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广州游记

多图警告,多图警告,多图警告。

两年去了三次广州我也是给公司跪下了。

出发时看到的迪士尼涂装飞机,飞北京的。

奇怪的烤鸭配料,帝都亲友狂笑了半天说那哈密瓜大概是餐后水果吧hhhh

收银台的小鸭子。

每个烤鸭店门口都必须有的鸭子雕塑。

牛腩云吞面,这是个香港的店,东西的价钱和当地的店差不多但量明显少,在大陆还只有这一家,虽然很好吃,但吃多了发现其实就两样东西:碱水面和云吞,配料随便加就是了。

绿茵阁的蓝色海洋,blue curacao也不知道到底是朗姆酒还是什么,总之比mojito还没味道,跟苏打水似的。

还是绿茵阁,莓果巧克力。

超大只的芳叔蛋挞(还是香港的= =)和广州当地的风行牛奶,我要安利这个牛奶,在一堆蒙牛伊利的特浓里面简直是一股清流,淡淡的很好喝。

黄恩记的尼桑冰室菠萝油,好吃到哭出来。


星期六上午team building去了荔枝湾涌,最后那个字念“冲”,我也不知道为啥。先去泮溪酒家喝早茶,结果路太偏僻七绕八绕等找到的时候已经是午茶时间了。沿路的商店都是卖马蹄糕马蹄盏马蹄粉,同事说你们要不要带手信回去,但是看了一眼实在不方便携带,带回去了也不一定会做,所以什么都没买。叫了一些小点心,当地的同事居然都没吃过雪梅娘我大写懵逼。肠粉是个不错的东西但是连吃了两天之后我就崩溃了……主要是上面盖着一整块,我不知道该怎么下筷子。雪梅娘马蹄糕虾饺韭菜饺是真爱。


终于向经理请教了一个长久的疑惑,就是为什么明明是早茶午茶,但是茶就这么随随便便一壶端上来了,倒是点心亮点很多?经理说那是因为现在懒……正宗的应该是有小推车推着各种茶然后想喝什么自己拿的,老年人还可以喝喝功夫茶,怪不得能从早上7点喝到下午2点。

喝完在酒家里面转了转,金色锦鲤出没注意。


接着去了荔湾湖公园,还看了一些周边的老建筑,荔枝湾真的挺……smelty……

接着去了湖边的小店喝饮料,店里放了很多老旧物品,旧钟啊旧摆件的,还有红宝书。

下午去了天河。去年去过太古汇了于是这次去了天河城,但天河城的level真的差太多了,如果说太古汇是来福士,那么天河城底楼是港汇楼上一半六百一半汇联。总之如果想在广州逛街购物,只要去太古汇一家就够了,别的都是浪费时间,当地的广百和王府井百货我都当笑话看的。天河城的构造好像方版的港汇。

晚饭第一次挑战了榴莲,就着糯米和芒果椰汁硬着头皮吃了下去,还可以。

接着我要郑重吐槽一下天河体育场,本来以为是一个堪比上海八万人的霸气地方,结果跟北京工体似的……站在体育中心地铁站口放眼望去只有树树树树树,一直到了门口才看到体育场。外观也没有想象的宏伟壮观什么的,毫无特点普通得要死,但是周围很适合慢跑。恒大元素很明显,但是纪念品商店没有开。顺带一提天河和工体所在的马路都叫体育西路。




星期天去了长洲岛黄埔军校纪念馆。早上出发去鱼珠码头,路程比较远,下来跟跑到荒郊野岭似的,广州的路牌真的不太好找也不太容易看,总之跟着黑车前进的方向走,实在不行开一下导航。

鱼珠去军校有两条线可以选,左边是直接到军校,右边(也是我在百度地图中查到的)到长洲,距离白兔岗炮台一百米左右,军校和炮台之间相隔也就八百多米,而且肯定都要走一遍的,所以哪条线路其实都可以,唯一的差别就是军校码头有一个标志。航班一小时一班,两块钱,好便宜。

纪念馆全部在装修,只开了四个展览馆,炮台也没有开,而且整个岛上所有的什么小吃街似乎都统一要拆迁了,总之一个字形容就是破,四个字真尼玛破。







下午同事已经累趴了,我一鼓作气去了圣心大教堂(Sacred Heart Cathedral),一看cathedral就知道是天主教了,church是基督新教的。6号线一德路站号称有两个出口但实际上就是一个,自动扶梯来到地面后左转A右转B你特么逗我?一德路是一条海鲜批发街,一出地铁口扑面而来的腥味,恶心到不行,我简直是用逃难的速度在往前跑,到了劳动路左转就是教堂。虽然我一直努力想要避开弥撒时间但还是很不巧地赶上了,而且还是英文弥撒,坐在最后排都不能乱动,只能四处随便看看。大概是神父吧一直在用英文念大概是圣经,想练泛听但实际上也听不懂,唯一能确定的是那人的口音一股亲切的长三角风情,不过谁知道广东这块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很多人都说在里面感受到了神圣感啥的然而我只能确定自己真的是一个无神论者……

当时天不太好在下雨但这么仰视上去反而有一种压迫感。因为都是天主教堂所以和家门口的St. Ignatius Cathedral一样都是我喜欢的哥特式,而且从材质上看比起红砖的圣依纳爵我更喜欢石头的圣心,但问题是这里的周围环境实在太差了,而且占地面积实际上很小,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空间能让人家来拍婚纱照的。至于彩绘玻璃,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图比实际要好看一些的东西,实物比较幻灭……


最后说一下返程的飞机。长这么大我一共出过五次远门,一次北京(高铁)一次香港三次广州,所有的返程全部下雨,航班延误概率75%,延误4小时概率50%,所以如果以后有(bu)幸跟我坐同一个航班返程的话记得一定要买航班延误赔偿多的那个保险,获赔概率太高了!


评论(4)
热度(1)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