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隆米/撒米】时间牢笼-In the Name of Love- (Extra Story)

Amnesia原作中关键的角色小精灵Orion被我删掉了,于是写个有精灵的小番外。

都叫Orion了那必须是那个人(手动滑稽

Cotillion字体如下所示。


 

Extra Story

 

米罗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夹杂着温带海洋性气候的潮湿。后脑勺隐隐有些作痛,他用力闭了下眼睛转过头,看到撒加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趴在他床边睡着了。

“撒加?”他小声呼唤着恋人的名字。撒加动了动,然后缓缓抬起头,揉了揉眼睛,一副美梦被打扰的迷糊样子。即使是米罗都很少见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醒了?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么?”清醒过来的撒加很快恢复到了以往的温柔。

“没事,除了头还有点疼。”

撒加轻轻地握了一下他的手:“我去叫医生。”米罗微笑着目送他离开病房,然后才猛地发现,自己床边居然还坐着一个人,那人留着银白色的短发,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米罗确信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难道是撒加的朋友?不会,他们都没有把自己的私事告诉过别人,那总不见得是……其他病房跑出来的病人?两人四目相对沉默了半天,米罗终于忍受不住这怪异的氛围,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

那个人依然面无表情,但米罗明显感受到他周身的气压似乎更低了一些,过了好久,他才冷冰冰地回答:“我是精灵里格尔。”

“啊?”米罗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挺滑稽的,不过他也确信了这人绝对是某个科室跑出来的病人。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精神病人?”

“没……没有……”米罗赶紧摇头,就怕激怒对方。这时,撒加和医生走了进来给他做检查,而他们好像都完全没看到里格尔似的。“撒加……”米罗难以置信地开口,“你没……”

“别问了,”里格尔略显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还不相信吗?只有你能看到我。”

“怎么了?”撒加询问地看着他,米罗崩溃地转过脸,欲哭无泪:“我要回家!!!”

 

虽然如愿坐上了回家的车,但米罗的心情没有半点好转,因为后座上,里格尔正一脸好奇地东张西望:“你们挺有钱的啊,这车什么牌子的?”米罗对着后视镜翻了他一个白眼,没有吭声,里格尔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啊,我忘记了你现在不方便说话。没什么,你自便,不用在意我。”

米罗真的很想到后面把这个可恶的精灵暴打一顿。

两年前,米罗跟随撒加一同来到伦敦,并顺利转学至英国排名第一的经济学院。虽然学校和公司都位于市中心,不过为了避免自己成为别人谈论的话题,他们还是选择在稍远一些的地方租了房子,平时出行都由撒加开车接送。但这段本应十分浪漫的车程却因为多了一个电灯泡而显得尤为诡异,米罗眼睁睁地看着他跟随他们一起到家,进门,而撒加还毫不知情,一如既往地做着一些亲密的小动作,不远处的里格尔时不时露出揶揄的表情,让他十分火大。终于,当撒加去厨房准备晚餐时,他终于找到机会问个清楚:“喂,你能不能别再一副欠揍的样子了?你到底是谁?”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么,我是精灵里格尔。”

米罗眯起眼睛嫌弃地打量着眼前这个高大的成年男精灵,不耐烦的态度、嘲弄的神情,跟日耳曼神话中所说的高贵、优雅、友好简直没有半点沾边。“然后呢?你怎么会跑到我这里来?”

果不其然,里格尔又是一副不爽的样子:“还不都是你,我本来设计好是撞晕我的女神然后出现在她的灵魂里,结果你半路杀出来,说得好听点叫英雄救美,说得难听点叫多管闲事。”

米罗这才把前因后果连起来。星期五下午他离开图书馆的时候恰好遇到学妹响子,两人边走边聊了几句,不料旋转门突然失控,匆忙中他一把将响子推了出去,自己的后脑勺却和玻璃门结结实实地来了一记亲密接触。

“你有没有常识!就不能用更安全的方法么!会出人命的!”大为恼火的米罗忍不住拔高了声音,厨房里,撒加探出头问道:“你在跟我说话?”

“没,没有,你听错了。”把撒加糊弄过去后,他压低了声音了继续问:“行,你这个荒谬的设计我就不多说什么了,那你要怎么样才能走?我可不想到哪里都看到有个人阴魂不散地跟在我身后。”

“哼,你以为我没事喜欢看着两个同性恋大男人搂搂抱抱么?”

“我不是同性恋!”

“你是不是关我什么事。总之,只要帮我实现一个愿望就可以了,到时候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

“什么愿望?”

“就是……”

“米罗,吃饭了,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什么?”眼见撒加已经将盘子端上桌,米罗也没法再问,他恶狠狠地瞪了里格尔一眼,然后坐到桌边,故意吃得特别香,果然,里格尔咬着嘴唇,眼里像是要喷火:“米罗你这个混蛋……”

狼吞虎咽的样子把撒加也有些吓到了:“很饿吗?慢点吃。”

“没有,只是觉得你今天做得特别好吃。”说着伸出手,毫不避嫌地拿过撒加的勺子,在对方的汤碗里舀了满满一勺送到自己嘴里,幸福地一笑,余光却得意地飘向了一旁的里格尔,对他红一阵白一阵偶尔还发青的脸色甚是满意。

不过他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深夜,当他躺在床上沉醉在美梦中时,迷迷糊糊地感到有什么东西正磨蹭着他的嘴唇,那是他熟悉的味道。米罗半梦半醒地搂着撒加的脖子,张开嘴和他吻在一起,情不自禁的呻吟立即点燃了两人的欲火,撒加的手探入他的衣内,在他的身上游走。米罗微微睁开眼,想要看清恋人的脸,然而视线范围内赫然出现了第三个人。里格尔抱着膝盖一言不发地坐在床头柜上,冷冷地看着一旁不可描述的戏码,银白色的脑袋在黑灯瞎火里异常显眼。米罗瞪大眼睛,瞬间清醒过来,猛地把撒加推开,沉重的呼吸和疯狂的心跳在黑暗中清晰可闻。

“怎么了?”撒加有些不解。

“那个……今天不行……不对,这几天都不行,马上要毕业答辩了,我要好好准备一下……啊,我去检查一下明天给导师的终稿还有没有问题,你先睡吧,不用等我。”说完立即翻身下床,逃一般地溜到了书房。

“喂,你害羞什么?不用在意我的。”里格尔故意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是变态吗,干嘛还要跟我到卧室!快说,要我帮你做什么?然后赶紧给我滚蛋!”

里格尔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一沓信封,交给米罗:“喏,把这个给我女神。”

“响子就响子,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什么女神。”

“我不指望你这种人能理解正常男性的想法。”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同性恋,还有你这种不正常的想法我根本不想理解。”米罗接过信封瞥了一眼,顿时后背发麻:一共十个浅粉色的信封,每个都塞得满满当当,封口处贴着桃色的红心,信封上用漂亮的Cotillion字体写着“致响子”。太肉麻了,米罗只觉得全身一阵阵鸡皮疙瘩,他抬头同情地看着里格尔:“先不说我是不是正常,但是你肯定不正常。”

“你……”

“好了好了,”在嘴仗中占得上风的米罗果断地终止了这个无聊的话题,扬了扬手中的信封,“就这么简单?”

里格尔鄙视地看着他:“看来你毫不清楚周围人对你的看法。一点都不简单,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第二天早晨,米罗整理着自己的背包,趁撒加不注意把厚厚的信封一同塞进去。“好了么?”已经穿着完毕的撒加在门口等他。“来了。”米罗仔细地拉上包拉链,换上运动鞋走出家门,里格尔一如既往跟在他身后。

“你刚才在往包里塞什么东西?”

眼睛好尖!米罗心虚地回答:“没什么,新发的资料而已。”

资料?什么资料会是粉红色的?撒加心中虽然疑惑,不过并没有追问下去,毕竟他相信如果是重要的事米罗一定会主动告诉他的。

米罗在学院通知栏找到响子班级的课程表后,提前十几分钟来到教室外准备等她下课,里格尔则扒在玻璃窗前憧憬地望着他的女神。

“喂,你的表情能不能正常点?”米罗实在忍不住了,虽然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但也正因如此,他才更受不了看着一个大男人明目张胆地在神圣的学习之地发花痴。

“你管我那么多,”里格尔头也不回地答道,“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成为众人目光焦点的感觉很不错吧?”

米罗这才注意到,一些没课或是早下课的女生经过走廊时都略显惊讶地看着他,有些甚至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米罗不解:“她们为什么要看我?”

“你自己听吧。”里格尔不知用了什么魔法,女生们的声音立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那不是米罗吗?他在等人?”

“奇怪,他平时不都是教学楼图书馆两点一线,下了课就往外跑的么?”

“我记得那个教室里是那个日本女孩子的班级在上课,前几天他不是还救了她吗?难道说……”

“有可能!”

“……”

对女生们没有任何兴趣的米罗当然不知道自己从进校第一天开始就成了她们谈论的中心,来自南欧的大帅哥,成绩接近全满分的转校生,而且似乎没有女朋友,怎么可能不吸引她们的注意力。

里格尔假惺惺地感叹道:“唉,要是让她们知道你喜欢的是一个男人,那她们该有多伤心……喂喂你去哪里?”

米罗回头,阴险地笑了一下:“你已经成功地激怒了我,我决定今天不送了。”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心眼!”

不过意外还是在这天晚上发生了。当米罗从包里拿出论文,打算让撒加帮忙最后检查一下时,一不小心把里格尔的情书也带了出来。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撒加怀疑地看着他。

“没……没什么……”米罗迅速把东西藏到身后。

“米罗!”

几乎从来不对他发火的撒加突然严肃起来,让他有些害怕,他只好老老实实地交了出来,眼见撒加看到信封后眉头紧锁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赶紧解释道:“一个……呃……朋友,让我帮忙转交的情书……”

“谁是你朋友了?”里格尔不动声色地反驳道。

撒加不满地看着米罗:“都快要论文答辩了,你不好好准备,还去管别人的闲事干什么?”

里格尔对这番言论十分愤怒:“什么闲事,这是我的终身大事!”

有苦说不出的米罗只好继续胡扯:“呃……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进校以来帮了我不少忙……所以……”

“行了,那你就早点给掉吧,以后别偷偷摸摸的。”撒加没有再追问下去,米罗不禁松了一口气。

 

米罗毫无方向地在学校里乱转。“你就不能用低调一点的信封么?这让我怎么交出去?学校里到处都是人,肯定会被人误解的!”

“低调?这只是普通的信封而已,追女孩子不都是这样的么?算了,跟你这个同性恋说了你也不懂。”

“我最后再说一遍我不是同性恋!我只是喜欢撒加而已!你没看见他昨天生气了么?你简直害死我了!”烦躁的米罗忍不住拿信封当扇子扇了起来,气得里格尔直跳脚。

“米罗学长!”一个欢快的女声远远传来,吓得他赶紧把手里的东西藏好。

“翔子?今天怎么没和你姐姐一起?”米罗随口问道。

“姐姐去地铁站了,她今天约了其他学校的朋友一起出去玩。”

“地铁站?哪个地铁站?”米罗赶紧问道,如果是校外的话,就不用担心被熟人看到了。

“就是离学校最近的那个。怎么了?”

“我有个很急的报告要给你姐姐,我先走了,谢谢,翔子!”说完,他立刻跑出了学校。十分幸运,地铁口只有响子一个人,她的朋友们还没有出现。米罗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嗨!”

“米罗学长?”漂亮的东方女孩有些意外,“真巧,难得看到你坐地铁。”

“不是,我有东西……不对,是我一个朋友有东西托我转交给你。”他边说边将这沓厚厚的犹如千斤重担的信封如释重负地交了出去。

“这是……”响子也被封面上刺眼的桃心和花体字给吓到了。

“你别误会,不是我写的,是我那个朋友,不信你可以拆开看看。”

“米罗!”刚刚还在为自己的心意终于传达出去而高兴的里格尔瞬间暴怒,“你出的什么馊主意!”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响子居然真的当街就拆开了,看了几行字之后忍不住掩嘴而笑,脸颊上微微泛起了红霞。

“难怪我昨天听人说学长你在我们教室门口等了半天。”她将东西小心翼翼地收好,神色也恢复正常,“其实你可以直接给我的啊,反正也不是你写的,不怕别人乱说。”

米罗摇摇头:“不,我不想让别人误会,就算撒……我喜欢的那个人听不到这些流言,我还是会觉得很奇怪。”

“原来米罗学长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啊,怪不得那么多女生向你示好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响子恍然大悟,随即会心一笑,“放心吧,学长,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

终于完成任务的米罗轻松地笑了,两人挥手道别,他轻快地向学校走去。里格尔跟在他身后,一脸幸福地自言自语:“不知道我的心意有没有好好地传递给我的女神。”

米罗猛地停下脚步,转过头凶狠地看着他:“任务我也完成了,所以你可以走了吗!!!”

评论(6)
热度(52)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