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片段1

就是之前在群里说过的画风突变老妙题材(虽然人家只是打了一瓶酱油)。

前情大概是去执行任务的魔法师米罗在宴会厅遇到了看起来很贵族的卧底卡妙,结果米罗还没来得及动手卡妙画风突变打死了他的目标(和米罗的任务无关的人),顺手带走了一脸懵逼的米罗。

还是草稿状态,有时间会写完整的。

官方发糖了那就不删了留着吧作为我鸡血的纪念。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米罗皱着眉头打量着一旁坐在驾驶座上的卡妙,依然无法把他和初见时那个优雅绅士的形象重叠到一起。他一手捏着伏特加酒瓶,嘴里一边嚼着面包一边略微跑调地唱着《喀秋莎》,带着奇怪的小舌音,似乎因为任务的完成而异常兴奋。他单脚把油门踩到最大,偶尔腾出手扶一下方向盘。吉普车在雪地里狂飙突进,后座上一堆重型武器随着颠簸相互碰撞,发出仿佛随时要走火的声音。米罗把猫头鹰圈在怀里紧紧抓住扶手,总觉得比起刚才险象环生的宴会厅,似乎现在的处境更加恐怖。在看到卡妙举起酒瓶打算往嘴里送时,他终于忍无可忍地一把夺过,然后从窗口扔了出去:“你想死别拉着我陪葬!”

踩着油门的脚终于松了下来,卡妙看着怒火中烧的米罗,这才意识到似乎自己的习惯吓到了他的新朋友。

“抱歉,米罗,很抱歉……”

车子终于正常了下来。

 

(单箭头情节跳过)


米罗转过身背对着卡妙,“我爱着一个人……”

可他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两年了,他以为自己已经能够坦然面对这个无法改变的现实,但在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他依然能感觉到强烈的感情正抑制不住地涌向眼眶,让他根本没有办法说出后半句。

猫头鹰扑腾着翅膀跳到了他的肩上,然后熟门熟路地钻到了他的被子里。

卡妙撑着头看着米罗寂寞的背影,直到手腕都僵住了,也一直没有等到下文。他自嘲地耸耸肩,翻身躺下。

 

米罗是被撒加在糖果屋门口捡到的。

父母都只是普通人,他不知为何却是天生的魔法师。没有人意识到他惊人的天赋,只知道他略一激动就会造成巨大的破坏,他是别人眼中的怪物。

终于有一天,3岁的他第一次他跟随父母来到人流涌动的集市,被糖果屋橱窗里花花绿绿的包装吸引而停下脚步,而当他回过头时,身后再也看不到父母的身影。

他被狠心地抛弃了。

他不是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一天,魔法师的智力成长远超常人,在他们罕见地主动提出要带他去集市的时候他就有了很不好的预感,但他不愿往坏处想,他安慰自己这是因为他们不再讨厌他了。

可事实是只剩他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在糖果屋的门口,看着其他的孩子们牵着大人的手快乐地跑来跑去。他低头看向地面,像个没人要的小猫。

直到一个人在他面前停下脚步。

他红着眼睛抬起头,撞上了撒加惊讶的视线。

撒加是来集市采购过节用的零食的,他所在的魔法师公会最近又多了不少小孩子,简直把年事已高的史昂会长忙得焦头烂额,只得打发其中年龄最大的撒加出来跑腿。他在很远的地方就感觉到有强烈的魔力正不加控制地释放出来,虽然史昂万般叮嘱不要招惹麻烦,可担心会发生意外的撒加还是硬着头皮向魔力释放的中心走去。

他没有发现任何危险,只有一个小孩子坐在那里,伤心地看着他。

“你怎么了?”

“爸爸妈妈不要我了。”

撒加一开始惊讶的是这么一个小不点居然就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但在看到他明明已经红着眼眶却努力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的样子时,他的心一下子软了。

他想到了同样曾被抛弃的自己。

他蹲下身,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小家伙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等他哭够了,撒加才松开手臂,小心翼翼地擦掉他满脸的泪水,郑重地伸出手:“愿意跟我走吗?”

“去哪儿?”他用浓重的鼻音带着哭腔问道。

“一个属于你的地方……属于魔法师们的家。”

当时的他还不知道魔法师为何物,他只知道撒加的怀抱那么温暖,他愿意跟他走——反正没有什么会比现在更糟糕了。

他慢慢地把僵硬而颤抖的小手放在了撒加稍大的掌心,然后被牢牢地握住。

他的人生从此彻底改变。

那天,撒加忘记了他该买的东西,却得到了远比糖果贵重无数倍的珍宝。

撒加将他带到了公会,已经没有空余时间的史昂索性喊着“谁捡来的谁负责”,把他丢给了撒加。

11岁的撒加在他眼里俨然是个大人了,他给了他曾经只在梦中才敢想象的一切,他教会了他读书写字、如何使用自己的天赋、如何与别人相处,还给了他新的名字——米罗。他告诉他不要再去想那些难过的回忆,从今以后米罗会和所有他爱的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他照做了,他将遇到撒加之前的事几乎尽数遗忘,他甚至不记得自己原来叫什么。他把17年来的每一天都深深地记在脑海中。

但最终这些快乐的回忆却反过来带给他成倍的伤害。

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撒加和艾俄洛斯一起去执行一个危险的任务,出门前撒加一如既往温柔地吻了他,说一定会在他20岁生日那天赶回来,他有惊喜要给他。

可撒加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食言了。他们没能在计划的时间内返回,米罗只觉得内心一阵阵慌乱,强烈的不安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直到第二天,艾俄洛斯才拖着重伤的身躯回到了公会,只有他一个人。

撒加没能回来。

20岁的第一天,米罗失去了他最爱的人。

米罗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他和撒加之间的关系,他和公会里每个人都很好,但只有撒加是特别的,也许只是因为当年是他捡到了他。米罗对撒加的依赖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减反增,他在各个意义上都强烈地爱着他;撒加对他的感情也在朝夕相处中变了味,当在成人仪式上第一次喝了酒而醉醺醺的米罗扑到他身上冲动地吻了他时,他再也没办法强迫自己去认为他只是他的弟弟而已了。他们是亲人,也是情人,是前后辈,也是战友,好像任何一个词汇都无法完整地概括他们之间的感情。米罗认为他们都是对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现在,他一半的灵魂也随着撒加永远的离开而死亡了。

整整半年,他像发了疯一样地接任务,不肯长时间留在公会或是家中。他无法忍受所有人都在而独缺一人的现实,也不愿接受别人同情和安慰的目光,他努力地说服自己撒加一定还活着,他只是失踪了,他一定能找到他。

直到半年后一只漂亮的猫头鹰砸碎了家里的玻璃窗飞了进来,一声不响地看着他。

正在打扫的米罗只是瞥了它一眼,然后移开视线,没有理它。

“米罗?”猫头鹰居然说话了,他这才抬起头和它四目相对,算是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我是撒加要送给你的宠物!”

熟悉的名字让他一下子激动地跳了起来,他想起了撒加说过要给他的惊喜。他扔掉手里的东西一把抱过猫头鹰:“撒加呢?他在哪里?告诉我他在那里?”

猫头鹰歪着头:“我也不知道。”

失望和痛苦重新回到了他苍白的脸上,米罗松开手,绝望地坐在地上。

猫头鹰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突然猛地跳到了他的头上啄着他的头发:“清醒一点吧!撒加已经不在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觉得他会高兴吗!”

“放开我!”米罗毫无形象地和它扭打在一起,房间里一时羽毛纷飞,直到双方都无力再战才重新恢复安静。

“他一直悄悄地把我养在树林里。”猫头鹰打破了沉默,米罗抬起头看着他迟到了半年的生日礼物,眼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敌意。

“他说你一直想和魔法故事的主角一样有一只威风凛凛的猫头鹰。”

“他说你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

“你是他唯一的弱点。”

“即使你已经长大,也永远都是他的小米罗。”

“他说你是他生命的全部。”

猫头鹰忧伤而又温柔地看着他,似曾相识的眼神让他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是撒加正注视着他。

视线逐渐模糊,热流涌入鼻腔,双唇开始颤抖。他把猫头鹰紧紧地抱在怀里,压抑了半年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他重新恢复到了原本正常的生活,但所有人都发现了他的变化,他的笑容不再无忧无虑,他比以前更冷静,他揽过了指导新人的工作。他越来越像撒加。

只有米罗知道自己并没有变,因为撒加本就在他身上留下了太深的痕迹。失去了他的庇护意味着他必须独立,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他才能感觉到撒加其实从未离开。

 

米罗抱着猫头鹰从睡梦中醒来,看了眼手表,很准时的5点。周围还是一片黑暗,身后的卡妙还在呼呼大睡,他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然而一想到那天在宴会大厅里对方粗暴地破坏了他原本的计划——不论是否事出有因——他就觉得有些火大,于是他轻手轻脚地擅自瓜分了一些必需品,然后迅速离开。

评论(7)
热度(16)
  1.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