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片段2

再鸡血一天,补充昨天中间的一段。

某人即使变成了猫头鹰,战斗力也是爆表的。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米罗皱着眉头打量着一旁坐在驾驶座上的卡妙,依然无法把他和初见时那个优雅绅士的形象重叠到一起。他一手捏着伏特加酒瓶,嘴里一边嚼着面包一边略微跑调地唱着《喀秋莎》,带着奇怪的小舌音,似乎因为任务的完成而异常兴奋。他单脚把油门踩到最大,偶尔腾出手扶一下方向盘。吉普车在雪地里狂飙突进,后座上一堆重型武器随着颠簸相互碰撞,发出仿佛随时会走火的声音。米罗把猫头鹰圈在怀里紧紧抓住扶手,脸色惨白,总觉得比起刚才险象环生的宴会厅,似乎现在的处境更加恐怖。在看到卡妙举起酒瓶打算往嘴里灌时,他终于忍无可忍地将瓶子一把夺过,然后从窗口扔了出去:“你想死别拉着我陪葬!”

踩着油门的脚终于松了下来,卡妙看着怒火中烧的米罗,这才意识到似乎自己的习惯吓到了他的新朋友。

“抱歉,米罗,很抱歉……”他尴尬地笑着。

车子终于正常了下来。

米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扭头不再去看一脸愧疚的司机。混乱过后他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透过车窗上卡妙的倒影,他能看到对方时不时地偷偷瞄他一眼,十分不安的样子。卡妙应该并不知道他是魔法师,更不用说他今天的任务,米罗想,今晚只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计划不凑巧地发生在了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而已。但卡妙为什么偏偏要带走他?米罗不解,他斜着眼睛看向卡妙,发现对方又在看他,视线短暂相交之后卡妙立刻略显慌乱地移开,故作镇定地继续开车。想不出结果的米罗微微皱起了眉头,猫头鹰蹭了蹭他的脸,像是在安慰,他舒了口气,表情也放松了下来,抚摸着它的脑袋。凭空多想无济于事,不管卡妙到底在盘算着什么,他只要随机应变就可以了。

吉普车最终在一幢不起眼的旧楼前停下。

“你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把车停在外面?那上面装了那么多武器!”米罗跟在卡妙身后下了车,却见到对方并没有藏好那些危险装备的打算,而是径直开门,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卡妙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轻描淡写地说:“没事,这一带都是我们的据点。”

“你到底是什么人?”米罗停下脚步,戒备地打量着眼前才认识了几个小时却已经让他多次大跌眼镜的男人。附近没有魔法的气息,就算卡妙还有帮手,米罗也不觉得他们会是自己的对手,但卡妙先是打乱了他的计划,又自说自话地把他带到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这让他不由得警惕起来。即使没有按时完成任务,他也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回家,而不是跟着一个陌生人四处瞎逛,他不想让公会的同伴们担心。

卡妙面无表情地承受着米罗敌意的目光,然后叹了口气:“我是警方的卧底,证件在楼上,想看的话就进来吧。”

米罗想了想,跟上了卡妙的脚步。这是间比样板房勉强好一些的屋子,只有卧室、厨房和洗手间,除了一些必需品外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

“这里只是一个临时的据点,不是我的家。”看到米罗难以置信地环视着四周,卡妙及时地解释道,顺手打开了暖气,“这是我的证件,怎么样,相信了么?”米罗点点头。“很好,那么能不能请你回答我,你当时在会场做什么呢,米罗先生?”

“当然是去参加宴会了。”米罗自然地说出了提前编好的台词。

卡妙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那换一种问法,你为什么要去参加宴会?”

“我收到……”

“我们早就搞到了此次宴会所有出席者的名单,上面并没有你的名字,而且你也不是这家公司任何一个人的亲友。”卡妙打断了他并不高明的谎言。米罗有些懊恼,他根本没有想到会在那里遇上其他人执行任务,偏偏还是警方。

“你们调查得真细致,如果整个机关都能拿出这样的办事态度俄罗斯人民的生活状况一定能大幅改善。”

“过奖。”对于米罗的嘲讽卡妙没有半点不快,而是继续不依不饶地追问下去,“可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米罗先生。”

米罗没有立即回答,他低着头快速思考对策,普通的谎言会被卡妙立即识破,虽然不是不可以用暴力的手段解决,可那样势必会给公会惹上麻烦。

一定要想一个最真实的借口,才能骗过他。

“你怎么了?”低头不语的米罗让卡妙有些疑惑。

“我……在找一个人……”这并不是谎言。米罗觉得自己完美地利用了刚才的沉默,唯一意外的是他居然能立即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迷茫而又痛苦。

卡妙也感受到了他的情绪,“是很重要的人?”他仔细地观察着米罗的表情。

“对,很重要。”

“我明白了,那我不问了。”

米罗惊讶地抬起头,这么简单就骗过了?

卡妙只是笑笑:“抱歉,似乎让你想起伤心事了。我去找点吃的,今晚就住在这里吧。”说完便向厨房走去。

米罗慢慢地走到窗前,看到镜子一样的玻璃上只有他茫然无措的脸。

怪不得卡妙那么轻易就相信了。

猫头鹰跳下了他的肩膀,一把拉拢了窗帘。

过了一会儿卡妙重新回到了卧室,左手端着一大盘面包,右手拿着两瓶伏特加:“一起吃吧,我不觉得宴会上那些东西能填饱肚子。”米罗和他一起坐在地上,撕下一小片面包,“真难吃……”他用母语小声抱怨了一句,猫头鹰探出脑袋好奇地咬了一口,不太好看的表情表明它也十分认同主人的看法。

“你和你的宠物感情真好。”卡妙说道,“要来点伏特加么?”

“不要。”

“真的不要?这可是男人的象征!”卡妙豪放地就着酒瓶往嘴里灌。

米罗头都不抬一下,只是闷头咬着面包。

曾经有人摸着他的卷发,微笑着告诉过他,勇于主动承担属于自己的责任,才是一个男人应有的品质。

去他的伏特加。

“你不高兴了?”米罗爱理不理的态度让卡妙有些担心自己刚才的问话无意间伤到了他。

“没有。”米罗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警官?”

“叫我卡妙就行,你想问什么?”

半瓶酒下肚依然脸不变色的卡妙让米罗产生了一丝莫名的敬意,“你为什么要把我带走?”

“因为你看上去很可疑,把你留在会场我不放心,虽然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放心,明天不管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谢谢。”米罗发誓他再也不想坐卡妙的车了。“请问我该睡哪儿?我困了。”

卡妙收起几乎被他一个人吃空的盘子,“睡床上吧,你是客人,我打地铺就行。”

米罗不客气地爬上床抖开被子仰面躺下,一整天折腾下来他真的有些累了,而且刚才卡妙的询问残忍地把他并不是很想面对的一些回忆挖了出来扔在他的面前,挥之不去,他觉得只有睡一觉才能彻底恢复过来。倒是他的猫头鹰谨慎地守在床沿,视线一直追随着走来走去准备地铺的卡妙。卡妙被它盯得有些不自在,总觉得自己与其说是惹得米罗,还不如说是惹得它不开心了。

“明天还是我送你吧。”被塞了好几次闭门羹的卡妙还没有打算放弃。

“不用。”米罗有些不耐烦,“俄罗斯的警官都像你这么热心么?卡妙,你对我好像特别感兴趣?我不觉得宴会上的那些搭讪都是认为我可疑才进行的必要的调查,而且刚才在车上你也一直在偷偷地看我,如果你对我有怀疑,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观察我。”

“没错,我是对你很有兴趣,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你。”

米罗惊讶地转过头,看到卡妙正嘴角带笑地看着他,并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离我的小米罗远一点!”还没等米罗搞清楚卡妙的意思,他的猫头鹰就喊着只有他们才听得懂的话朝着卡妙俯冲过去,张开翅膀用力地拍在他的脸上。

“喂,给我回来!”米罗赶紧把它抓回来,他可不希望他重要的宠物第二天因为袭警而被带走。猫头鹰虽然被主人强行抱了回去,却依然怒视着猝不及防被扇了一巴掌的卡妙,让倒霉的受害者几乎可以确定,这只飞禽非常讨厌他。

米罗转过身背对着卡妙,“我爱着一个人……”

可他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两年了,他以为自己已经能够坦然面对这个无法改变的现实,但在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他依然能感觉到强烈的感情正抑制不住地涌向眼眶,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承受后半句的重量。

猫头鹰扑腾着翅膀跳到了他的肩上,然后熟门熟路地钻到了被子里。

卡妙撑着头看着米罗寂寞的背影,直到手腕都僵住了,也一直没有等到下文。他自嘲地耸耸肩,翻身躺下。

评论(9)
热度(18)
  1.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