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撒加与猫与苹果酱(中秋贺礼)

http://weibo.com/1310709633/E8pFg4QYw

这条wb产生的脑洞。

 

撒加与猫与苹果酱

 

米罗变成了一只猫。

当撒加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习惯性地伸出手臂向身边揽去时,意外地扑了个空。

这么说其实并不正确,因为他还是摸到了什么东西的——虽然是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的触感。

异常的状况让撒加瞬间清醒,他立刻坐起身掀开被子,身旁没有米罗熟悉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窝成一团像个垫子一不小心说不定就会被他压扁的猫。

他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眼花。他和米罗没有养猫或者任何动物,因为撒加对动物的毛严重过敏。“阿嚏!”呼吸系统很配合地表达了一下抗议,猫被他吵醒了,转过头一脸不满地瞪着撒加。

喂喂明明是个擅自爬到我床上的不速之客为什么还要用这么嚣张的眼神看着我啊,撒加捏着鼻子伸出手,打算把它丢出去,然而在和这个小东西四目相对之时,他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蓝色的眼睛,金色的长长的卷毛,锋利的眼神,明显的起床气,怎么看怎么像米罗。

“米罗?”他半信半疑地呼唤了一声。

猫愣了一下,然后突然蹿起,朝着撒加扑了过去。

猝不及防的撒加直接仰面从床上摔了下去。

 

8点59分,在上班打卡前的最后一秒,撒加匆匆奔进了办公室。

“早啊,撒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真罕见。”刚在餐厅里给自己弄了一杯咖啡的艾俄洛斯小心翼翼地托着微烫的杯子,友好地向他打招呼。

“早上好,今天睡过头了……”随身携带的背包忽然动了一下,像是在表达抗议。撒加的笑容一僵,跟好友寒暄了几句之后赶紧溜到自己的座位,跟做贼似的。他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自己身旁无人,然后拉开背包,一只毛茸茸的金色脑袋立刻探了出来,小小的三角形的耳朵高高竖起,蓝眼睛冒火一般地瞪着他:“喵……”

撒加赶紧捂住了他的嘴。

时间倒回到之前。在奋力从猫的魔爪和严重的过敏之下逃脱出来的撒加不得不承认了米罗变成了一只猫的事实。然而上班时间并不会因为他的身边出现了异常而体贴地往后推迟。他匆匆洗漱完毕,拿出两片面包放在米罗平时用的盘子上,然后把他抱上餐桌,连早餐都来不及吃就赶紧换好衣服抓起背包向门外冲去。

当他好不容易挤上地铁,打算拿出手机查看天气预报时,却在包里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物体。

“阿嚏!”

“喵~”

米罗挤在一堆文件中,用漂亮的蓝宝石一样的眼睛无辜地望着他,小小的爪子还抓着那两片早餐,弄得周围和身上满是面包屑。

他居然趁他换衣服的间隙钻到了他的包里!

回家也来不及了,撒加只好把米罗带去了公司。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相当失策的主意。虽然米罗一直安静地趴在他的座位下自顾自地品尝着早餐,但撒加过敏的状况没有丝毫的减轻。他的喷嚏声成了整个上午全办公室的工作背景音,他觉得自己的鼻子都快掉下来了。女同事们纷纷送来关切的问候,实习生沙加和穆一个索性戴起了口罩,另一个则在加湿器里不知添加了什么东方的神秘物质,散发出奇特的酸味。终于,午休开始前,经理史昂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撒加不要勉强下午不用来了这几个月真是辛苦你了回去好好休息。

他长舒一口气,悄悄地把明显一脸醋意的米罗塞到包里,然后快速离开公司。

 

一出大门,米罗便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在撒加脚边兴奋地转着圈。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明明平时是个自信稳重的大学生,可在他面前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因为不想饿着米罗,而且同事们搞不好已经把他看成了一个病毒,撒加谢绝了艾俄洛斯的午餐邀请,加上早餐只是胡乱啃了几块扔在办公室里的临近保质期的饼干,他可真的有些饿了。

“走吧,我们回家。”撒加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对米罗说道。

然而米罗死死咬住他的裤腿阻止了他的步伐。“怎么了?”他不解地看向他。米罗没有回答,也没法回答,只是一个劲地把他往反方向拽。在飞速计算了一下身上这套西装的原价修补价和干洗价后,撒加选择了投降。

于是,街上的行人们便有机会目睹一个将近一米九的英俊男人无奈地跟在一只趾高气昂的猫身后的奇特场景。

米罗在一家餐厅门前停下,“喵~”了一声,示意自己想进去。撒加抬头看了眼招牌,情不自禁地微笑了起来。

这里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撒加从高中时代起便混迹在一个社区网站,没事写点影评书评,开始无人问津,几年后居然也变得小有名气。然而两年前突然空降了一个网友,对他的几乎每篇感想都提出了犀利的反对意见。虽然从小便被扣了个少年老成的帽子,但撒加说到底还是个年轻人,面对找上门来的蓄意针对,他毫不客气地予以了反击,两人掐得不亦乐乎。后来当对方提出要当面单挑的时候,向来秉持着虚拟和现实要分开原则的撒加居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最后他们就约在了这里见面。

撒加没有想到这个言辞犀利的网友居然是个只有18岁的学生,更让他震惊的是米罗在看到他之后说的那段话:“你就是撒加吧?我是你同事艾俄洛斯的弟弟的同学,我很喜欢你的文章也很喜欢你我很想认识你但我觉得只是一味顶贴你根本不会注意到我所以我故意写了这些不同的意见只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而已其实你的大部分看法我都很赞同的……”

堂堂18线网红撒加,居然被一个18岁的男孩耍了。

他差点一口气憋过去。

当然,后来的谈话还是在愉快的氛围中进行的。米罗年纪虽小,但知识面却很广,说起话来引经据典侃侃而谈,时不时穿插一些自己独特的见解,明显是博览群书也懂得独立思考的。撒加很久没有和人这么痛快地聊过天了,临走时他们甚至互换了手机号码。然而直到那天晚上,他坐在床上开着笔记本写新一篇影评的时候,才想起一个差点被忽略的重要问题。

什么叫也很喜欢你?

这句暧昧不明的话着实折磨了他好几个星期。后来他实在忍无可忍,旁敲侧击地在网上问米罗是什么意思。

不料对方回答:“就是字面的意思啊,撒加,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想和你在一起,我能搬到你家来么?”

撒加直接从椅子上掉了下去。

不过在认真思考了一个星期后,他最终接受了,因为他发现米罗给他朝九晚五忙忙碌碌无趣到几乎只剩黑白两色的生活染上了明亮的色彩,他喜欢这个可爱的男孩。

“喵~”米罗的叫声将撒加从回忆中唤醒。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但微笑的服务员说出了一句让他完全笑不起来的话:“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不允许带宠物。”

“米罗不是宠物,他是我的……”

周围用餐的人盯着他,看他打算怎么胡扯,因为在他们眼里米罗就是一只宠物而已。

算了,说了他们也不信,撒加摇了摇头,掏出钱包:“一个汉堡、一份蜂蜜吐司、一瓶苹果酱,带走。”

米罗跟在抱着纸袋的撒加身后不高兴地离开了餐厅,临走前不忘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讨厌的服务员和看戏的客人们。

 

一人一猫并排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引来了不少目光。撒加心不在焉地咬着汉堡,心想米罗变成这个样子该怎么办,时不时打几个喷嚏。而当事人倒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异变,在吃掉涂了厚厚一层果酱的吐司后似乎还不满足,爪子不安分地挠着果酱盖子。

“还想要?”

“喵~”

撒加把剩下的食物全部塞进嘴里,然后拧开盖子,食指挑起了一点金黄色的果酱,伸到米罗面前:“吃吧。”

米罗好像很喜欢这个喂食方式,兴致勃勃地舔着他的手指。撒加看着他,温柔地笑了。米罗一直很喜欢这家店自制的苹果酱,因为店离撒加的公司很近,平时都是撒加下班后替他顺手买回来的。然而自从半年前撒加升职当上了主管,工作量陡然剧增,每天连自己的三餐都经常无法保证,买果酱的事自然被他抛到了脑后。

但米罗没有抱怨,只是默默地自己去超市买了工厂大批量生产的替代品。要不是今天变成猫的他硬是把他拽过来,撒加觉得自己大概还想不起来这件事。

看来我真是忽略你太久了。他伸出另一只手,抱歉地爱抚着米罗毛茸茸的小脑袋,仿佛能看到他的男孩不满的表情。

然而指尖传来的疼痛打断了他的幻想。把他手指上的果酱舔得干干净净的米罗见他摸着自己一脸歉意,却没有继续给他果酱,于是生气地咬了他一口。

撒加赶紧又挖了一点,熟悉的甜味和指尖微妙的感觉,让两个人都心满意足。

但米罗吃饱喝足之后并不想回家,而是爬到了撒加的腿上,窝成一团,睡起了午觉。撒加笑了,然后抬头眯起眼睛,看着晴朗的天空,右手一下一下顺着米罗背上的长毛,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温暖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在行人眼里是多么美好的画面。

如果撒加没有不时打几个喷嚏的话。

 

他们在外面玩了整整一个下午,期间撒加赶跑了几只试图接近米罗的母猫,米罗也龇牙咧嘴地吓走了几个想要和撒加搭讪的美女,直到下班高峰前撒加才抱着已经走不动的米罗踏上了回家的地铁。

在分享了一块牛排作为晚餐后,撒加面临了一个难题,那就是米罗的洗澡问题。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给猫洗澡,在思想斗争了很久之后,他决定无视这个问题。然而米罗却在他泡澡的时候,费力地推开门,然后跳到了浴缸里。

撒加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但是看到米罗湿漉漉的长毛乱糟糟地黏在身上,漂亮的眼睛因为进了水而微微泛红使劲眨着,他瞬间心疼了。他拿过毛巾给米罗擦干眼睛,然后像给人洗澡一样在他身上抹上了沐浴露。米罗浑身泡泡的样子让撒加忍不住笑出了声,感觉自己被取笑了的米罗毫不客气地挥起爪子朝着撒加的脸糊了上去。

在费了好大的劲吹干两人过长的毛发之后,撒加久违地早早上床躺下。米罗窝在他身边,小小的爪子搭在他的手心,蓝眼睛注视着他,里面写满了依恋。

“对不起,这段时间忙昏了头,都没怎么陪你说话或者出去玩。”撒加郑重其事地对着猫道歉,他有点想感谢这位把米罗变成猫的神明,如果不是这样,估计到现在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忽略了身边重要的人。“我保证,以后不把工作带回家,我们每天一起吃晚餐,好吗?”

“喵~”米罗高兴地叫了一声,然后朝着撒加探出头。

简直像是在索吻。

虽然有些奇怪,但这毕竟是米罗,撒加低下头,他们越凑越近……

“阿嚏!”

不解风情的呼吸系统毁掉了原本浪漫的场景。米罗恼火地糊了他一巴掌,然后转过身背对着他。

和猫的话……果然还是算了吧。撒加苦笑了一下,然后关掉了床头灯。

“晚安,米罗。”

 

当一夜安眠的撒加清晨早早地自然醒时,欣喜地发现米罗已经恢复了正常,像往常一样把脸埋在他的脖颈间,不过表示生气的撅着的嘴暗示着昨天的离奇经历并不是他在做梦。

见米罗似乎睡得正香,他悄悄地低头,在翘起的唇上落下昨天没有完成的一吻。然后满足地再次闭上眼睛。

他没有看到米罗的嘴角渐渐扬起了一个弧度。

笑得仿佛一只偷腥成功的猫。

 

-End-

评论(4)
热度(77)
  1. cccelianchan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草莓momoko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霜月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哥斯拉特斯拉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5. 洛子伊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6. artscoo海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