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男主养成计划 Chapter 8

一言不合就强吻,再不行就推倒。

还有你们喜欢的大床房。

我的节操已经随风飘走(手动再见。

整理一下截至目前完整的时间轴:

米罗四年级秋天-遇到撒加→第二年年初-撒加获奖,米罗提名→第二年夏天-米罗毕业,进入大艾的公司→第二年冬天-崩魂片场→第三年-少女片场。

所以撒总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追到米罗……

 

Chapter 8 各怀鬼胎

 

在撒加先真伤、后装伤的一个多星期里,其他成员的拍摄依然紧锣密鼓地正常进行中,所以在他出院后补拍完自己的几场戏之后,《厄里斯战记》第一季便顺利杀青了。米罗并没有戳穿撒加的消极怠工,因为他觉得能近距离看到对方自以为没有被发现还一本正经地演下去是一件太好玩的事情了,不过对于加隆的那声“姐夫”,撒加居然非常淡定:“没什么,加隆平时跟我说话就是这样的,早就习惯了。”这不禁让期待着看到他尴尬表情的米罗有些无聊。

但正如修罗一开始担心的那样,本剧的收视率表现勉勉强强,靠着撒加的吸引力,总算没有在同时段垫底,不过是否能继续出第二季还真说不准。于是,剧组的所有演职人员决定举行一个热闹的庆功宴,毕竟成员里还有远道而来的日本女演员们,如果没有第二季,也不知道大家什么时候才会有机会重新聚到一起。至于地点,则选择了一家豪华的日式温泉酒店,理由是翔子觉得离家太久想吃日本料理,顺便看看国外的日式温泉酒店是什么样子的。反正也没有其他意见,于是这个略带槽点的建议就一致通过了。

出发前一晚,米罗做了一个糟糕的梦。

他梦见自己被撒加压在大床上,两人不着寸缕地抱在一起。他们狠狠地吻着对方,唇舌纠缠,炽热缠绵,像是要夺走对方的呼吸还有一切,证明自己才是掌握主动权的一方。米罗努力试图翻身压回去,但却被撒加用全身的力气按住而动弹不得,他突然朝他的舌头咬去,想以示反击,不料撒加灵巧地退出来结束了这个深吻,结果硬生生咬到了自己的下唇,好痛。他看到刚才还一脸沉浸在情欲中的恋人愣了一下,然后趴在他的肩膀上忍不住笑出了声。米罗抬腿踹去,却被他一把抓住。撒加羽毛般的轻吻落在他下唇的牙印上,温柔的抚慰让他放松了下来,他微微仰起头,逐渐又火热起来的吻沿着下颚的弧线落到了脖子、锁骨,再向上,最后停留在最敏感的耳后,平时遮挡在外的碍事的头发已经被拨到一边,随意地散在枕头上。撒加恶作剧地吹了一口气,他忍不住一阵轻颤,情不自禁发出的呻吟粉碎了对方最后的克制。撒加抬起了刚才抓住的右腿……

“啊——!!!”米罗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坐了起来,在一片寂静和黑暗中,他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快,感觉到脸颊正在发烫。太丢人了,米罗痛苦地捂住了脸,反省着自己大冬天的怎么会做起春梦。

 

“喂,米罗,你昨晚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我球看到一半就听到你在隔壁惨叫,吓不吓人!”第二天众人集合时,邻居艾欧利亚便提出了抗议。哈欠连天毫无精神的米罗趴在大厅的沙发上含糊不清地回答:“做噩梦啊,太可怕了……不行再让我睡一会儿……”自从半夜惊醒后他再也没有睡着——或者说是不敢睡着,翻来覆去一直熬到了天亮起床。刚到楼下的撒加看到他像一只生病的大型宠物一样无精打采地趴在那里,便径直坐到他身边,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怎么了?做什么噩梦了?”他不开口倒还好,一听到熟悉的声音,米罗猛地从沙发上窜起来,缩到一边警惕地看着他,一副恨不得爬到扶手上去的样子,弄得撒加莫名其妙:“米罗?”

意识到自己反应过于夸张的米罗赶紧坐好,故作镇定:“没什么,一会儿在车上睡一会儿就好了。”但依然和对方保持距离。撒加和艾欧利亚面面相觑,不明白他到底在干什么。

米罗的不正常还在继续。大巴车上,他低着头直往后排走,想趁撒加不注意从对方眼皮子底下溜过去,跟以往一样坐到里格尔边上,结果被他一把拉住。“你想干嘛?妨碍别人谈恋爱是会被马踢的。”撒加用眼神示意坐在后排正窃窃私语的里格尔和响子,在他耳边小声提醒道。然而这个平时再正常不过的动作立刻引得米罗脸红到了耳后根。撒加把他按到自己身边靠窗的座位:“以后只准坐在我旁边。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没……没什么,没睡好而已,我想在车上再睡一会儿,没事的……”米罗赶紧摇头否认,然后闭上眼睛靠在玻璃窗上,要是让他知道脸红的原因,鬼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情节走向。撒加看着那英俊的侧脸,既觉得奇怪又心疼,大概真的很累吧,坐下没多久就睡着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出去玩的前一天会这么兴奋?撒加轻轻地揽过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哪有贴在玻璃上的,也不怕撞到头,他一边想一边也闭上了眼睛。

然而梦神并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可怜的米罗,他的梦境还在继续。撒加的欲望冲撞着他的身体,他抬起腰激烈地迎合着。他们靠得那么近,他能感觉到他纤长的淡金色睫毛和他的碰在一起,灼热的呼吸爱抚着他的脸颊。撒加伏在他耳边,一遍遍地说着米罗我爱你,然而他一开口却只能发出破碎的呻吟。贴在一起的皮肤越来越热,他们的欲望即将达到顶峰……

“啊——!!!”米罗再次发出一声惨叫,这次直接惊吓到了整车的人。艾欧利亚第一个抱怨道:“米罗你这次又是怎么了!”

“又?”后排的里格尔问道,“什么情况?”

艾欧利亚转过头:“这家伙昨天半夜突然大叫一声,我正好没睡,在隔壁听得一清二楚……”

米罗已经没空去搭理艾欧利亚的抗议了,只是惊魂未定地看着因为被他吵醒而睡眼惺忪的撒加。撒加揉了揉眼睛,担心地问:“又做噩梦了?没事吧?”

“没……没事。”米罗又开始往窗边缩,撒加没来得及追问,车已经抵达了酒店。登记入住时,米罗也远远地待在一边看风景,随便别人怎么安排。然而当他跟在撒加身后走进房间,看到的不是两张单人床而是一张豪华大床时,简直觉得梦境正在变成现实一步步向他逼近,他不能淡定了:“我们定的不都是双人间吗?”

撒加已经开始整理行李了:“我们人太多了,双人间不够,翔子她们几个也都换了大床房。还有……”他转过头,用犀利的目光打量着米罗,然后站起身向他走来。米罗又开始后退,直到退无可退撞上了墙。撒加两手按在墙上,把他牢牢地圈在自己怀中:“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躲着我,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第一次被撒加用既不满又不解的眼神看着,米罗有些心虚了,毕竟是自己反应过度在先,他只好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开始胡扯:“呃……我昨天梦见你拿银河星爆轰我……”

“噗!”撒加笑得不能自已,然后在他嘴唇上轻轻一吻,“你太入戏了,我怎么会舍得打你。趁这个机会好好放松一下,等接到新的工作又要忙了。”米罗点点头,心想总算糊弄过去了。

 

对于酒店的美食,翔子表示非常正宗,这家店真是选对了——虽然米罗认为这个很能吃的小妹妹大概根本没有任何讲究。至于作为卖点的温泉,具有日本特色的全裸泡法让米罗非常不习惯,何况边上还是他现在最大的苦主撒加。赤诚相对本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再说撒加身材很好,就算纯粹出于审美的角度多看两眼也没什么;但那两个糟糕的梦还在米罗的脑海里反复循环播放挥之不去,以至于他根本不敢直视对方如大卫像一般完美的身材。

艾欧利亚显然对里格尔和米罗一个个接连走上了现充的道路非常不满:“我说,连里格尔你都不声不响地把响子追到手了,太狡猾了吧!让我哥知道了又要说我是单身猫了!”

里格尔很认真地问道:“你是我们当中和女演员合作次数最多的了吧,一个有感觉的都没有?”

不自然的表情在艾欧利亚脸上一闪而过,他摇了摇头:“没有,总觉得大家都是同事,发展出别的关系好像挺奇怪的。”然而瞬间的不正常并没有逃过米罗的眼睛,他决定调戏一下自己的好友:“艾欧利亚,你刚才是不是想到谁了?”

诚实的小狮子果然中招:“你……你乱说什么啊!我才没有想谁!”

“小气,这里又没有外人,说出来我们审核一下帮你出出主意不好吗?”

“不好,”他的建议惨遭艾欧利亚的当场回绝,“我觉得你最没立场评价女孩子了。”

“为什么?”米罗不解。

里格尔迅速接话:“你喜欢女孩子么?”

“我……”米罗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好闷声不响泡温泉,脸色越来越尴尬。撒加关心地问:“怎么又脸红了,不舒服的话要不要先回去?”

“那……我先走了,你们继续。”找到台阶下的米罗迅速离开。撒加看着他的背影,脸上写满了怀疑,梦到被我银河星爆的后果有那么严重吗?

想到上午米罗奇怪的反应,里格尔思考了一下,突然开口:“撒加,其实严格说来,你是他第一个主动喜欢上的人,大概他还有些不习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坦率地相处,毕竟以前都只有女孩子追求他的份……”

 

撒加回到房间的时候,看到严严实实窝在被子里的米罗缩在床沿玩着手机,人都快要掉下去了。“米罗,我有话跟你说。”

果然,米罗再次露出了警惕的目光。撒加坐到他身边,真诚地看着他:“你不是因为我这次救了你觉得不好意思拒绝,而是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当然!”米罗不解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撒加继续说下去:“我不管你以前是怎么对女朋友的,但是我希望从今以后我们能相互信任,好吗?米罗,我爱你,我不想看到你有什么事只是憋在自己心里。”

米罗虽然很感动,然而并不是什么事都能坦率地说出来的啊!还有里格尔那个可恶的叛徒又把自己给卖了!看着一张床上近在咫尺的恋人,他的脸上再次泛起了红晕。撒加已经被他今天动不动就脸红的反应弄烦了:“你害羞什么,我们又不是没在一张床上睡过……”

等一下!撒加突然想明白前因后果了,顿悟的表情上,嘴角开始上扬:“亲爱的,原来你也在想这个。”

什么叫也!没等米罗反驳,撒加便已经压到了他的身上,不安分的手也伸到了宽松的睡衣里。“喂你别乱摸!”

撒加没理会他的抗议,细碎的吻落在他的脸上:“你知道吗?我昨天晚上梦到你了,不过我担心你不愿意,毕竟大家都是男人。不过现在我放心了。”

放心个鬼啊!米罗努力想要推开他:“我没说我愿意!”

撒加故作不满:“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么?就是你的坦率。但是看看你现在的反应,太没说服力了。”米罗尴尬地发现他们贴在一起的男性特征在撒加恶趣味的磨蹭下已经出现了原始的生理反应。可恶的戏霸!“好了,米罗,别闹了,我也是第一次跟男人做,拜托你配合一点好吗?”

“不好!唔……”撒加低头,用火热的吻堵住了他所有的抗议。

评论(20)
热度(52)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