扫了一眼,就禁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这是——劳工替换战俘……协议书?!”

“没错。”来人看着米罗凝重起来的脸色,又恢复了之前放松的姿态。他顺手抄起适才被丢在一旁的烟斗,靠回松软的皮沙发上,把两条长腿交叠起来,“这个理由足够充分了吗,尊敬的长官阁下?”

米罗当然听说过所谓的“替换”法。差不多就在一个月前,他就得到消息说维希法国的总理、那个著名的亲德派代表人赖伐尔和本国当局达成了一项协议,政府以释放五万名法国战俘为条件,要求维希法国提供十五万名法国工人前往因为几乎全民皆兵而劳力紧缺的德国充当劳工。

当时他的心情是既高兴又惆怅的,高兴的是撒加或许有机会重获自由,回到法国在更优越的环境中完成他的煌煌巨著;惆怅的是或许这就是他们永远的离别,以及这十五万法国人不可预测的悲惨命运。在辗转反侧了好几个夜晚之后,他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将此事悄悄告诉了撒加并暗示自己或许可以帮助他;可当时埋头写作的撒加头也不抬,说自己不过是个毫无背景的平民,法国还有那么多的高级将领被拘押在德,政府根本不可能记起他来。米罗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撒加却放下了钢笔,用嘴唇堵住了他即将出口的话……

在认识到撒加拒绝谈论这个话题而自己也问不出原因之后,米罗并没有把此事抛在脑后;他时常会关注一下这场毫不公平的“替换”进程,并尝试不那么明显地利用自己在军校的人际关系和家族的影响力来为撒加争取机会。不过和他所想的一样,想要征召劳工自愿前往敌国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本国释放战俘的工作也因此有意无意进展的十分缓慢而艰巨——其中审批手续之复杂繁难简直令人难以想象,因此直到昨天为止,据他所知这项协议还并不存在一个成功生效的案例。

可是眼前就放着一份明晃晃的替换协议书,作为这个战俘营各种事务的实际管理者他只要签字就可以立即生效,即使是那位基本不在这里的名义上的长官中校先生也无法责难他。他也曾经想过这样的场景,他不断地试图说服自己这才是对撒加来说更好的选择;可是当现实真的代替了想象的时候,他不知为何却深深地踌躇了起来。

 ------------tbc------------------------

格兰榭——galaxie 法语“银河”

柏林军事学院——德国当时最好的贵族军官学校

二战时维希法国和德国确实有劳工替换战俘的协议,但是具体怎么执行的我就不造了,全是瞎掰的,如有不对恳请大牛大力批评指正……

评论
热度(13)
  1. Miyako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2. 青冥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好赞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