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写在水中的约定 Chapter 4

写了一千多字后临时决定调整两章回忆杀的顺序,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另外真的越写越短了……

 

Chapter 4

 

在得到古拉杜财团的支持前,魔法师公会的生活颇为拮据。不过米罗对此并不以为意,他甚至觉得能和撒加共享一个房间是一件高兴的事。

“米罗,你不去剪头发么?都过肩膀了。”撒加小心地将散发着洗发水清香的半湿卷发裹在柔软的毛巾里,然后轻轻擦干。昏黄的床头灯给蜜金色的头发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让他觉得仿佛是不安分的小天使从油画里跑了出来,落到了他的身边。

米罗坐在床沿,认真地翻阅着腿上厚重的图书,两条腿悠闲地在半空晃着:“不要,我喜欢你那样的头发。”

真是个固执的小鬼。撒加笑着替他梳通了头发,然后合上他的书放到桌上:“已经很晚了,别看了,睡吧。”

他的小天使挤在他旁边,很快传来了安稳而均匀的呼吸声。正当撒加打了一个哈欠准备休息时,窗外传来了一声虽然短促却清晰可闻的惊呼,似乎是女人的声音。他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走到窗边,路边隐约有两个黑影在推搡。他回头看了一眼米罗,似乎睡得正香,于是放心地披上外套推开了房门。当撒加跑到楼下时,一个男人正抓着一个女式手提包从他面前奔过,踩着高跟鞋的年轻女孩拼命地追在后面。他第一时间伸出脚,那男人猝不及防,狠狠地绊了上去摔倒在地。正当撒加准备夺回被抢的物品时,手却如同触电一般被震到发麻。

“魔法师?”在他惊讶之际,劫匪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继续逃跑。回过神来的撒加在迷宫般的街区里紧追不舍,可十几岁的少年哪里跑得过一个成年人。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使用魔法还击时,前方路口突然窜出一个人影拦腰抱住了发足狂奔的男人。

“米罗?!!!”追近的撒加借着月光看清了来人,只觉得那一刻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本应该在床上做着美梦的米罗正穿着睡衣光着脚,死死地拦住了劫匪。眼见那个男人正要用膝盖踹向他小小的身躯,撒加近乎疯狂地冲上前去勒住了他的脖子,然后用尽全力摔在地上。“不准碰他!”他怒吼着,一拳就把那人打晕了过去,在他准备挥第二拳的时候,米罗抱住了他的手臂:“撒加!不要打了!警察来了!”从暴怒中清醒过来的撒加这才看到,被抢的年轻女孩正领着巡警赶来。

他松开了紧握的拳头,深呼吸平复着剧烈的心跳。“撒加,你没事吧?”他转过头,米罗虽然受到了惊吓,却一脸担心地看着他。他没有回答,只是紧紧地把夜风中米罗略显冰凉的身躯抱在怀里,双臂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你不好好睡觉光着脚乱跑干什么?”事件解决后,已经彻底冷静下来的撒加依然心有余悸,略带责备地问道。

米罗坐在椅子上,两只脚浸在温水里,低着头闷闷地回答:“我也听到声音了,我没睡着。”

“那你也不应该跑出来!你明不明白有多危险!”刚才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撒加不由得提高了声音。米罗微微退缩了一下,似乎有些害怕,但他用力抿着嘴唇拒绝承认自己做错了。倔强的表情让撒加心软了:“对不起,是我话说得太重了。”他抱歉地抚摸着他的头,“我道歉,别生气了,好吗?把脚擦干净,明天允许你睡懒觉。”

米罗一声不响地照做,却没有站起来,而是嘟着嘴向他伸出了手臂。

要我抱回去吗?撒加哑然失笑,小家伙果然还是觉得委屈。他俯下身,可还没来得及把米罗抱起来,自己的脑袋却被他紧紧地按在了胸前。“米罗?”

米罗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学着撒加平时安慰他的样子,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背,过了一会儿才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我要保护你。”

撒加愣在那里,忽然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一地。

在他并不长的十几年人生中,第一次有人这样坚定地表示要保护他。作为史昂最年长的学生,公会里所有的人都需要他,他已经习惯了要求自己做到无所不能,把脆弱藏在坚强的外表下,甚至忘了自己也是需要别人的。

但就在刚才,在他最失态的时候,是米罗把他拉了回来;而现在,又是米罗,拥抱着他故作坚强的灵魂。

他维持着这个别扭的姿势靠在米罗小小的胸膛上,那里传来了坚定有力的心跳,让他突然有种落泪的冲动。他将下巴搁在米罗的肩膀上,紧紧地抱着他,一言不发。

米罗只是继续拍着撒加的背,他看不到他的脸,所以也不知道止不住的泪水正从这个被他视为兄长的人的眼里涌出,落在他柔软的长发里。

 

临近中午,从旅途的疲惫中完全恢复过来的米罗才精神抖擞地按下了艾欧利亚家的门铃。不过,迎接他的确却是对方连天的哈欠和黑眼圈:“早上好,米罗、猫头鹰先生。”

“你好,艾欧利亚,不过现在已经是中午了。”猫头鹰熟门熟路地飞进了房间,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你昨天熬夜做什么坏事了?”米罗严肃的语气让人分不清是认真的还是玩笑话。艾欧利亚郁闷地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哥哥说要我好好配合你调查,逼我看了一晚上的金融学教材。”他无奈地扭头示意自己摊了一桌子的书本和资料,米罗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他已经对你很好了,不然他应该来借我的书。他不在家?”

“给小孩子上魔法课去了。随便坐。”

米罗搬过一把椅子坐到书桌边,接过艾欧利亚递来的热水,随意翻看着那些材料。

“需要我帮什么忙?事先说明,我现在脑子里可是一片混乱,没办法跟你讨论那些专业的东西。”艾欧利亚反坐在转椅上,无奈地做出投降的手势。

“我本来就没那个打算,只是想让你帮忙做一些计算罢了。”

“什么?那我岂不是白熬夜了!”

“差不多吧。”米罗努力忍住了笑容,在艾欧利亚开始抗议之前及时出声打断,“别废话了,先帮我把上个月的标普500指数找出来。”

艾欧利亚也没有继续抱怨,他立即在电脑前坐好,两手在键盘上飞舞,敲击出密集的响声。“标普?她不投资希腊股市么?”

“你觉得这种垃圾一样的股市还有必要投资么?”

“说的也是……不过,据说潘多拉的投资策略非常神秘,你研究出来了?”

“没有,这也是我最怀疑的地方。”米罗把椅子往屏幕前挪了挪,全神贯注地盯着红绿两色的曲线和满屏的数据表。“几年前经济还不错的时候我们看过一个她的采访,当时她说她的战略是由蓝筹股和期权组成,选择了标普100中三十几个与股票走势关联度最高的成分股,她说过去十年指数的年平均回报率达到了16.3%,所以她的回报率能一直稳定在10%左右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她不明白人们有什么好惊讶的……”

“等等,潘多拉接手海因斯坦不是十年前么?你的意思是从她父亲开始就有问题了?”

米罗点点头,目光却没有从屏幕上移开:“我们在看完采访后马上就用历史价格和期权数据做了计算,但根本无法达到她所承诺的18-20%的回报率。可海因斯坦毕竟是最负盛名的基金,加上当时的证券市场的确很景气,我们也不能贸然怀疑,以为可能她在股票的选择和交易时机方面真的有什么特别的洞察力吧。但是现在全球的经济都在崩塌,这就不正常了。你看上个月标普500的总回报率是多少?”

“负的38%。”

“可她还能达到5.6%。”

艾欧利亚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做到的?”

“天知道。现在的市场明显偏向看跌期权,出售看涨期权所得的资金几乎不可能平衡买入看跌期权所需资金,我实在无法想象她和她的父亲能在十多年多次的行情变化中始终保持盈利。所以你试试能不能用上个月的数据还原出这个数字。”

“我明白了。”他立即开始着手处理这些庞杂的数据,“可是,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人怀疑过她么?”

“当然有,不过她的社交圈很广,她本人和不少亲戚都与立法和监管机构的人员有非常密切的联系,而且她一直将商业机密作为借口,还用了其他的策略来躲避外部审计,又或许整个金融界也认为需要这么一位话题性的‘美女金融家’吧,人们看腻了清一色的西装领带精英男,更喜欢对散发着成熟风韵的美人想入非非。不过,说到底还是她的人脉实在太深,反正那些怀疑最终都像穆说的那样,不了了之了。”

“嘁,该死的人际交往腐败。”艾欧利亚鄙视地嘟囔了一句,闷头做着计算,米罗起身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水。房间里突然陷入了奇怪的安静氛围中。

艾欧利亚敲击键盘的速度放缓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谨慎地开口:“米罗……你一直说的‘我们’,是你和撒加么?”

米罗的表情看上去没有一点的不自然,似乎已经能平静地面对失踪的爱人的名字,但杯中微微扬起的水纹还是出卖了他。“对,这个疑问最初是他告诉我的。”

键盘的声音逐渐停了下来。“其实我们一开始不想让你参与调查维恩生物的,”艾欧利亚的声音里没有了以往的轻松,取而代之的是真挚的关切,“但想了想又觉得瞒不住你。米罗,你不用把什么事都憋在心里,有什么话都可以和我们说的。”

米罗只是低头凝视着杯中的水,仿佛倒影之中浮现出了思念之人熟悉的脸。艾欧利亚转头看着他寂寞的背影,突然有些后悔挑起了这个话题,“对不……”

“我每天都在想他。”

艾欧利亚的道歉被这句话硬生生地扼杀在喉咙里,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偏差,这是两年来米罗第一次在他面前袒露心声。墙角不合时宜地传来一声惨叫,正在和艾欧利亚的宠物猫打架的猫头鹰被对方的利爪糊了一巴掌,狼狈地摔在地毯上。米罗皱着眉头赶紧把它抱了起来,将手掌轻覆在爪印上,鲜红的痕迹沐浴在掌心散发的淡淡白光中,很快愈合。“你能不能太平一点?”面对责备,心虚的猫头鹰没有嘴硬,只是老实地窝在他的臂弯里。米罗习惯性地摸着它漂亮的羽毛,继续刚才被打断的话:“撒加一定还活着,艾欧利亚,不是我自欺欺人,而是真的有这种感觉,但是我说出来的话你们一定会以为我又陷在幻想中了,尤其是艾俄洛斯,这件事情让他一直很内疚,我明白,但这不是他的错。”他抬头看向一直关心着自己的好友,扬起一个让人安心的笑,带着三分的歉意和感谢,“我知道那半年让你们担心了,我不会再做出那种失控的举动,但是我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找到他的机会。”他停顿了一下,“我很高兴你们最终没有把我排除在外。”

米罗坦然的语气让艾欧利亚放心地扬起了嘴角,而他也清楚米罗是个坚定的人,他的决心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他拍了拍好友的肩膀,转回去继续进行计算。然而,屏幕上一次次的复制结果却让他们脸上的轻松逐渐消失。

“行了,艾欧利亚,不用再算了。”又一个负数的结果让米罗中断了这件已经没有进一步意义的工作。

艾欧利亚揉了揉太阳穴,密集的计算和值得警惕的答案让他有些头疼:“你怎么看?”

米罗靠在椅背上,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意识到那个金融界的“女神”就如同与她同名的神话人物一样,她向世人送上了华丽的魔盒,而这些数字就是藏在其中的灾难,一旦打开,会造成什么样的动荡和危机甚至混乱,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能力。他的心跳也沉重起来,即便是深呼吸都无法平复,察觉到异常的猫头鹰像平时一样跃到了他的肩膀上,安慰地蹭着他的脸,他却浑然不觉。

过了很久,几乎粘在了屏幕上的目光才终于移开,他抬手拍了拍宠物的脑袋,神情凝重:“她根本不可能用自己声称的战略来实现这个回报,那么恐怕只有两种可能了——利用客户的委托进行被严格禁止的超前交易,或者……”逐渐冰冷的眼神里开始燃起了怒火,他握紧了拳头,说出了那个最不愿相信却最有可能是事实的结论——

“庞氏骗局。”

评论(21)
热度(69)
  1. Deliris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夜_飘逸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Marina_铁罐的笑容由我来守护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