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捡到的猫是人变的怎么办?(圣诞贺礼)

因为设定接近的关系,原定的结局和猫头鹰相似度90%,为防剧透于是改掉老大的人设重写了一遍(结果写着写着霸总好像又上线了)。

小艾崩坏注意。

Merry Christmas~♪ 总之, @携手且道同归去 接好你的那个什么王子。

 

捡到的猫是人变的怎么办?

 

罕见的暴雨袭击了整个城市,但倒霉的工薪阶层永远都不是被体谅的人群。

车站前,米罗徒劳地打着长柄伞,不用看都能真切地感觉到膝盖以下已经全部被雨水打湿了。

有什么东西蹭到了脚边,他低头打量着,湿漉漉毛绒绒的一团,然后,一双蓝宝石般漂亮的眼睛突然对上了他的视线,可怜兮兮的样子。

是一只猫蹭到了他的伞下避雨。

它浑身都是泥水,长长的毛发浸成一缕一缕,乱七八糟地粘在身上,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只有蓝色的眼睛依然一尘不染,让米罗想到了曾经在纪录片中看到的帝国皇冠上的圣爱德华蓝宝石,闪耀着高贵的光芒,让人移不开视线。

米罗同情地看着可怜的猫,然后蹲下身,稍稍把伞往它的方向倾斜了一下,保护着那个小小的身躯。

一时善心大发的结果就是他被猫给讹上了。公交车终于进站,当他站起身上车时,猫也跟着跳了上来。它跟着他下车、走过商业街、拐进住宅区、一直来到他的家门口。米罗心情复杂地看着这只脏得不像话的猫,那双美丽的蓝眼睛里写满了哀求,对视半分钟后,他长叹一口气,打开了家门。猫踩着小碎步尾随而入,像是担心他会突然反悔一般,然后在门垫上坐下。

很识相的猫嘛,米罗有些欣慰,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小房间被踩出一地的泥脚印。他自顾自地冲了澡然后爬上床,盘算着如果周末天气好的话就把它送去救助站。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米罗一定不会答应第二天让好友艾欧利亚来家里蹭晚饭。

“米罗!你什么时候养猫了!”看到门垫上趴着的小猫,艾欧利亚激动得连鞋都来不及换,光着一只脚就把它高高抱了起来。搞不清楚状况的猫迷茫地看着他,眨了眨眼睛,艾欧利亚觉得自己可能要上天了。

“昨天从车站一路跟着我回来的。”米罗一边回答,一边利索地把晚餐摆上桌。因为工作忙碌的缘故,他每天没几个小时是待在家里的,幸好心疼他的老妈下午会来替他做家务。不过,为什么要把那只猫也洗了呢?他根本没打算把它留在家里。“周末就送它去保护站,我又不是你,没兴趣养这些小东西。”

艾欧利亚的狂喜僵在了脸上,然后一点点变成了激愤。突如其来的沉默让米罗惊觉自己失言了,这位仁兄可能是世界上最喜欢猫的人。

“米罗……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果然,愤怒的艾欧利亚把一脸莫名其妙的猫举到了他面前,他不得不后退了一大步才防止他们的鼻子撞到一起,“就让我来告诉你吧,你这个外行!街上那么多人为什么它偏偏就尾随你?因为它喜欢你啊!这是上天的安排!”

不,当时车站只有我一个人,然后多管闲事地给它避了雨……

“它这么可爱,你怎么可以不喜欢它!”

可爱的女孩也很多,难道我都要全盘接受吗……

“它这么喜欢你,你怎么可以把它送走,你有没有考虑过它的感受!”

那谁来考虑我的感受啊……

“你看看它的肉垫,柔软娇嫩,多么健康的粉红色,仿佛国家花园中安静盛开的九重葛;它洁白蓬松的毛发,如同圣诞夜在街上堆积的白雪,隐约泛着点点细碎的微光,没有一丝的污染;还有它比海洋之心更深邃的眼睛,透明纯净,好像能映照出人性的美丽与丑陋、善良与邪恶。米罗,你看着它的眼睛,告诉我,你打算因为你那些微不足道、轻于鸿毛的个人抵触,而把这么无辜可爱的小生命送走?我真是看错你了!”

原来你口才这么好……

米罗在气势上已经被完全压过了,他看着眼前放大的猫的脸,洗掉脏兮兮的污泥后露出了漂亮的真面目,倒三角形的小鼻子近在咫尺,他似乎都能感觉到它的呼吸,柔软的白毛上传来好闻的香味,好像是他的沐浴露。

“你这么喜欢那送给你好了。”

“但它喜欢的是你啊!”艾欧利亚斩钉截铁地回答,而那只猫居然还很配合地点了点头,像是在附议,“你要是把它送走,我就跟你绝交!”

至于做到这个地步么!米罗刚打算反驳,面前的蓝眼睛迷糊地眨了两下,呆呆地看着他。对视几秒后,他突然觉得脸颊发热,然后一把从艾欧利亚手里把猫夺了回来,笨拙地给它顺着毛:“好了好了,我养着总行了吧?”

猫趴在他的怀里,尾巴似乎因为高兴而高高翘起。

“这还差不多,赶紧吃饭,吃完了去给它买东西。”

 

米罗觉得他的猫很……奇怪。

它从来不吃猫粮,而是和他挤在一张桌子上抢沙拉;它不肯好好睡在猫窝里,米罗每天准备休息时必然会发现它在他的被窝里,迷糊地睁着大眼睛,像是在替他暖床;它从来不掉毛,总是散发着好闻的香味,如同天天洗澡一样;电视上播出当红演员撒加主演的电视剧时它一定会把遥控器抢走不让他换台;在发现米罗查询宠物医院准备带它去做绝育手术时它一脚踢翻了电源,然后满脸委屈地看着他。

我新买的电脑啊……米罗欲哭无泪。幸好,虽然他的猫很漂亮,但似乎并不是会在外面拈花惹草的样子,相反,它只喜欢粘着他,算了算了,不去医院就不去吧。

它叫了一声,跳到他的肩上亲了一下他的脸,然后趴在地板上,继续看着杂志上关于撒加因病暂停新片拍摄的新闻,兴致高昂的样子。

米罗心情复杂地看着它,觉得怎么看怎么不像一只猫。

 

米罗接到了老妈的电话,她在听筒那头把他狠狠地夸了一通,说他终于学会合理安排时间自己做饭打扫不用她来操心了。

他只觉得后背开始发凉,他还以为都是老妈做的。

自己的家被人偷偷入侵,吃了整整一个星期陌生人做的饭,他却浑然不知。这种事情就算报警大概都没人相信。

猫在他的脖子边蹭来蹭去,像是在安抚他的紧张和焦躁。柔软的触感和舒服的温度让他放松下来。米罗抬手摸着它的头:“你看到过有谁溜到家里来么?”

它只是亲昵地粘着他,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指望一只不会说话的猫来告诉他真相是不靠谱的。米罗决定亲自把那个人抓出来。他向公司请了假,但依然装作正常上班的样子出了门,然后埋伏在走廊的转角处,等待那人的出现。

一段时间后,房间里突然响起了吸尘器的声音,但并没有人来撬他的门。难道是从窗里爬进来的?懒得思考那么多了,米罗猛地打开房门——他本该空无一人的家里不知从哪冒出一个男人,拿着吸尘器,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定格在那里。那人个头很高,长得很帅,更重要的是,米罗总觉得这张脸有点眼熟。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只有吸尘器发出的巨大声响回荡在屋里,最后还是陌生男人先回过神来,关掉了正在制造噪音的机器,然后优雅地扶住把手,微笑着向他打招呼:“嗨,米罗,你怎么回来了?”

似曾相识的标志性表情让他终于想起是在哪里看到过这张脸了,“撒……加?”米罗试探着问。

对方点了点头,嘴角似乎又往上翘了一点。

然而米罗立即自我否认了对方的身份。开什么玩笑,因病离开剧组在家休养的知名演员怎么可能从窗户爬到自己家里还给他打扫卫生?一定是某个长得很像的精神病患者吧。米罗默默地在心底哀叹,幸好他的猫之前强迫他看了好几集那人主演的电视剧,不然他可能还以为是某个有过一面之缘而自己却不记得了的人……等一下!米罗突然紧张地环视了一圈四周:“我的猫呢?”

他爱粘人的猫不见了踪影。

懒得关心那个陌生人了,米罗匆忙跑进卧室、厨房、浴室和阳台寻找,但都不见毛绒绒的白色身影。

那人的视线追随着他跑来跑去的背影,意味深长地问道:“你很在意那只猫?”

他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显而易见的高兴,但焦急的米罗浑然不觉:“废话,那是我的猫啊!”

“我就是。”

“啊?”米罗猛地回头,那人指指自己,一本正经的样子,这下他真的能确定他不是正常人了。

见米罗完全不相信的样子,他叹了口气,伴随着“嘭”的一声轻响,他的周身突然出现一团白雾,散去之后,男人不见了踪影,他漂亮的猫蹲坐在那里,歪着头看着他。

米罗震惊了。

他已经养出感情,每天晚上抱在怀里一起睡觉的可爱小猫,居然是一个男人。

他觉得自己可能应该立即晕过去比较合适。

 

撒加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总之,某天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猫,每天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可以恢复成人的样子。

整个剧组都因为他的失踪而陷入了混乱。看到他们一个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撒加突然玩心大起。他偷偷溜进化妆间、休息室,想知道别人都在谈论些什么。

但听到的东西让他失望了。

他听到貌似温文尔雅的女演员和八卦记者盘算着怎么拍出和他的亲密照片;他听到表面上谦虚礼貌的后辈因为他的失踪而得意万分,巴不得他永远不要回来。

一群虚伪的人。撒加突然觉得没意思透了,他真诚地对待每个同行,可换来的又是什么?

心灰意冷的他在一个冰冷的雨天逃出了剧组。

但那天的雨实在太大了,他很快变成了一只脏兮兮的落汤猫。匆匆赶路的行人根本不愿多看他一眼,没有人向他伸出援手。

直到走投无路的他在车站遇到了米罗。

他本以为米罗会像别人一样把他一脚踢开,不料他居然蹲了下来,用雨伞保护了他,甚至默许了他一路尾随到家里。而直到艾欧利亚来拜访后,撒加才知道米罗根本不喜欢猫。即便如此,米罗也硬着头皮养了下来,笨拙而精心地照顾着他,毫不介意他的种种奇怪行径。

他觉得很抱歉,可又不愿离开。于是他想出了分担家务这个方法来表示感谢,只可惜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穿帮了。

 

不穿帮才有鬼吧,米罗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你不回剧组吗?你的经纪人不可能一直帮你骗下去的。”

“不想回去,一点意思都没有。”

米罗扶着额头,感慨自己怎么就碰到了这么任性的人。“就算你讨厌他们,但是你的家人怎么办?你为什么不回家?”

撒加望着天花板,想象了一下双胞胎弟弟在看到自己变成猫之后笑到流眼泪的样子,然后扭过了头,“不要。”

“你不会一直打算在我这里住下去吧!”米罗濒临绝望。

看着他苦恼的样子,撒加的愧疚之情又漫了上来,“那就借宿一个月。”

然而他睡觉的地方必然从米罗的床降格成了客厅的沙发。

 

一次偶然的机会,米罗从还在上中学的邻居翔子那里听说了一种所谓真爱饼干的存在。

“路边的占卜店里卖得很好的,传说吃下去之后就会变成小动物,只有真爱之吻才能解除魔咒——不过大家都知道是骗人的啦,哪会有那种东西?”

不不,真的有那种东西啊而且真的有人吃下去还变成了猫寄宿在我家啊。黑线和冷汗在米罗的头上交织,他立即将这个发现告诉了撒加。

“说起来,我好像的确拆了一包粉丝送的饼干。”撒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问题的源头已经找到了。

米罗无比欣慰:“那就简单了,把你女朋友叫来不就行了?”

“我没有女朋友。”

“亏你长了一张迷死人的脸,居然连女朋友都没有。”米罗小声嘀咕着。

“你还不是一样?”

好尖的耳朵!“你不想借此机会找到真爱么?还是说你想当一辈子的猫?”米罗认真地建议道。虽然相处时间并不长,但他觉得撒加是一个很好的人,他不能理解他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刺激才会对自己的人生如此自暴自弃。

撒加看着他真诚的表情,眼里流露出一种意味不明的神色,然后突然变成了猫的样子,躺在他的腿上睡起了大觉。

不会被说中了吧……米罗叹了口气,习惯性地给他顺起了毛。

 

米罗没有想到,一直宅在家中的撒加也会有出门的那一天,而且是为了他。

为了赶出一份临时的企划书,他加班一直加到忘了时间,最后还是饿坏的肚子让他意识到已经快到第二天了。

好饿啊……饥寒困交迫的米罗侧着头趴在办公桌上,玻璃窗上只能看到自己疲惫的脸,和稀疏的路灯,而路灯下好像还有一个人,衣着单薄地站在寒风中。

“撒加?”熟悉的轮廓让米罗瞬间清醒过来,抓起外套冲下了楼。

“来找我怎么也不说一声,而且我不是说过我的衣服你可以随便穿的吗,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也不怕被人发现?”米罗调高空调温度,再强行把自己的外套披在撒加身上,然后才打开他送来的保温盒,热气腾腾的夜宵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出了门才发现外面有点冷,我没有钥匙和手机,既没办法回去也联系不上你。反正天黑,没人认得出来。”撒加轻描淡写地答道,目光一直停留在正狼吞虎咽的米罗身上,“好吃吗?”

米罗点点头,“我早就想说了,你做的饭比老妈的味道还好……”他咽下了一小片面包,抬头打算向撒加致谢,不料却发现对方嘴角含笑地看着自己,迷人的蓝眼睛里写满了温柔和宠爱,好像在看着喜欢的人一样。

他在脸红之前低下了头,无比感激长长的卷发在关键时刻挡住了自己的表情。

不愧是著名影星啊,演技真好。米罗在心中自言自语,努力忽略脸上不正常的温度和突然加快的心跳。

但这一切都没有逃出撒加的视线,他心满意足地看着米罗把夜宵消灭得干干净净。

 

工作完成后,米罗把变成了猫的撒加裹在衣服里抱回了家。

不过第二天,撒加还是因为着凉病倒了。

当睡饱的米罗睁开眼睛时,发现猫不知什么时候又钻到了他的被窝里,浑身发烫。

他想了想,没有把他赶走,而是往猫身边靠了靠,然后重新盖好被子,思索着是应该带他去宠物医院还是普通的医院。

猫偷偷睁开眼睛,即使是病怏怏的脸也掩饰不住心里的高兴。

 

一个月的借宿很快接近尾声。

“你当猫当上瘾了吗?为什么我觉得你一点都不打算找到真爱然后解除这个魔咒的样子。”厨房里,米罗一边刷着碗一边问。

撒加倚在门框上,没有回答,只是专注地凝视着他忙碌的背影。

果然一问到这个就开始不配合了,米罗叹了口气。

“我一直知道我的真爱是谁。”

突然响起的话语让米罗手一松,差点把刚洗干净的碗扔出去。下一秒,他被撒加从身后牢牢抱住。

撒加的下巴搁在他的肩颈处,柔软的发丝和暧昧的呼吸拂过他的脸颊,让他真的要以为那是猫在蹭他。

“我反悔了,”耳边传来了低语,“猫也好人也好,我要一直住在你这里。”

“你信不信我去告诉你的经纪人?”

“不会的。”

“你哪来的自信啊……”

“你给我的,”撒加的语气中透着几分得意,“因为你也喜欢我。”

彻底被讹上了啊,不过一点都不讨厌。米罗下定决心般地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突然扭头狠狠地吻上了撒加的唇。

“回去吧……别管那些人,我想看你演戏。”

 

虽然中途出现了意外,但撒加的新片终于杀青了。米罗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上对他的采访。

他听到撒加说要把这个角色送给自己的爱人,感谢他在他最低落的时候一直陪在他身边。

他看到撒加在镜头前微笑着。

他觉得撒加一定能看到电视机前的自己。

他忍不住扬起嘴角,笑得一脸幸福。

评论(15)
热度(63)
  1. 臭猪宝宝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夜_飘逸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