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写在水中的约定 Chapter 5

感觉小艾被我写成了bug一样的存在。

网上查了一下埃夫佐尼的换岗,笑死我了。

另外在查猫头鹰怎么打人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张它撒娇的照片,真的是用头去蹭的——我随手一编居然对了。

 

Chapter 5

 

帕拉斯·雅典娜魔法师公会与古拉杜财团的缘分始于多年前的一场意外。

“撒加……你这是要开杂货铺么?”艾俄洛斯带着不知是惊讶还是钦佩的眼神,目送着好友往已经塞得满满当当如同小山一样的超市手推车上继续堆放食物和日用品。背对着他的撒加蹲在冰柜前,无奈地叹了口气,却丝毫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你要是也有六个弟弟每天等着你来喂饱,就知道这点根本不算多。”他低头查看着价格标签,飞速地心算了一下,然后又把几桶特价的酸奶扔进了车里,“走吧,去结账。”

公会的创始人史昂已经去世一年多了。当年,这位以探索全世界的魔法为乐趣的古怪老人带着唯一的亲人、刚刚学会走路和说话的穆从遥远的东方一路流浪,在来到西方文明之源希腊后终于因年事已高而无力继续前行,他在雅典创办了一个表面上像是培训机构实则为魔法师公会的团体,给那些有志于发掘自己天赋的小魔法师当起了家教,甚至收养了几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对撒加来说,公会就是他的家,那些小鬼就是他的亲弟弟,如果没有他们,也许他早就变成了一个整天在街头打架的混混。所以在史昂去世后,刚刚成年的他毫不犹豫地收养了他们。但这份令人动容的责任感丝毫无法减轻沉重的经济压力,还在上学的他即便将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打工,也支撑不起这笔巨大的花销,仅仅一年多,史昂留下的存款就已经所剩不多了。虽然艾俄洛斯一家时不时会提供一些帮助,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学校的开支倒还能承受,能申请减免,米罗和穆甚至能得到奖学金。可吃的就没办法了,我真怀疑我们每星期能吃掉一头牛;还有衣服,每年都得换新的……”走累了的撒加坐在街边的长凳上,不由自主地又老生常谈了起来,他仰头将可乐一饮而尽,随手将空罐准确无误地扔进了五六米开外的垃圾桶,然后尴尬地笑了,“抱歉,每次都在对你抱怨。”

艾俄洛斯无所谓地耸耸肩:“没事,说出来至少心里能轻松些。”

撒加仰头看着天空,一如既往灿烂的阳光似乎让他的心情也好了一些,他努力做出了一个轻松的表情:“反正总会有办法的,我不会丢下他们。”

但艾俄洛斯却投来了一个怀疑的眼神:“撒加,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在考虑休学?别以为我没发现你最近老往教务处跑。”

“你还有更好的方法吗?”

如此坦率的回答反而让艾俄洛斯无法反驳,虽然他的确想不出比休学工作更能渡过当前难关的主意,可不免为他的才华感到惋惜。正在他绞尽脑汁地思考挽留的措辞时,一个陌生的小女孩突然扑到了他的怀里:“哥哥,救救我!”

“啊?”艾俄洛斯看着眼前身穿公主裙的亚洲女孩,一脸茫然。女孩抓着他的袖子,一边跺着脚一边泪眼汪汪地指向身后:“那个坏人要抓我!”他抬起头,只见一个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正向着他们的方向跑来,嘴里说着听不懂的外语。虽然还没搞清楚状况,但他依然拉起了小女孩:“撒加,我先走了!”

撒加点点头,目送两人跑远,他看着紧追不舍的西装男人,眼里忽然闪起了光亮,随后,一片大号的树叶悠悠地从景观树上飘落,拍在那人脸上。伴随着夸张的叫声,撒加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坏笑。

而另一边,成功脱身的艾俄洛斯则安抚着略显紧张的女孩:“我送你去警察局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沙织,”女孩低着头,两手捏着裙子上精巧繁复的花边,犹豫地偷偷瞄着艾俄洛斯温和的笑脸,“如果我说我刚才骗了你,你会生气吗?”

“什么?”艾俄洛斯的笑容僵在脸上。

沙织赶忙解释:“那个人是我的管家,爷爷身体不舒服今天没办法陪我出来玩,所以才叫他跟着我,但他实在太啰嗦了,我不想跟他一起出来……对不起啊……”

眼前胆大包天的女孩让艾俄洛斯有些头疼,他蹲下身,试图用最能让小孩子接受的措辞向沙织解释她这一行为的危险性:“你就不怕遇上真的坏人么?如果我是坏人,你现在可就完蛋了!”

不料沙织自信地摇了摇头:“你不是坏人,我听到你和那个哥哥的聊天了,他是个好人,宁愿自己休学也要照顾六个弟弟,而你是他的朋友,所以你不可能是坏人。”她的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丝得意,艾俄洛斯哑口无言,而沙织则不依不饶地开始撒娇:“我只是不想和那个烦人的管家一起玩而已,你能给我当半天的导游么?我可以给你付钱!”她甚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大面值的钞票,把艾俄洛斯吓得不轻。看起来似乎是有钱人家的小小姐啊,他想,虽然强行将她送回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沙织可怜兮兮的表情让他毫无招架之力,他只好挤出一个笑容:“好吧,我给你做导游,钱就不要了,不过一会儿你要乖乖回去,好吗?”

沙织高兴地点点头:“我想去宪法广场!”

艾俄洛斯领着沙织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热闹的广场,他耐心地讲解着议会大楼的历史和无名战士纪念碑的含义,一起观看身着红帽、肩饰、宽拢衣裙以及结着线球的鞋子的埃夫佐尼独树一帜的换岗仪式。沙织开心的笑容让他充满了成就感,可她还是有一个小小的遗憾:“广场的喷泉今天不开了么?”

“大概吧,可能需要检修什么的。”

沙织明显露出了一个失望的表情,艾俄洛斯有些于心不忍。其实,偶尔在公共场合用一些小把戏也无伤大雅吧,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凝视着巨大的喷泉,用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音量轻轻念出一句咒语。喷头中渐渐有水涌出,随后,一条条水柱一跃而起,绚丽的水花组合成鳞次栉比的造型,空气中顿时弥漫起清凉的水汽。艾俄洛斯转过头,发现沙织一脸惊讶。“看来是修好了呢,”他用轻松的语调胡扯着,回过神的沙织则兴奋地跑到喷泉边,伸出手任水珠从指间划过,丝毫不介意打湿了身上昂贵的裙子。

他们在日落时分告别。艾俄洛斯如释重负般地向她挥了挥手:“以后别再做出这么冒失的举动了,你的家人会担心的。”

沙织点了点头,然后踮起脚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再见,魔法师哥哥,谢谢你的喷泉。”

耳畔的细语让艾俄洛斯震惊到无法言语,而沙织则微笑着做了一个保密的手势,然后迅速跑进入住的酒店,消失在豪华的大堂里。

直到一周后,可怜的艾俄洛斯仍然在为自己暴露了秘密而苦恼不已。艾欧利亚的房间里突然传出一声惊呼,他立即跑了过去:“怎么了?”

他那电脑狂热分子弟弟难以置信地指着屏幕:“哥,谁给你的银行卡里打了这么多钱?”

他疑惑地看去,只见一笔来自古拉杜财团公司账户的巨额汇款出现在了他的卡里,而备注一栏只有短短的一句话:“给你们的慈善基金——城户沙织”。

 

艾欧利亚看着神色严峻的米罗,有些半信半疑:“最著名的基金是空手套白狼的庞氏骗局?米罗,这可不是能拿来随便开玩笑的事情。”

“我没有开玩笑,艾欧利亚,”米罗坐正了身体,“接下来我要说的都只是猜测,毕竟真正的证据只有证监会调查才能获得。潘多拉的父亲最初的确是一个成功的基金经理,在一段时期内他依靠独特的眼光和操作时机,获得了远远高于同行的投资回报率。但随着监管制度不断严格,他的利润也被削弱,无法支撑他承诺的高回报率,所以他才铤而走险,借助自己已有的知名度玩起了庞氏骗局,甚至传递给了他的女儿。不过他们父女两个的行骗手段和传统的套路有些不一样。他们不是面向所有投资者提供不合理的高额回报,而是向专属的客户群提供小幅却稳定的回报。没有老投资者的介绍,潘多拉不会轻易让新投资者进入她的‘俱乐部’。她的回报率一直出奇地稳定在10%左右,就像我们之前计算的那样,在行情好的时候你根本意识不到这一问题。另外,那些想要收回投资的人也都能及时拿到钱。在这些因素的掩护下,即便她对投资策略一直避而不谈,甚至威胁那些好奇心过重的人不再替他们投资,但投资人依然对她深信不疑——比起研究背后的策略,他们更不愿意放弃赚钱的机会。所以她轻易地骗倒了所有人,那些倒霉蛋源源不断地向她提供本金,而她则挪用他们的资金进行了这次维恩生物对我们的收购。”

“那些投资人雇佣的审计机构呢?还有证监会?他们都没发现?”

“恐怕潘多拉提供给他们的账单和报告都是假的。”

艾欧利亚边听边点头:“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要提交给证监会,这种骗局不能让它继续存在下去,就算是潘多拉的魔盒,我也要打开。”米罗握紧拳头站起身,“把你的计算过程发给我,我现在就回去写文件。”

他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写成了几十页的材料并递交给证监会,然而,除了一封简单的回复表示会展开调查之外,他并没有等来任何实际的后续行动。

“看来你的结果和之前那些人一样。名不见经传的我们根本动不了大名鼎鼎的潘多拉。”午休时间的公司餐厅里,穆拨弄着碗里的色拉无奈地说道。

虽然对监管方的无所作为感到失望,但米罗依然维持着冷静:“收购怎么样了?本来还希望能通过绊倒海因斯坦来逼迫维恩生物放弃收购的。”

“那方面倒不用担心,现在集团几家大型的子公司都在购买其他公司手里古拉杜制药的股份,而且,”穆突然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示意米罗和艾欧利亚凑近,“索罗集团也主动提出帮助我们回收股份,等维恩生物放弃后一并返还。”

“那个船王家族?他们这是要干什么?”艾欧利亚难以理解。

米罗忍不住笑了出来:“一定是那个朱利安·索罗怂恿他父亲这么做的。艾欧利亚,你记得么,今年春天索罗集团举办的一次商务晚宴上,那个身价不菲的小少爷愣是没把其他的美女放在眼里,而是对着沙织大献殷勤。”

“然而我们的董事长丝毫不为所动。”穆揶揄地及时地补了一句。

“没想到他还挺执着的,这是打算在双重意义上做个白骑士吧。”

“是他啊……”艾欧利亚恍然大悟,随即又产生了新的疑问,“那么米罗,既然保住古拉杜制药的难度已经不大了,你还打算继续揭发海因斯坦么?”

米罗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当然,这个骗局不能留着。还有,穆,最近有魔法师失踪的情况么?”

穆摇摇头:“维恩生物近期一点异常都没有。”

“所以光逼迫他们退出收购还不够,一定要让整个公司都乱了阵脚,这样才能搞清楚他们到底在研究什么。”

艾欧利亚撑着头,困惑地看着他:“可你现在要怎么做?证监会根本不重视你。我看你干脆去把海因斯坦真正的财务报表偷出来,然后伪装成在大街上不小心捡到于是上交证监会算了。”

另两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艾欧利亚,盯得他有些不自在,“干嘛啊?”他不解地眨了眨眼。

“看不出你想象力这么丰富。”穆已经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眼前这位天马行空的IT男了。不过米罗却突然站了起来:“不,我觉得可以试一试,虽然不合法,但是最直接。”他一把拉起艾欧利亚,“走,去你办公室。”

“喂!我还没吃完饭!我的炸虾和肉串!”

艾欧利亚的办公桌前飘散着浓郁的食物香味,引得周围其他同事纷纷侧目,而两位肇事者丝毫不以为意。“有递交给证监会的报告,你看看。”艾欧利亚将屏幕转向米罗,然后继续品尝他没吃完的肉串。米罗简单看了一眼,摇摇头:“肯定是假数据。不过负责对她进行审计的这家公司我怎么听都没听说过?”

“小型的事务所吧,只服务单一客户的那种。”

米罗眼里的怀疑一点一点增加,他根本不相信这样的小企业有能力为潘多拉提供服务:“这家事务所在哪里?”

“我找一下,”艾欧利亚叼着竹签含糊不清地回答,迅速将注意力转回电脑上,“克里特岛。”

“明白了,”米罗直起身子,拍了拍艾欧利亚的肩膀,“多谢,这个公司肯定有问题,我要亲自去看一下。”

 

第二天,米罗提前下了班,为次日飞往克里特岛做准备,而他的猫头鹰一如既往地吵着要陪同。“才一小时航程的地方你都要跟去?你知不知道你每次披着隐身斗篷站在我肩膀上而我还要装出一副没有任何异常的样子有多麻烦,有好几次我都被其他候机的乘客当成喜欢自言自语的怪人了。”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猫头鹰张开翅膀就要去抱米罗的脖子。他们打打闹闹地走出办公楼,却意外撞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卡妙?”

米罗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可没有忘记,就是这个警惕性过高的警官让他原本可以简单解决的事情变得那么复杂。他没兴趣和他说什么客套话,只是随意地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准备直接离开。可惜卡妙不打算放过他:“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情需要向您了解一下。”

“抱歉,警官,我明天还要出差,如果不是因为公务而需要对我进行盘问,请恕我现在没有时间。”米罗冷冷地答道,他注意到了卡妙在开口前没有出示证件。

卡妙丝毫没有被冒犯的意味,像是没听懂米罗的回绝一般若无其事地对着他的背影说道:“海因斯坦基金的潘多拉女士今天来报案,说她公司的网络系统疑似遭到了黑客的攻击,但是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是我干的?” 米罗停下脚步直视卡妙不信任的目光,默默地赞扬了一下艾欧利亚神不知鬼不觉的黑客技术。

“你不久前向证监会提交了质疑海因斯坦的报告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后续答复,紧接着潘多拉公司的系统就被黑了,我怀疑你也很正常。”卡妙仔细观察着米罗的表情,却找不到丝毫被拆穿时的慌乱,他见识过米罗惊人的心理素质,即便是性命攸关的场合他都能冷静处置,何况是现在,所以他根本无法判断对方究竟是在故作镇定还是确与其事无关,“而且,我们在俄罗斯的那次抓捕行动里,你好像对维恩生物的路尼挺有兴趣,对吧?然后第二天对方就发起了对古拉杜制药的收购,你不觉得这太巧了么?能不能请您解释一下您形迹可疑地找他究竟是要干什么?要不是回国后我在失踪人口记录表里的确找到了一个叫撒加的人,登记的住址和你相同,而且曾经还是你的监护人,我真的要怀疑俄罗斯的那次问询里你是不是一句真话都没有……”

话还没有说完,卡妙的衣领就被狠狠地抓住,视野里只有米罗愤怒的脸,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拎起来了。

“不准你提撒加的名字。”

卡妙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刹那间就被制住,米罗锐利的眼神中充满了敌意和戒备,还有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的阴沉话语,让他居然感到了一丝恐惧。

米罗很快松开了他,卡妙脚底踉跄了一下,刚刚站稳,猫头鹰突然又冲着他飞了过来,猛地抓了几下他的头发后逃回主人身边凶恶地瞪着他,米罗也难得地没有责备它的无礼行径。

“我真没想到这年头靠想象力就能当警察了,”米罗爱抚着宠物的脑袋,嘲讽地看着略显狼狈的卡妙,“给我搞清楚了,你这个外行,我们集团是恶意收购的受害者。你应该也查过了我的档案吧?十几年来一直是古拉杜财团资助了我的生活和学业,我决不允许那些干着非法勾当的企业动它的任何资产,哪怕是一根钉子。你有这个闲情整天毫无根据地怀疑我,不如好好调查一下这个不入流的企业到底在搞什么研究,还有海因斯坦那拙劣的假财务报表。在你拿出证据证明我违法前,我不会再回答你一个问题。”

丢下几句话后,米罗转身就走,看都不朝卡妙看一眼。心情全被破坏了,他叹了口气,走到路边的报亭:“老板,给我一张《新闻报》。”在人流并不密集的街头,他边走边翻阅着报纸,希望能借此平复一下烦躁的情绪,然而,版面角落一条不起眼的寻人启事将他刚要移开的视线拉了回来。他在人行道中间停下脚步,拿着报纸的手微微颤抖,刚才的不快全被抛到了脑后,抑制不住的激动伴随着怀疑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他睁大了眼睛凝视着那张不足一寸大的照片——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撒加?”

评论(7)
热度(60)
  1. Deliris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红尘风雨路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