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男主养成计划 Chapter 12

你们喜欢的《一生何求》(手动滑稽)

因为回归了片场所以是升级版的戏霸撒vs作死米,一不小心又写high了,字数破6000。拉灯有,不许嫌弃。

下章不速之客加隆从天而降,求脑洞。

 

Chapter 12 银幕上的第一次

 

艾俄洛斯坐在自己宽大的办公桌前一遍遍拨弄着手里的剧本,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是米罗的一家赞助商参与投资的新剧,本来他们就希望能让他参演一个角色,没想到与此同时导演钦点希望米罗来担任男主角,双方简直不谋而合,于是签合同的事宜立刻落到了艾俄洛斯的身上。赞助商要求也好,导演点名也罢,这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然而在看过剧本之后,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米罗说这件事,毕竟本片的某些情节不是任何演员都能接受的。在之前纽约举行的发布会上他本来想试探着问问他的意见,然而酝酿了许久的台词刚起了个头还没进入正题,米罗就一脸恳求的表情说想要推掉剩下的无聊活动去陪撒加过生日。郁闷的艾俄洛斯想了想决定暂时把这事按下不表,先批了这小子的假,就当卖一个人情,这样日后商量起来也好多一分底气——虽然他认为这分底气在两人份的怒气面前是微不足道的。

敲门声响起,看起来心情很好的米罗推门而入:“有新戏了?”

艾俄洛斯尽量保持了平静的表情,然后递过剧本:“对,是你的赞助商投资的,导演也钦点了你演男主角。”

导演钦点的男主角?米罗心里有些得意,最近他出演的作品水准明显提高,角色戏份也越来越重,这次居然都能获得导演的点名了,真是好事连连,回去之后一定要在撒加面前炫耀一番,然后让他弄个露天烧烤庆祝一下。

然而他翻开剧本之后,笑容就僵在了脸上,随着他继续看下去,嘴角也不自觉地抽动了几下。果然如此啊,艾俄洛斯在心里悲叹了一下,开始酝酿起该怎么劝他。

“我不演。”米罗坐在沙发上,毫不畏惧地直面经纪人摆出的标志性的正义目光。

“米罗,你不要得寸……”

“反正我不演。”

艾俄洛斯揉着太阳穴,心想这小子果然是跟撒加在一起久了,连他那霸道的气场都一并传染上了,要是以前米罗怎么可能用这种态度和他说话!他默默地在纸上画了个圈以示对撒加带坏自家艺人的诅咒。“那你总得给我一个不演的理由啊……”

米罗一下子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不满地俯视自己的经纪人,一脸“你明知故问”的表情。“我绝对不会去演床戏的!”

“米罗,请拿出你的职业素养好么,我上次已经给你放了假,你还想怎么……”

“我拒绝。而且……”真·总裁认真起来果然不好唬弄,米罗开始搜肠刮肚寻找其他的理由,“我不想和别的男演员一起拍,撒加也会生气的。”

啊,果然把撒加搬出来了,艾俄洛斯腹诽了起来,可恶的影帝,你知不知道自己片酬现在有多高一般的剧组哪里请得动你要是能请你来跟他演滚床单我看这小子还能有什么借口……等一下!他忽然想到了绝妙的解决办法,“你信不信我现在放出消息说你在考虑这个角色,明天撒加那儿就会发新闻‘挑战自我 影帝加盟《一生何求》’?”

“啊?”这个情节发展不在米罗的预期之中,“撒加会想演这种角色?”

“他为了你连烂片都敢接,这又算什么?原著可是不知看哭了多少女孩子的精品呢。”

米罗想了想,决定抛出杀手锏:“不用你放消息,我亲自去问他。要是撒加不准我演怎么办?”

“要是他不同意,我就帮你推掉这个角色!”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艾俄洛斯默默地在心里比了一个V字,等米罗离开之后,他立刻拨通了撒加的电话:“喂,撒加么?我是艾俄洛斯。米罗要接一部新戏,有些情节可能不方便跟你讲,但我觉得还是提前和你说一下比较好……”

 

米罗坐在自家客厅里,思考着万一明天艾俄洛斯反悔了继续逼着他演,那该再找什么借口拒绝。是不是该问问撒加?他对付艾俄洛斯肯定很有心得。

而就像有心电感应一样,撒加回来了。不过还没等米罗起身迎接,他就径直走了过来,两手猛地撑在沙发靠背上,把米罗圈在两臂之间。

“你要接安吉尔那个角色?”

多嘴的艾俄洛斯!不是说了我亲自告诉他的吗!“你别听艾俄洛斯乱说,我不会接的。”

米罗不安地看着面无表情的撒加,决定如果他真的不高兴了就把所有的锅都甩到艾俄洛斯头上去。留在办公室自愿加班的总裁大人突然打了个喷嚏:“谁在背后骂我?”

不料撒加却笑了,“米罗,接吧。”

“什么?”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说,安吉尔的角色,你接吧。”

米罗不解:“为什么?你不生气?还有,最主要的是我不想拍床戏!”

“为什么要生气?我打算去试镜伦德,修罗已经去联系了,我真想要的角色,你觉得有人抢得过?”

米罗有些头晕,“等等!你什么时候对这种落魄画家的角色感兴趣了?”

撒加耸耸肩:“影帝也是要挑战自我的。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只能和别人一起拍了。”

“不行!”米罗想也不想脱口而出,结果忽然发现自己想拉拢的撒加好像站到了艾俄洛斯一边,还一起给他下了个套!

“至于第二个问题……”撒加坐到米罗身边,轻吻着他的脸颊,搂在腰间的手开始不安分地下探,“这跟吻戏一样,习惯了就好了,你还太没经验了。”

喂喂说的你好像很有经验一样!米罗略微推开撒加,“你到底拍过多少次?”

“我拍过什么你不是都看过么,没几次,但总比你多。”撒加把米罗压倒在沙发上,不怀好意地凝视着他,“我们先来预演一下吧!”然后深深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等……等一下……”满脸通红的米罗好不容易扭过头,撒加的吻又落在了他的脖子上,留下一串淡红色的印记,“这里是客厅,而且窗帘还没拉!”

兴致被打断的撒加不满地抬起头,天色渐暗,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像镜子一样倒映着屋里的一切。好像影响的确不太好,他伸手从茶几下面摸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对着窗按了一下,窗帘缓缓地自动拉上了。

“你居然装的自动窗帘?!”倒霉的米罗觉得自己大概是逃不掉了,虽然他很喜欢在软软的沙发上午睡,但这并不代表他能接受在这里做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你才发现么?能不能多关心一下家里的情况……”撒加俯身,继续他们未完的预演。

 

严格说来,这是米罗第一次和撒加共同出演剧情片的男主角,可以说,整部电影几乎是靠两人的对手戏撑起来的。也正因如此,米罗终于近距离感受到了“剧情片之王”撒加真正的厉害之处。他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撒加是一个失意画家那会是种什么感觉——或者说,只要一想到这件事他就会立刻笑场,因为现实生活中的撒加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即使在他以往饰演的角色中也从来没有过这种类型的,反差实在太大了。然而一进入片场,米罗仿佛看到剧本中那个自尊心受尽了打击而把情绪发泄到最爱的人身上的不得志男人就站在自己面前。

比如现在,他们正在拍摄圣诞夜的那场戏。撒加颓然地坐在地上,两眼放空,自言自语:“你能喝酒了吗?……让我想想,你今年18、19……19岁了,上个月过的生日……早就可以喝酒了,早就可以了,你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人照顾了……”

米罗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被他的演技震撼到无话可说,然后猛地回过神来想起接下来应该是轮到自己了。按照剧本的要求,他揪住撒加的衣领,把他拉起来狠狠地抵在墙上,脸上交织着痛苦和失望的神情,眼睛里闪着激动的泪光。

“……”

气氛正好,所有人都期待着撒加能激起米罗怎样的反应,然而片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呃……”他最终挫败地垂下头,“……对不起,我忘词了……”

“噗!”撒加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已经不是米罗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了,明显是因为过于激动导致脑子里一片空白。

米罗郁闷地坐回椅子上,擦掉眼泪,瞪了笑个不停的撒加一眼:“有什么好笑的!”

看到他的眼睛一时半会儿还要继续红下去的样子,撒加索性也扶起倒在地上的椅子坐到他身边:“是不是看我看呆了?合作了那么多次,怎么就没发现你拍戏的时候也这么可爱。”米罗张嘴想反驳,撒加立刻收起了笑脸:“不和你开玩笑了,刚才的反应很好,稍微冷静一点,别把台词忘了就行,艾俄洛斯的职业素养教育课我想你听得已经够多了,不用我重复了吧?”米罗点点头,闭起眼睛深呼吸重新调整情绪。

 

但是在收工之后,撒加立刻就恢复到了平时霸道的样子。而且,米罗发现撒加对他最大的顾虑,也就是床戏一事居然毫不在意,而是完全沉浸在能和他扮演银幕情侣的巨大乐趣中。晚上,他照例来到撒加的房间打算一起讨论剧情。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于是他先坐到床上背起台词。谢天谢地,戏霸对这次的剧本似乎颇为满意,都没怎么提出改动意见,总算给他减轻了一些负担。

“……女士们、先生们,请看这幅画。你是否感到了这画里由内而外的力量?它是否撼动了你的灵魂……啊不对不对。”米罗琢磨着该怎么表现出期待而又自豪的感觉,因为他确信如果是撒加的设计的话他首先感受到的一定不是由内而外的力量,而是扑面而来的诡异。他继续一遍遍地练习:“……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就请竖起你的耳朵。这伟大的作者是……唔……”

正当米罗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排练中时,撒加已经不知什么时候从浴室里出来了,听到他正在练这句台词,索性接上了自己的情节,也不管腰间就随随便便围了一条浴巾,一把扳过米罗的下巴然后猛地吻了上去,猝不及防的米罗被他轻易地撬开牙关,只得任其吻到满意为止,可撒加似乎并不满足,干脆一个用力把他压在了身下。隔着衣物传来的温度和力量让米罗的身体迅速热了起来,正当他以为他要更进一步时,撒加却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微笑地看着已经有些失神的米罗:“接下来的词呢?不会又忘了吧?”

米罗的脸红到了耳根,他气愤地大吼:“撒加!你别老打着对台词的幌子占我便宜!”

“你便宜?”撒加觉得听到了今年最好笑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你每个月要吃掉我多少伙食费?”

“我……”米罗无力反驳。因为撒加做的饭太好吃,他就算加大了每天的锻炼量依然控制不住体重的上涨。

而撒加就像看穿了他的心事一样:“还有,我觉得你最近是不是胖了?看看你的体型,哪里像个家境普通的大学生,明显就是个吃好喝好的小王子。”

米罗不满地反驳:“吃好喝好怎么了?难道安吉尔不是被伦德照顾得衣食无忧吗?倒是你,上午造型师还在说你把地摊货穿出了阿玛尼的风范,你又哪里像个失意的画家了?”

“人家在拍马屁而已,我都没当回事,你居然还听进去了。”撒加说完,起身径直走到衣橱边换衣服,“明天有床戏,今晚先放过你,好好休息。”

“什么叫今晚放过我!”米罗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你还打算在片场假戏真做吗!”

撒加回头坏笑了一下:“明天你就知道了。”

“可恶的戏霸!”米罗抓起一个枕头朝他扔了过去,被撒加敏捷地闪身躲过。愤怒的米罗索性把剧本一扔,掀开被子闷头睡觉。撒加躺到他身边,隔着被子拍了拍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好了别生气了,跟你开玩笑呢。明天不用紧张,反正又不是全脱光,没什么好担心的。”米罗这才探出脑袋,怨念地白了他一眼,然后靠在枕头上一起继续研究剧本。

“你演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伦德明明和你一点都不像。”米罗不解地问。

撒加扬了扬手里写得满满的笔记本:“我在想一个受尽打击的人可能是什么样的,而这个角色应该会怎么做。要看么?”米罗点点头,接过了他递来的本子。“不过有一点你说得不太对,至少在自尊心的问题上我们还是挺像的,只不过……”他温柔地注视着正仔细研究笔记的米罗,收紧搂着他的手臂,“我永远不会去伤害自己最爱的人。”

又被调戏了啊,米罗抿着嘴不去看他,心里却开心得不行。

 

然而即使另一方是撒加也无法完全缓解米罗内心对床戏的抗拒。虽然他一遍遍地在心里默念他是演员必须要有职业素养,可看到一堆拍摄工具围在床边,工作人员进行着最后的调试,米罗还是感觉像要上刑场一样。趁周围人不注意,撒加偷吻了下他,小声说:“别去管镜头,一会儿只要看着我就行了。”

可镜头就在那里啊怎么可能不去管!米罗欲哭无泪。接下来要拍的是喝醉的撒加把他推倒在床上的场景,看着和家里的大床完全不能比的便宜货,他突然心生一计。

排练开始,撒加搂着他的腰略微抱起,然后压倒在床上,可没等撒加有进一步的动作,只听到“咚”的一声闷响伴随着痛苦的叫声,米罗双眼紧闭,捂着后脑勺蜷成了一团,似乎是刚才狠狠地撞到了硬邦邦的床板。

撒加和工作人员全吓坏了。“米罗,怎么样,疼么?”顾不得在场还有其他人,他立刻紧紧握住了米罗的手。过了好久,米罗才在他焦急的目光下缓缓睁开双眼,似乎还有些眩晕的样子,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痛死我了……”

经过剧组医生的检查,米罗除了有点被撞懵了之外没有别的大碍,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拍摄继续进行,不过因为担心再次出现意外,在撒加的要求下,内容换成了后面的情节。“我就说嘛,没事拍什么床戏,等拍完估计我也要撞成脑震荡了。”借着情节的便利,米罗窝在撒加怀里低声埋怨着。撒加心疼地搂着他:“行,我一会儿去和导演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改成别的。”不过他也有些奇怪,自己刚才的动作明明很轻,怎么会撞成这个样子?

他当然不会立即想到米罗是故意夸张地倒下去然后自己把自己撞晕的,为的就是能逃掉床戏,因为他知道撒加最见不得他有个三长两短。不过还真是有点用力过猛啊,米罗摸了摸头,刚才是真的疼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第二天,他惊讶地发现床上加了一层软绵绵的床垫。“这个情节不改了?”

“不改了,道具说加个床垫就没事了。”撒加温柔地抚摸着他被撞的脑袋,“别紧张,记好台词,跟着我演就行。”

白撞了!米罗从心底发出了哀嚎。接着,他很快明白撒加之前那句让他“好好休息”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因为他的假戏简直比真做还要激烈!撒加宛如落魄画家灵魂附体,前所未有的粗暴动作吓得米罗全程惨叫,因为他的反应太过真实,事前预想的反复NG没有出现,而是奇迹般地一遍过了——虽然代价是身上遍布吻痕和咬痕。

“你想杀了我吗!”米罗裹紧衣服,不顾周围人在场就向撒加吼了过去。围观人群纷纷停下手里的工作看起了两大男主片场爆发冲突的好戏,毕竟米罗和撒加总是在片场起争执的传闻从四年前两人第一次合作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息过。撒加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吓得好事者们赶紧归位,该干嘛干嘛。他揽过米罗的肩膀凑到耳边温柔地低语:“对不起,我道歉。我知道你不喜欢拍这个,所以如果不想一遍遍重来的话,就只能逼你做出最自然的反应了。对不起,别生气了好吗?”

米罗看着他诚恳的目光,知道他也是在为自己考虑,于是低下头:“我也有不对,刚才又对你大呼小叫了……”

“所以我们扯平了?”撒加轻抚着米罗凌乱的头发,“还有,以后不准再做出拿头撞床板这种危险的事情了。”还是被发现了啊,米罗心虚地点了点头,“那如果遇上不想演的情节导演又不肯改怎么办?”

“很简单,”撒加认真地回答,“罢演。”

“你以为我是你吗!”米罗终于笑了出来,抬手给了他一记没什么力道的肘击。一直在偷窥的人们看到撒加仅凭勾肩搭背外加摸头杀就摆平了争执,不禁对影帝的人格魅力又多了几分崇敬。

在撒加戏里戏外不间断的指导下,米罗的状态越来越好,对床戏的阴影也逐渐减轻。在剧中角色时隔五年重逢后的那一小段中,两个人抱上之后停都停不下来,不明内情的剧组人员对他们戏外争论不休戏里如胶似漆的敬业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全部拍摄结束之后,导演和剪辑师斗争了很久才忍痛把这段完美的表演剪掉了一部分——当然,撒加绝对不会忘了要一份完整版拷贝珍藏用。

 

影片最后在故事的发生地巴黎首映。首映会上,两人特意身穿同色系的服装,以和影片中一样两手相交而握的方式登场,还时不时对视一眼或者搂下肩膀。暧昧不清的动作加上让人浮想联翩的访谈内容,成功刷爆了热搜榜。再联系此前屡次爆出的不和传闻以及他们各自陈年旧账的绯闻和恋情,一时间,关于两人到底是假戏真做、还是貌合神离、还是故意为影片造势,各派粉和黑之间掐得不亦乐乎,他们的大幅照片横扫娱乐新闻和八卦版的头条,票房也随之一路蹿升。这部极具话题性的作品让全球的影迷都记住了米罗的名字。

然而,在看到自己和撒加裸着上半身抱在一起真情实感地接吻和爱抚这种本应该只出现在自家卧室的镜头呈现在巨大的银幕上被观众认真地欣赏评价时,米罗还是痛苦地在黑暗中捂住了脸,心想以后再也不拍了说什么都不拍了。

评论(21)
热度(50)
  1.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