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写在水中的约定 Chapter 6

加隆亲情客串的过渡章。从字数来算已经过半了。

米罗没把加隆当撒加,单纯地想去看脸而已。猫头鹰问米罗的第二个问题其实是我在第二和第四章前后矛盾了……

前方烂俗桥段出没注意。

 

Chapter 6

 

米罗出神地看着这张寻人启事,是一个署名为加隆的人要寻找自己失散多年的亲哥哥。

“这不是他。”耳边传来猫头鹰坚定的结论,“你看清楚了,虽然很像,但绝对不是他。”

米罗依然沉默着。他怎么可能察觉不出来,虽然照片上的人五官和撒加非常相似,但神态却截然不同。他不知道撒加是不是真的有一个弟弟,但可以确定的是撒加12岁以后所有的照片都好好地存放在他们的家里,而他的证件照也不是这样。那么看来,很有可能这个加隆真的是撒加的亲人,然后用了自己的照片做了这张寻人启事。

他拿出手机。“不要!”猫头鹰突然大喊一声,跳到了他的手背上,“不要找他!你调查维恩生物、举报海因斯坦的事情他们一定都知道了,万一这个加隆根本就是他们杜撰出来的、照片也是合成的、全部都是他们联手设下的圈套呢?”

“没事的,”米罗分明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克制不住地微微颤抖,“既然我们已经有所防备,就不怕他们设圈套,你别小看我。”

“不要!”猫头鹰固执地不肯离开,爪子紧紧地扣住他握着手机的手。米罗一咬牙,把它强行拽了下来,然后拨通了报纸上写着的号码。电话很快被接起,“喂?”

连声音都很像。米罗觉得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他已经两年没有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了,短短的一声问候让他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电话那头是撒加正一如既往地期待着他的声音。他在对方又奇怪地“喂”了一声后才回过神来:“你好,请问是加隆先生么?”

“是的,我是加隆,请问你是……”

他深吸一口气:“我叫米罗……我有你哥哥撒加的消息……”

他们约在加隆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面,那一带也是个热闹的购物中心。“现在你总该放心了吧,就算是维恩生物的人有什么阴谋,在那种人流密集的场所也不敢有任何动作的。”米罗低头看向脚边,刚才被他强行拽走的猫头鹰一声不响地低着头站在地上,似乎因为主人的决定和刚才粗暴的动作而大受打击,即便如此,它却依然用力咬着米罗的裤腿,不愿让他走。

“别闹了,你看看你,不像个猫头鹰,倒像小猫小狗。”米罗蹲下身,温柔地抚摸着宠物毛茸茸的头顶。

它抬起头,用近乎是哀求的眼神看着米罗,像是在对他说不要去。米罗的手停了下来,轻轻盖在它的脑袋上。“我只是想去看一眼……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撒加的弟弟。”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长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脸,周围的行人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所有的悲伤都一丝不落地落在猫头鹰的视线中,“你知道撒加走的那天我在干什么吗?我嫌他起得太早把我吵醒了,他把我从被子里拽出来给我告别吻的时候,我都没有好好地看他一眼。”

猫头鹰终于松开了嘴,然后扑到了米罗的怀中。

 

当他们准时赶到约定的地点时,加隆已经等在那里了。在推开玻璃门的那一刹那,米罗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在宽敞的大厅中找到了那张和撒加酷似的脸。“你好,加隆先生。”简单的招呼过后,他近乎是无礼地盯着对方的脸,加隆虽然有些不自在,但并没有因此感到被冒犯,还给他推荐了一些这里的咖啡。

加隆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没有任何恶意,看来他并没有撒谎,米罗想着,却不忍心再抬头看他,视线停留在杯中冒着热气的饮料和简洁的拉花图案上,渐渐出了神。本以为能找到失散亲人下落的加隆没想到来人在寒暄过后一直低头不语,终于忍不住打破了尴尬的沉默:“你有我哥哥的消息?”

他的提问把米罗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他点了点头,“我是撒加的……弟弟,领养的。”

意料之外的答案让加隆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他本以为这样毫无方向的寻找会是大海捞针,却没想到启事登出去第二天就找到了:“他好吗?他现在在哪里?”

米罗咬着嘴唇把头转向窗外:“他两年前在意外事故中去世了。”

果然,笑容凝固在了那张英俊的脸上。加隆怀疑地打量着米罗,觉得自己像是被耍了一样,感觉到对方心思的米罗从皮夹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张照片递给加隆,那是他和撒加一起在伦敦眼上的合照,在脚下泰晤士河的映衬下,他们亲热地靠在一起,笑得无比灿烂。“我没有骗你,没有那个必要,我比谁都希望他还活着。”

加隆看着照片上素未谋面的兄长,仿佛是在照镜子一般。他明白了为什么米罗刚才会那样盯着他,虽然不同的生长环境和经历赋予了他们不同的神态,但脸型和五官依然惊人地相似。撒加的微笑带着与他不一样的温柔,那是一种深藏于心的力量,他搂着米罗的动作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独占欲,再加上米罗刚才话语中突兀的停顿,他不难猜到这两人不仅仅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而已,不过这都与他无关,他无意戳穿。

平复好情绪的米罗重新开口:“我也是被抛弃的,是撒加给了我新的家。他的心里永远只有我们这些弟弟,有时候连我自己都忘了说过想要什么,他却一直记在心里。”米罗抬起手,爱抚着他的宠物,刚才强烈反对他来赴约的猫头鹰此刻却安静地站在桌边,圆圆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加隆。米罗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自豪的语气中隐隐透着一丝讽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你们不应该扔下他,可如果不是这样,我也就不会遇到他了。”

加隆敏锐地察觉到了米罗细微的不满,“我也是不久前搬家时意外看到出生证才知道我还有个双胞胎哥哥,所以就用自己的照片做了寻人启事。他们说当时养不起两个孩子,但这根本不是事实,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们是异类。米罗将照片重新放回,拇指隔着透明的保护膜轻轻抚过两人的笑脸,然后仰头将微凉的咖啡一饮而尽。“很抱歉,这个结果让你失望了,不过我觉得不应该瞒着你。”他再次抬起头深深地看向加隆,想象着撒加的音容笑貌,将一切牢牢地印在脑海中,然后轻松地笑了,“再见。”

他推开店门向车站走去,没出几步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叫他,米罗转过身,加隆快步向他走来:“你刚才说的不全对。”

“什么?”

“撒加不在了,我的确觉得很遗憾,可我至少知道他曾经过得很好。”加隆用力地拍了拍米罗的肩膀,“谢谢你。虽然我没立场这么说,你还是振作起来吧,他一定也不想看到自己最关心的人总在提到他时露出难过的表情的。”

米罗目送着加隆的背影潇洒地离开,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撒加,我居然被你的弟弟安慰了。虽然和你完全不一样,但他也是一个温柔的人——然而我却骗了他。

“你为什么对他说撒加死了?米罗,你到底认为他还在不在?”肩膀上传来猫头鹰的疑问。

米罗两手插在口袋里,慢慢地走着:“就算撒加回来了,也不会回到他们身边的,他的亲人是我们,何必再去浪费加隆的时间和感情,我一个人找他就够了。”

然而对于第二个问题,米罗却无法回答,他仿佛听到心里有两个声音在互相争吵:一个在说如果撒加活着,怎么可能丢下他,另一个则反驳,那么强大的魔法师怎么可能轻易就死掉。米罗唯一能逃避这两个声音的途径,就是让自己继续寻找。

夕阳暖洋洋地照在他身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然后和其他人的融在了一起。街道因为人流的增加而渐渐嘈杂,迷失在思绪中的米罗没有注意到有人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卡妙远远地看着那个落寞的背影,和他印象中沉着、骄傲的米罗判若两人,倒是让他想起了那个冰冷的审讯室,他越来越没法判断对方究竟哪一句是真话哪一句是假话。

“米罗……你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几年前的情人节上那个不幸被拒的女孩没有固执地追问,米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己的心意。

“米罗,你已经拒绝了那么多人,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

全校最出色的女孩露出了气急败坏的表情,一副得不到满意的回答就不放他走的架势,周围走过的同学奇怪地打量着他们,让米罗感到很尴尬,好像自己犯了什么错一样。他不想违背自己的意愿去接受她,只好努力想象着一个大概并不存在的所谓喜欢的人,突然间,撒加的脸出现在了脑海中。

他愣了一下,觉得自己大概在和自己开玩笑。

但他越是想要忽略,撒加的形象就越是挥之不去。他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拥抱,点亮了他的生命;每时每刻都停留在他身上的关切目光,是他最坚强的后盾;那只在他面前流露出的迷茫,让他无法放下。米罗终于意识到,自己最喜欢的,正是那个一直陪伴在身边的撒加。

没有人可以与他相比,他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了一个兄长的范畴。

他慢慢地扬起了嘴角:“我没有喜欢的类型,我喜欢的只有一个人,对不起。”

他扔下了还没反应过来的女孩,转身跑出了校园。他在大街上避开行人飞奔着,敞开的外套逆风飘起,仿佛翅膀一般。米罗从未觉得心情如此之好,他现在只想见到撒加,然后给他一个拥抱,在他的耳边说一句节日快乐。从撒加对他的态度来看,米罗确信自己对他而言也是特别的,他相信撒加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更不会拒绝他。

他一路跑到了古拉杜财团的办公楼才停下,用力地喘着气调整呼吸,当他平复好心跳重新抬起头时,却隔着玻璃门看到撒加和一个女人站在一起。那是卡提亚,米罗听说过她,因为艾俄洛斯时不时会拿她暗恋撒加这件事捉弄一下后者。他犹豫了一下,躲到了不起眼的角落里。

“……米罗很快就成年了,他早就不是小孩子了,撒加,为什么你总是拿他作为拒绝我的理由?”卡提亚的心意似乎又一次被拒之门外,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米罗在疑惑之余突然多了一丝期待。

撒加的脸上依然挂着优雅的笑容,似乎因为谈到了米罗而看上去多了一丝温柔:“不管别人怎么认为,他始终是我的弟弟,我不放心他……”

米罗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撒加的理由居然是这样,他们之间那层让他引以为傲的关系突然变成了他最不想听到的词。撒加,原来在你眼里我永远只是长不大的孩子而已。满腔的喜悦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米罗不想再听下去了,他悄悄地转身,离开大楼。

他心不在焉地游荡在街头。夜幕降临,属于情人们的时光开启。成双成对的人群中,米罗仿佛一个异类,但他宁愿忍受视野中一片浪漫的粉红色,鲜艳的玫瑰和交握的双手在眼前晃来晃去,也不想回家和撒加共处一个屋檐下,直到第二次按掉撒加的电话,才磨磨蹭蹭地向家的方向走去。

“米罗,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出所料,一开门,迎接他的就是撒加担忧的表情。

“在图书馆看书,没注意时间。”他故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撒加好像被他蒙混过去了:“晚饭吃了么?我做了蛋糕,还有点热,要不要当夜宵?”

客厅的桌上摆放着一篮子的纸杯蛋糕,空气中还残留着甜甜的香味。米罗知道,那是撒加用收到的各种巧克力为原料做的,明天会分给公会的大家,从很久以前开始这就变成了他们独特的节日传统。“我不饿。撒加,我想先睡了,看了一天的书有点累。”他敷衍地道过晚安后打算回自己房间,不料撒加突然拦住了他的去路,然后递来一个包装得十分精致的盒子:“连礼物都不要了吗?”

他小心地接过,在撒加期待的注视下拆开,盒中躺着一副他一直不舍得买的限量版耳机。

撒加对他惊喜的表情十分满意:“喜欢吗?”

“你又让艾欧利亚偷看我的收藏夹了。”他突然觉得很抱歉,“对不起,撒加,我连你的礼物都忘了……你想要什么?”

撒加凝视着他,米罗似乎看到有什么异样的感情在那双深邃的蓝眸中一闪而过,但最终撒加只是伸出手,故意地揉乱了他的头发:“我只要你以后能第一时间接我电话就够了。累了就去休息吧,晚安。”

米罗抱着贵重的礼物关上了房门,他坐在地上,任凭自己的思绪在黑暗的房间里变得一片混乱。而他没有看到的是,一门之隔的撒加脸上也露出了同样的落寞。

评论(15)
热度(56)
  1. 臭猪宝宝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夜_飘逸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来时月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