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True

用app刷出觉得好写的关键词(情书、好久不见、亲吻),加上水哥改编翻唱的True(吃我安利 http://www.xiami.com/song/1772176204),再加上某隐藏关键词(就在正文里十分难猜猜出有奖),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撒米】True

 

“米罗:

穆调到希腊轮岗半年,你休假回国的时候一起聚聚吧!

PS: 允许带家属^_^

——艾欧利亚”

 

将近深夜却依然灯火通明的办公室里,一封简短的邮件让刚才还两手在键盘上飞舞的米罗停下了动作,漂亮的眼睛隔着防蓝光眼镜对着电脑屏幕上的几十个单词愣了神。右下角的时间跳到22点,自动控制的日光灯准时地暗了下去,办公室顿时一片漆黑,只有显示器的光芒照在米罗的脸上,让他看上去有些苍白。他摘掉眼镜,脱力一般地靠在椅背上,叹了一口气,纤长的眼睫随着视线一同垂下,微微颤抖着,仿佛所有的工作热情都被这封平淡无奇的邀请函瞬间浇灭了。他撇了撇嘴,重新趴到电脑前,节约地给艾欧利亚回复了一个“好”字,然后关掉电脑,离开办公楼。

他安静地坐在末班公交车的最后一排,靠在玻璃窗上茫然地看着依然车流如织的马路,忽然觉得车灯的光芒怎么那么刺眼,让他有种要落泪的冲动。

一定是电脑用太久了,米罗自我安慰道,但微启的双唇间却无意识地飘出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

“撒加……”

 

撒加和米罗是在社区志愿活动中认识的。当两人还只是普通的点头之交时,米罗就对这位年轻有为的高级白领很有好感:名校毕业,进入名企,事业一路顺风顺水,待人有礼,即使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社区服务项目他都能面带微笑不加推辞地完成……在不到二十的米罗眼里这简直就是理想的人生轨迹,他一直盘算着该怎么和他套套近乎,好请教一些职业发展的建议,当然,如果能让他推荐一个什么实习岗位让自己的简历看上去更光鲜一些就更好不过了,毕竟工作越来越不好找了。

机会很快落到了他的身上,某天,工作站的工作人员拜托他们把几只流浪猫送到动物保护中心。不过私心得逞的米罗还没来得及和撒加搭讪,就发现他的同伴似乎非常不擅长应付小动物,偏偏那几只小家伙好像特别喜欢他,不肯安分地待在纸箱中,一个劲地要往撒加怀里钻。终于,当撒加又一次把车停在路边狠狠地打了几个喷嚏之后,副座上的米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撒加没有生气,只是抱起一只金黄毛色的小猫放到了米罗的头上:“我觉得你们挺像的,你要不要把它带回家?”

米罗手忙脚乱地从猫爪底下拯救着自己的头发,看到撒加一贯温和的笑容此时却带着一丝从未见过的狡猾。当然,任务完成后,撒加没有忘记以道歉的名义带他去了一家高档的理发店把他那头乱毛好好整理了一番。这次“护猫”的经历让两人很快熟稔了起来,他们开始经常一起搭档参加社区工作,当假期前米罗委婉地表达了想要去他所在的公司实习的想法时,撒加二话不说立即将他安排到了自己手下做助理。

米罗以为他和撒加的友谊会继续这样保持下去,直到有一天,其他部门的一个女实习生偷偷塞给他一封情书,拜托他转交给撒加。

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米罗就是觉得很不高兴,其实每次看到公司的女同事们向撒加流露出仰慕的目光时他都会觉得别扭。他有些后悔来到了这里,如果没有来,他至少还能自欺欺人地骗自己撒加是他一个人的……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他不情愿地走进办公室,递出了手里的情书,撒加突然发亮的眼神让他有些难过,于是扭过头不去看他:“别人让我给你的。”

撒加停顿了一下,才接过了精致的信封:“太可惜了,”他的声音中居然带着明显的失望,“我以为是你给我的。”

“什么?”米罗惊讶地转过头,撒加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玩笑的意味。他微笑着站起身走到米罗身边,随手替他整理了一下头发,轻声说:“我是说,如果这是你写给我的情书,我会很高兴的。”

目瞪口呆的米罗除了眨眼什么都不会做了。“你是社区里唯一的学生志愿者,我喜欢你这样善良有爱心的人,”撒加依然温柔地看着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解释着,浓浓的爱意逐渐溢出将米罗包围,“不对,应该说我喜欢你。米罗,能告诉我你的回答么?”

米罗知道自己长时间的沉默让撒加有些失落了,可他依然组织不出像样的语言。撒加叹了口气:“对不起,如果冒犯到你了,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他转身打算回到座位,手却突然被用力拉住。尽管米罗低着头,但撒加依然能看到他脸上红得不成样子,他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握住撒加的手,力道大得像是要把它捏断一样。撒加满意地将米罗揽到身前,抬起他的下巴,然后对着那张孩子气的笑脸吻了下去。

 

头猛地歪了一下,米罗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在飞机上睡着了。他揉了揉眼睛,看向舷窗外,故乡星罗棋布的岛屿已经出现在了眼前,连同着梦境中久远的回忆,让他有些透不过气。

 

艾欧利亚预定的地方是他们三个好友以前最常去的餐厅。米罗推开门,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到的。“米罗!这里!”艾欧利亚隔着老远就向他挥着守门员一般长长的手臂,米罗笑了,一边向座位走去,一边扫视着一张张熟悉的脸:艾欧利亚愈发漂亮的女朋友、他那保护欲过强的大哥艾俄洛斯、毕业后第一次见面的穆、还有……撒加?

这种场合下的不期而遇让米罗的微笑僵在了脸上。

“米罗。”撒加一如既往地温柔地喊着他的名字,已经被他埋到记忆深处如今却突然近在咫尺的脸让他感到有些不真实。

“傻站着干什么?”艾欧利亚一脚把他踹到了撒加旁边的座位上,米罗重心不稳险些坐到撒加腿上。

“对不起……”他尴尬地道歉。

没等撒加开口,艾欧利亚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怎么这么晚到?我还以为你会和撒加一起来呢……”

“好久不见,米罗。”没有理会艾欧利亚的喋喋不休,撒加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嗯。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昨天刚到,艾欧利亚发邮件问我来不来聚会,我才知道你休假了。你怎么……”

“喂喂,别一见面就粘在一起,吃饭了。”穆坏笑着打断了刚要进入正题的撒加,他只好礼貌地笑笑,然后加入到其他人的聊天中。然而所有的欢声笑语在米罗听来都仿佛是从天边传来一样遥远,他只是心不在焉地往盘子里夹着菜。撒加意外的出现,简短而客套的寒暄,搅乱了他所有的思绪。

他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曾经那么相爱的他们怎么就走到了今天的地步。

 

一切都始于分离。撒加被公司调去纽约总部,而米罗得到了一份在维也纳的工作。在机场拥抱作别的时候,他天真地以为即使是近七千公里的飞行距离和六个小时的时差也切不断他们的联系。开始的确是这样,即使无法见面,他们在网上依然有说不完的话,假期也会约好去哪个景点共同度过,他甚至很享受在机场的茫茫人海中突然找到恋人的身影时的那种喜悦。可随着工作逐渐走上正轨,他们的聊天记录也变得越来越短,有时候米罗会猛地想起自己还没有回复撒加上周的问候,或者他关心的话语直到几天后才有了一条不温不火的回应,他在撒加的个人主页上看到了越来越多的陌生面孔,他看到撒加和他们热烈地谈论着他不知道的话题。

当他抱着手机对着输入框思考了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彻底意识到他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他们的爱走到了尽头。

谁都没有错,只是他们之间隔着瑞士、法国、还有浩瀚的北大西洋,随便哪一样都足以从地理上、随后从心理上将他们永远分开。

 

他们上一次的交流已经是一年多前的事了。谁都没有提出分手,可米罗不知道如今的他们还能不能算是一对恋人。他用余光偷偷看着撒加,还是和以前一样优雅稳重的样子,光凭这一点他就能断定撒加过得很好,即使没有他米罗。

这就够了,米罗对自己说道。他依然爱着撒加,所以看到他一切安好就够了。至于自己心里的空虚,时间会一点点填满的。

自我安慰让他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他高兴地加入了热火朝天的聊天中,没有注意到撒加始终将视线停留在他的身上,欲言又止。

 

等他们从餐厅离开时,外面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艾俄洛斯自己开了车,艾欧利亚还要和女朋友去看电影,穆也顺利地叫到了出租车,屋檐下只剩米罗和撒加尴尬地站在那里。

“米罗……最近还好吗?”话一出口撒加就想打自己一顿,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有那么多话想说那么多问题想问,但最终却变成了这么一句没有水准的废话。

“当然,工作虽然忙但是很稳定,收入也不少。你看,我现在也和你一样是成功人士了。”米罗没有看他,只是凝视着细密的雨幕,“已经不早了,反正家也近,我先走了。”

“我送你……”

“不用了,”米罗终于正眼看了撒加,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餐桌上的淡然,只有无尽的焦急和不舍,让米罗的心漏跳了一拍。他用最快的速度平复好心跳,若无其事地微笑着向他深爱的人道别,“再见,撒加。”

不需要更多的话语徒增伤感,一个词就够了。

他自顾自地转身走入雨中,水珠很快打湿了他的头发、脸和外套,他似乎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夹杂在冰冷的雨水中划过他的脸颊。

不要回头,不要再来找我,你已经不需要我了。他咬着嘴唇在心里一遍遍默念。

身后忽然传来快速接近的脚步声,下一秒他被人从后面紧紧抱住。

“我同意你走了吗?”

撒加的脸贴在他的耳畔,低语中含着怒意,环在他身上的手臂用力地收拢:“你为什么不问问我过得怎么样?米罗,我每天都在想你,却不知道该和你说些什么。这次如果艾欧利亚没有联系我,你是不是根本不打算通知我?”

“我以为你过得很好……”

“笨蛋,”撒加用力将他转过身面对着自己,抚摸着那布满了雨水和泪水的脸颊,“没有你我怎么会好!”

原来他们都是一样的。米罗看着撒加同样泛红的眼眶,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他搂过撒加的脖子狠狠地吻了上去,发泄着积蓄已久的思念,对方身上久违而熟悉的温度和气息驱散了雨水的冰冷,他听到他们混乱的心跳一点点同步,像是预兆着他们一度分开的生命重新开始融合。

“回来吧,撒加,我们回希腊……我不想再一个人待在维也纳了……那里只有数不尽的工作和应酬……唯独没有你……”米罗颤抖着语无伦次地说道。

“真巧,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撒加意犹未尽地亲吻着他的额头和脸颊,“要去我家么?我觉得我们有很多事要好好讨论一下,比如过去一年的事,比如换工作,还有我们的未来。”

米罗迷恋地望着眼前的人,看到的是抛下了矜持外衣后狂热的爱与思念,他确信此刻撒加一定也能从他的脸上找到同样的表情。扬起的嘴角再也放不下来,他在撒加的眼中看到自己笑得像是当年在办公室里接受他的告白一样。

他当然不会拒绝这样的邀请。

 

-End-

评论(4)
热度(59)
  1. LaChasseAuxPapillons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