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男主养成计划 Chapter 6

没什么比羞耻地写着总裁的时候背后一直有人走来走去更烦人的事情了……

神一样的助攻里格尔上线。

总之撒哥大概就被砸成上面这样。

 

Chapter 6 欲擒故纵

 

“撒加是个怎么样的人?”

放在以前,米罗的回答是:“一个戏霸。”而现在,他的回答则是:“一个说到做到的戏霸。”

当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回到摄影棚之后,撒加的确没有再出现。当时他还暗自庆幸,因为他很怕一看到撒加就会想起刚才的一幕,从而状态全无,影响到正常的拍摄。但第二天、第三天,撒加真的如他所言再也没有来找过他,除了正常工作的交流外,两人居然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强烈的违和感让米罗觉得度日如年,越来越不在状态。他总是不自觉地看向撒加的方向,可对方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总是能感知到他的目光,然后转过头,给他一个或温柔、或鼓励、或赞赏、或不怀好意的微笑,一次都没有。更可恨的是,没有撒加陪着一起,他开始不信任自己一个人做的角色分析了。

结果就是米罗的表现越来越糟糕,一遍遍的NG让导演也开始不满,还被艾俄洛斯上了一堂关于演员职业素养的教育课程。他郁闷地坐在一边,抓着头发试图冷静下来,可越是想要找回状态,那天撒加有力的拥抱、火热的吻和最后放弃的话语越是像在脑子里生了根一样挥之不去,把他搞的一团乱。

“米罗你最近怎么了啊……”翔子坐在他身边,托着下巴一脸担心,“生病了?还是碰到什么不能说的麻烦了?”

事到如今你让我说什么啊,米罗想,连那耀眼的金发都似乎和丢了魂的主人一样失去了光芒,无精打采地散落在肩上,他暴躁地把它们揉得一团乱。

翔子环视一周,突然顿悟般地重重敲了下手心:“我知道了!你吃醋了,在和撒加前辈冷战对不对!”

米罗猛地抬起头瞪着她:“我没有!”

“真不坦率。”翔子故作嫌弃地瞪回去。

“小朋友不要乱八卦大人的事情行吗,我看你有做娱乐记者的潜质!”

导演向翔子招了招手,她向米罗做了个鬼脸然后跑掉了。米罗一个人生着闷气,看到不远处撒加和卡提亚谈笑风生,看都不朝他看一眼,突然觉得很火大。之前还说喜欢我,几句话之后就把我当空气,他又想干嘛!整我有那么好玩么!

“米罗……”他转过头,里格尔一脸同情地看着他,“你别躲在这里吃醋了,有话好好说不行么,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你……”

里格尔这个叛徒!想到之前改戏问题上他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米罗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立刻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干嘛总帮着撒加说话!他给了你什么好处!”里格尔见状拔腿就跑。周围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小学生一般的追杀场景。撒加也停止了交谈,瞥了一眼米罗狂奔的背影,诡异地一笑,惊出了卡提亚一身冷汗。

 

然而米罗的状态并没有因为对着好友的一通发泄而回归。夜场戏的拍摄依然进度缓慢,而随着季节进入初冬,晚间的工作也变得更加难熬。

“阿嚏!”米罗使劲地吸着鼻子,裹着外套瑟瑟发抖,没想到好心给助理放了假,结果自己就得在这里挨冻。手里捧着的大半杯咖啡早已冷掉,那是刚才工作人员统一送来的,不是他喜欢的品种,结果只能拿来捂手,再加上长时间的工作,米罗早已疲惫不堪。他忍不住怀念起之前的每一个晚上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撒加塞到他手里的咖啡了。他注视着刚刚结束工作正在整理东西准备离开的撒加,对方依然没有回头。

米罗发现,撒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完全融入了他的生活,他离不开他,这让他不禁为自己感到深深的悲哀。看什么看,撒加不会再来管你了,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米罗默默地骂了一句,决定到旁边去跑几圈暖和一下。“阿嚏!”一阵寒风吹过,他忍不住又打了个哆嗦,该死的天实在太冷了,都不想站起来。

忽然他眼前一黑,好像被什么东西蒙住了头,米罗手忙脚乱地拿下来,然后愣住了。

是撒加的大衣。

他赶紧回头,撒加正好也没来得及收回视线,两人几天以来第一次四目相对。米罗看到担心和忧郁的情绪快要从那双在夜幕中变成深蓝色的眼睛里溢出来,可他刚想开口道谢,撒加却转身就走,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米罗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然后慢慢地披上衣服。上面还残留着撒加的体温,一如那天温暖的拥抱。

 

空中神殿剧情基本都是在绿幕中拍摄的,米罗下午结束休息提早来到片场时,工作人员还忙着调整各种设备。他并不喜欢绿幕,觉得没有什么比对着一无所有的背景表演更无趣的了,所以更加需要早点进入状态。他找了个远离工作人员的角落,闷头看着剧本。没过多久撒加和其他人也来了,米罗习惯性地抬头扫了一眼,然后继续看台词,小声念着以集中注意力:

“……哼,那样的话就不用手下留情了……时间已经不多了,继续和他纠缠下去就要来不及了……机会只有一次,上吧!……”

正爬在扶梯上安装道具的工作人员突然大吼一声:“喂!那边的快走开!小心上面!”

沉浸在剧情中的米罗一脸茫然,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当他终于反应过来工作人员的警告是在对他说时,头顶的反光板已经落了下来,向着他砸去。米罗只感到侧面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重重地压倒在地,他眼前一黑,接着是预想中重物砸中人的声音,但并不是掉在他的身上。他被谁紧紧按在怀里,而且,这种感觉很熟悉……

工作人员赶紧跑过来搬走那块巨大的反光板,恢复视野的米罗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双微微睁开的蓝绿色眼睛,还有脸上触目惊心的红色。

“撒加!”

撒加只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一片红色,隐约看到了米罗惊恐的表情,他担心地问:“……没事吧?”

有事的是你啊!米罗摇了摇头,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剧组的医务人员已匆忙赶来将他们分开,进行初步的检查。鲜血从撒加的眉骨处渗出,划过脸颊流向下颚,纱布立刻染红一片。修罗指挥工作人员将他扶上车。里格尔也跑到了米罗身边:“喂,你的手不要紧吧?”他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刚才倒下去的时候自己的手肘也擦伤了,不过问题似乎不大。“没什么……”

里格尔像没听到他的回答一样,一把将他拽起,贴着耳朵说了句话,然后扔给了修罗:“麻烦顺便把他一起送过去吧,他的手好像也摔得不轻。”修罗如刀一般锋利的眼神快速打量了一下米罗,似乎明白了什么,拉开后车门便将他塞了进去,自己坐到前排,向着附近的医院飞驰而去。

撒加躺在摊开的后座椅上,额头上新换的纱布隐约又开始渗出红色。米罗坐在他身边,紧张得仿佛心都要跳出来了。刚才如果不是撒加替他挡住那一下撞击,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他了。会不会破相?会不会伤到头部?然后失忆或者半身不遂从今以后只能坐在轮椅上……撒加勉强睁开一只眼睛,看着脸上写满恐惧的米罗,还不知道他的脑洞已经开到银河系外去了。他费力地抬起胳膊,握住了米罗颤抖的手,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我没事……”

米罗两手紧紧回握住撒加,好像只要略一松手,他就会永远离开一样。

 

抵达医院后,撒加立刻被送进了急诊室。米罗除了一些擦伤并无大碍,稍微涂了点药就没事了。他坐在大厅的椅子上,看着撒加进去的方向出了神。为什么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危险,他却注意到了?为什么要跑来保护自己,不是说了再也不管他了么?撒加,你到底想怎么样?混乱的思绪中,他忽然听到撒加的声音:米罗,我喜欢你,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明明也喜欢我却一直不肯承认?

两人相处的记忆像洪水一样涌入脑海。米罗不是没有感情的人,撒加的偏爱他不是不知道,更不是讨厌。撒加让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正被爱着,他会永远陪在他身边,让他不再对未来感到迷茫。但米罗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因为那么多年来他一直把他当作偶像和赶超的目标,并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崇拜和好胜心会变成别的感情;更何况,他也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面对撒加在感情上霸道的入侵,米罗总觉得如果承认了就好像是向对方屈服认输一样,他不甘心在工作和生活上都被牵着鼻子走,所以一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但爱不是比赛,他没有资格因为那点莫名其妙的不甘就去挥霍别人的真心,撒加的耐心也有耗尽的一天,而等到那时,后悔的就将是自己,这几天的冷战已经让他清楚地明白了。他想起里格尔拽起他时小声说的那句话:“想说什么就快说,你小子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大傻瓜。

病床从急诊室推出,米罗立刻站起身跟了上去。撒加闭着眼睛躺在上面,像是睡着了,眉骨上贴着厚厚的纱布。他担心地看向修罗,不苟言笑却十分可靠的经纪人解释说只是一些外伤。护士们将他送进了楼上的VIP病房,米罗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在走廊里调整着情绪,毕竟接下来他想说的话是从未对任何人说过的。过了一会儿,医生和护士们纷纷离开,米罗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修罗,修罗还在因为工作的事情打电话,示意他自己进去。

 

米罗按下门把,推开门,然后关上,将喧嚣的人声隔断在外面。至少现在,他希望这里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空间。

他轻手轻脚地向撒加走去。不愧是影帝,待遇就是不一样,连病房都是最高级的,这张巨大的病床大概比他公寓里的双人床还要大,米罗不免觉得有些夸张了,不过还挺适合撒加的。他出神地打量着那英俊完美的面容,就像看着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一刻都不舍得移开视线。

床上的人忽然开口:“修罗吗?没别的事就先走吧。”

米罗慢慢伸出手,抚上了他的脸颊:“不是修罗,而且我有事,那么可以留下来吗?”

撒加惊讶地扭头睁开眼,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喜:“米罗?你怎么来了?”

米罗收回手,搬过椅子坐到床边,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终于说出了早就该说的那句话:

“撒加,对不起。”

撒加的表情有些僵硬,毕竟“对不起”在没有任何上下文铺垫的情况下有很多种解释,其中之一就是被发卡了,这是他决不能接受的。“你在道歉什么?”

“所有,”米罗深呼吸了一下,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像是怕忘词一样不停地说下去:“我知道我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我总是在背后说你坏话、说你是戏霸、对你大呼小叫、对你的帮助也不道谢、无视你也无视自己的感情、这次还害得你受伤,撒加,对不起,你要我说多少遍都可以,但是请你不要再也不管我了……还有,我……”他两手紧紧握拳,指甲都快嵌到手心里了,然后抬起头对上撒加已经泛起笑意的目光,“我喜欢你!”

他们的视线胶着在一起,病房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米罗说到一半的时候,撒加就知道刚才是自己想多了,米罗是来向他表白的。但他忽然玩心大起:“知道错了?不能这么简单地就原谅你。”

熟悉的戏霸又回来了!米罗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作了个大死。撒加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然后拍拍一侧的床单:“过来。”

“你想干嘛?”米罗紧张地连人带椅子往后退。

撒加故作不满:“你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你这架势就是要吃了我啊!我情愿被强吻都好过现在不知后续剧情如何发展!米罗忐忑不安地挪过去,才刚碰到床沿,撒加突然掀开厚厚的被子,抓着他的手臂就往下按,“喂!”米罗一个重心不稳摔到了床上,撒加一只手紧紧抱着他,另一只手把被子重新盖好,动作流畅,一气呵成,要不是亲身经历了事故现场惨烈的一幕,米罗都想怀疑他是不是在装病了。

“撒加!我喜不喜欢你是另一回事但你这是在骚扰!”

撒加一边调整到舒服的姿势一边白了他一眼:“米罗,看不出你想象力这么丰富。我一条腿都扭伤了你觉得我还能干什么?好好睡一觉,睡醒了我就原谅你。”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米罗小声抱怨着,收起了想要踹上去的脚,踢掉鞋子,两手环着撒加的腰,脸贴上他的脖子。撒加轻轻吻着他的额头,然后是眼睛、鼻梁,最后落到了耳边:“睡吧,我头还晕着呢。”

米罗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下午的事我是不是还没说谢谢?”

“没关系,”撒加收紧了手臂,“我这是保护私人财产。”

“谁是你私人财产……”米罗偷笑着闭上了眼睛。

 

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的他们并没有注意到病房门开了一条缝,打完电话的修罗和之后赶来慰问好友的里格尔一脸黑线地看着米罗被撒加抱上了床。两人面面相觑,里格尔尴尬地抽了一下嘴角:“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修罗努力绷紧了面瘫表情点了点头,想到之后恐怕有更多的八卦新闻要去堵,他神经性地觉得自己的胃开始抽搐。他赶紧走到护士台,摆出最具杀伤性的表情看着负责撒加病房的护士:“撒加先生已经休息了,不想被打扰,明天我来之前谁都不要进去,明白了吗?”可怜的护士小姐吓得连连点头,修罗这才放心离开。

 

第二天,米罗在生物钟的召唤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撒加身上,一条腿还诡异地搁在他腰上,大半条被子被自己拽走了,不禁吓出一身冷汗。他伸手去摸扔在床头柜的手机,上面是里格尔的短信,提醒他注意身体明天还要拍戏。这个叛徒想到哪里去了!米罗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和他好好打一架。他小心翼翼地拉开撒加的手爬下床,确保没有惊动他,再把被子重新盖好,然后蹑手蹑脚地向门口走去。刚想拉开门,又转过身走了回来,俯身在撒加熟睡的脸上印下一个吻:“晚上再来看你,我的戏霸。”

评论(2)
热度(42)
  1.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