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隆米/撒米】时间牢笼-In the Name of Love- (Part 5/END)

平坑!

这段设定的是米罗和小黑记得三个平行世界的事,而在回到原本的世界之后撒加从小黑的记忆中知道了所有的前因后果,包括自己遇到女神和小黑追杀米罗。

现在倒回去看看part 1真的是用力过猛……

 

Part 5

 

当米罗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艾欧利亚家的沙发上。客厅一角的圣诞树上,彩色的小灯闪闪发光;茶几上的果盘中堆满了各种口味的巧克力;电视里,购物广告的主持人正激动地向他推销着新款的高级电磁炉……他全都想起来了,寒假的第一天他被艾俄洛斯接回了家,今天是圣诞夜……

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他点开收件箱:“你知道我在什么地方等你。”

是他,米罗的脸色阴了下来。此时,艾欧利亚走进了客厅,一边还毫无形象地啃着新鲜出炉的烤鸡腿:“米罗你睡醒啦?我哥刚做好的,要不要尝尝看?”

“不用了,”他站起身,“我出去一下,撒加在找我。”

“你等等,我陪你一起去!”艾欧利亚匆匆放下手里的盘子,擦了擦手,准备去拿外套。

“喂喂你来干嘛?”米罗故意坏笑了一下,“他是来向我道歉的,你还要见证一下?如果他态度不诚恳就不让我回去?”

“我没跟你开玩笑,”艾欧利亚有些急了,“万一他又要对你动手……”

“放心吧,”他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上次我没防备而已,不然你觉得我会打不过他?我走了!”在艾欧利亚担忧的目光中,他潇洒地挥了挥手推开房门。

耀眼的霓虹灯掩盖了星星的微光,晃得米罗睁不开眼。圣歌依旧高唱,热恋中的情人在槲寄生花环下拥吻,孩子们拉着父母的手撒娇般地指向沿街橱窗中的新款玩具,他突然觉得有些嫉妒。已经是第五个圣诞夜了呢,他自嘲地笑笑。因为撒加的一句话,他被困在了这本应是与亲朋好友团聚的幸福的一个星期里,却始终感受不到真正属于他的快乐。

撒加,你为什么不明白我最想要的是什么。他深呼吸了一下,向约定的地点走去。

那是撒加向他表明心意的地方,是他的噩梦开始的地方,也将是一切画上休止符的地方。

是时候结束了。

 

米罗在桥上貌似悠闲地来回踱着步,心里的戒备却提到了最高等级。大部分还游荡在外的人们渐渐向广场汇集,他周围的人流开始减少。没过多久,他便隐隐感觉到身后传来让人不安的气息,回过头,那个人果然就在不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真没想到你会自己送上门来。”那个人向他走近,用着撒加的声音说着恶魔般的话语,随手撩起了他的长发。米罗迅速一掌拍开,没有回答,只是愤怒地瞪着他。他故意做出失望的表情:“怎么像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一样?你不爱我了?”

米罗握紧了拳头:“你不是撒加,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而你只是一个恶魔!他才不是你这样的人!把他还给我!”

“我怎么不是了?我就是撒加,我们是一个人。是啊,他那么爱你,情愿放弃重新选择的机会,独自背负着所有的痛苦,也舍不得放弃你们那些无聊的回忆,也要让你继续一无所知快乐地活下去;但是我恨你,米罗,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是你毁了我们!那个多管闲事的神给了你逃跑的机会你却不要,那么这一次,我不会再放过你了!”说完,他便一拳向米罗挥去。幸亏米罗有所防备,立即向后退了一大步,拳头才勉勉强强擦过他的脸颊,而他脚下刚刚站稳,又一记重拳冲他飞来。米罗看到周围已经有惊慌的路人打电话报警。虽然大部分的警力都集中在了人流密集的广场,但留给他的时间依然很有限,他必须在巡警赶到之前解决一切。如果可以的话,他自私地希望撒加患有人格分裂的事不要被其他人知道,不然才会真的影响到他的事业。他要把他想说的告诉撒加,他也相信撒加一定能听到,也一定能清醒过来,但在如此疯狂的攻击下,他根本没有开口的机会。那个人根本就是想杀了他,但米罗却顾忌着撒加而不敢下重手。

他们扭打在一起,米罗的脖子被死死地掐住。看着熟悉的脸上狰狞的表情,原本温柔的眼睛渐渐变红,他用力抓住对方的手腕,大声喊着所爱之人的名字:“撒加!!!你这个笨蛋!!!你给我回来啊!!!”

 

迷迷糊糊中,撒加听到了米罗的声音。大概是太过想念他引起的错觉吧,他想,米罗现在一定在什么地方幸福地生活着,忘记了他们之间的一切,那是女神答应他的。但声音越来越清晰,仿佛直达他的灵魂,撒加犹豫地睁开双眼,看到另一个自己正掐着米罗的脖子,而米罗咬着嘴唇望着他,明明是求救的眼神,可看上去像是在生他的气。他伸出手想要拉开那个人,却毫无用处;他想开口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米罗,你为什么要回来?

“撒加!你这个笨蛋!”米罗咬牙切齿地喊道,“你为什么总是这样把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不肯告诉我!为什么要一个人自作主张地决定我们两个人的未来,难道就因为我说过一句你哪里都不许去吗?撒加,你别以为这样做我就会高兴了,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想法!我不是要你牺牲自己的理想来照顾的小孩子!什么能让我永远幸福的地方,你以为我一次次一无所知地来到一个新的世界很快乐吗?我有的只是恐惧!撒加,我不要去抢其他世界的米罗的幸福,我只想要我自己的,那就是你啊!你明明可以亲自给我的,为什么要丢下我,你这个笨蛋!”

他惊讶地看着呼唤着他的爱人,终于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他一直单方面地想要保护米罗,自以为这样就能让他快乐,却从来没有问过他是不是喜欢这样;他想要陪在他身边,可最终却把他推给了别人。

米罗说的没错,撒加,你真的是个笨蛋。

他又一次向着另一个自己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臂,感觉身体的控制权正在回到自己身上:“够了,我不会再让你伤害他了。”

那个人转过头,露出轻蔑的笑:“你还要为了他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吗?没用的,撒加,就算今天你救得了他,你也不可能永远拦得住我!”

“不,我当然可以。是我自己为是的决定才造成了你的出现,这是我的责任,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所以,”撒加坚定地正视着另一个自己,“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了。”

那个人不可思议地看着撒加向他走近,手上掐着米罗的力量一点点减弱,自己逐渐变得透明……最终他们融为一体。

 

脖子上的力道消失了,米罗惊喜地看到面前血红的双眼慢慢恢复到了以往的温柔,满溢而出的歉意化为温热的泪水,落在他的脸上。

“对不起……”撒加一把将他拉起,紧紧地拥入怀中,“对不起……米罗……对不起……”他向着失而复得的恋人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抱歉的话语。

这并不是一个舒服的拥抱,撒加那么用力,米罗觉得肋骨被压得生疼,但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太久,他不想推开。他精疲力尽地躺在撒加的怀抱里,熟悉的温度和味道让他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有杂乱的脚步声向他们靠近,米罗似乎听到了巡警赶来的声音,不过这都不重要,他想,我做到了,我爱的人已经回到了我身边,而且再也不会离开我。

“撒加……”他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安心地闭上眼睛,任自己沉沉睡去。

噩梦终于结束了。

 

米罗是被刺眼的阳光照醒的。光线透过没有合拢的窗帘的缝隙,不偏不倚地照在他的脸上。他想转个身,却发现浑身酸痛。他想起假期第一天不知为何和撒加打了起来,之后一直借宿在艾欧利亚家中,昨天晚上,撒加约他出来道歉,他原谅了他,然后……他一点都不记得了。真是奇怪,他用力闭上眼睛摇了摇头,试图让脑子清醒一下,但关于昨晚后来的记忆却像被强行擦掉了一般,怎么都想不起来。

喉咙也有些难受,他忍不住咳嗽了几下,吵醒了身旁的撒加。

“米罗……怎么了,不舒服么?”

他看着刚睡醒还有些迷糊的撒加,差点笑出声:“喂,你才是没事吧?怎么眼睛都肿了?”

撒加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不知道……昨天晚上我们怎么回来的?”

米罗摇摇头:“我也不记得了。”

然而这个状态……怎么看都是宿醉吧,两人不约而同地在心中想着,以后坚决不能再这样了。

那些痛苦的记忆被干干净净地从他们的脑海中抹掉了。

 

他们并肩走在热闹的街上。米罗的一只手被撒加紧紧握住,塞在大衣的口袋里,让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撒加,你不觉得这个动作让我看上去很别扭吗?”

撒加看了他一会儿,抱歉地笑笑,但手上的力道反而更大了:“我总觉得一松手你就会跑掉,还是放在我口袋里比较安心。”

“喂!你当我是第一次逛圣诞集市的小孩子吗!”米罗埋怨着,嘴角的笑意却完全无法掩盖。

他们走进了一家新开业不久的餐厅,快到中午而早餐都还没吃的两人点了满满一桌子的美食。然而米罗在大饱口福的同时,却发现撒加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他伸出手在撒加面前晃了晃:“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撒加回过神来,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

“真的没事?”

“没事,快点吃吧,这个汤冷了就不好喝了。”撒加一边说着一边催促着他,米罗只好作罢。他知道撒加有多固执,虽然不是不可以强硬地让他说出心事,然而米罗现在并不想破坏这温馨的节日气氛。不过他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太久,过了一会儿,撒加突然握住了他放在桌上的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撒加,到底发生什么了?”

他下定决心般地抬头看向米罗:“有件事我觉得需要和你商量一下。我在节前收到了英国经济研究机构的工作邀请,如果接受的话……今年夏天毕业后就要去英国,可我原本的计划是留校等到你毕业。我在想要不要……”

“你想去对不对?反正辅导员的工作到这学期就结束了,你也没有义务留下。”米罗打断了他的话,他忽然觉得有些难过,父亲也好撒加也好,为什么所有疼爱他的人都要离开他。

“米罗,我不是要丢下你……”

“别说了,”他果断地把手从撒加温暖的掌心抽出来,“这是你的工作机会,不用管我,你自己决定。”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他不想故意装出一副体谅的样子,他知道这么做有些幼稚,他并不是没有料到撒加能拿到各种各样的出国机会,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他们不得不分居两地的事实。

果然一松手就跑掉了……手中的温度渐渐淡去,撒加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无比懊悔提出了这个话题。

 

撒加回到学校,看到米罗宿舍的灯亮着,这让他稍稍放心了一些。不过米罗整整一天都没有来找他,敲门没有反应,电话不接,消息也不回复。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撒加对着笔记本屏幕,把拒信上的草稿全部删掉,接着又打出一行新的草稿。他觉得自己今天有些奇怪,此前面对各种各样诱人的邀请,他总能第一时间干脆地拒绝,然而这一次他却始终犹豫不决,总觉得不论接受也好拒绝也罢,他都想先获得米罗的理解。

耳边突然响起大力拍门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撒加起身开门,只见米罗站在门口,依然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然后推开他熟门熟路地闯进房间,看着屏幕上才起了个头的拒信。

“我问你,你是不是已经不是第一次收到工作邀请了?”

“是的。”

“你是不是把之前的都拒绝了?”

“是的。”

米罗猛地合上了笔记本:“你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你是不是觉得因为我说过你哪里都不许去,所以我就是一个需要你放弃一切来照顾的小孩子?你凭什么一个人自说自话地决定我们两个人的事?撒加,你给我听好了,”他冲上去一把抓住撒加的衣领,“我要转学,我要申请英国的大学,我要和你一起走!”

撒加被这段突如其来的话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但米罗坚定的表情让他不得不相信刚才的并不是幻听。过了很久,他才难以置信地开口:“米罗,你不是说过圣域大学是你最喜欢的学校么?你真的舍得走?”

米罗松开他的衣领,环住了他的脖子,脸上的不满也渐渐散去:“撒加,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么?我最气的不是你想走,而是你一直瞒着我拒绝了那么多的邀请,就算是你也不可能随便什么时候都能获得这么好的工作机会的,谁知道两年后会发生什么。你刚才说的都没错,我舍不得学校,也舍不得同学,但是我更舍不得你,我不要看到你因为顾虑我而自说自话地放弃。你为什么从来没想过问问我愿不愿意和你一起走?考上圣域大学是我的理想,这在我踏进校门的那一天就已经实现了,我现在的愿望是能和你一起看看外面的世界。还是说……”他歪着头笑了笑,“你觉得以我的能力申请不到英国的大学?”

撒加几乎是本能地摇了摇头。

“那不就行了!所以我们的假期从现在开始结束了,你要全权负责我的申请!”

撒加看着微笑的米罗,仿佛觉得有一道光芒驱散了他心中所有的阴影。他紧紧抱住了他的光芒:“当然,我们要一起走,我不会再瞒着你一个人做决定了。”

米罗没有说话,只是靠在撒加的肩膀上,感受着他身上的温暖。

他终于抓住了真正属于他的幸福。

评论(7)
热度(47)
  1. JasmineFa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artscoo海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ArsenLancaster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你们都在HE弄得我好想写个BE⋯⋯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