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男主养成计划 Chapter 1

总裁戏霸撒×挖坑自埋米,脑洞基于少女和崩魂。

重新调整了一些设定,所以和之前的片段不完全相同。

 

Chapter 1 祸从口出

 

车流在红灯前排起长龙,驾驶座上的米罗打开手机,迅速浏览着娱乐版新闻标题。

“撒加确认加盟科幻剧《阿斯加德》”

“新科影帝携手动作新星开启惊险北欧之旅”

“新片《阿斯加德》  撒加倾力加盟”

……

全是撒加……他烦躁地撇了撇嘴,把手机扔到副驾驶座上,然后踩下油门,向艾俄洛斯的经纪公司驶去。

米罗是一名半红不紫的新人演员,今天前往公司正是为了签署科幻新片《阿斯加德》的拍摄合同。不过,他复杂的表情中唯独没有能和新科影帝共事的喜悦,因为正是那部让撒加登上影坛巅峰的影片,打碎了米罗对他所有的美好幻想。

当他还是一个小学生的时候,影坛出现了两颗冉冉升起的巨星——被誉为“剧情片之王”的撒加和“动作片之王”的艾俄洛斯。虽然两人合作的机会有限,且艾俄洛斯几年后在事业高峰期突然宣布转型幕后,但仅有的几次共同出演,如《教皇忏悔录》、《双雄记》、《行动代号雅典娜》等等,都是经典之作,两位天才之间的碰撞至今仍为粉丝们津津乐道,百看不厌。米罗一直都是撒加的影迷,不论是忧郁的王子、隐忍的卧底、霸道的战士还是无情的花花公子,似乎没有撒加不能完美演绎的角色。他精湛的演技让米罗对演艺事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很快,他便不满足于当一个小粉丝,他想和撒加站到同样的高度,甚至超越对方。

在高分考入影视学院后,米罗除了完成日常的课程,还花费了大量时间一遍又一遍地观察撒加的每一部作品,模仿他的神态、举止还有对各种角色的处理,再加上两人外形上本来就有些神似,以至于媒体在发现他之初,就冠上了“第二个撒加”的称号。但他不想做一个简单的复制品,他想通过近距离的接触从撒加身上学到更深层次更本质的东西,所以当去年撒加主演的谍战片《破晓之前》剧组来到学院招募演员时,米罗毫不犹豫地报了名,甚至最后击败了众多大牌,奇迹般地赢得了出演主角弟弟的机会。

 

但很快,米罗便发现撒加有一个让他非常崩溃的习惯,那就是改戏。

《破晓之前》讲述了特工斯蒂利亚诺斯的卧底生涯,米罗饰演生活在“叛徒”哥哥阴影下的斯特里奥斯。影片强化了手足相残的悲剧色彩,这就意味着一旦撒加开始改自己的台词,第一个受影响的就是他米罗。比如那段与哥哥正式决裂的剧情,原本应该是他在营地内拒绝卡妙饰演的战友尼科莱迪斯的安慰,并表示兄弟二人再无瓜葛;但撒加却认为这样体现不出亲情断绝带来的痛苦,于是改成了两人在街上偶遇,斯特里奥斯规劝不成反而被威胁,最后愤怒地和哥哥决裂。由于台词一再修改,米罗不知道念错了多少遍才拍完这一幕。

那天晚上,他郁闷地坐在剧组下榻酒店附近的一家普通酒吧的吧台前喝着调酒师送上来的苹果苏打水,因为一会儿还要打起精神去背明天的台词,虽然鬼都不知道是不是有用。红色T恤、黑色牛仔裤加上黑框平光镜让他看起来和其他年轻人并没有什么区别。米罗有着在公共场所闲逛,观察各类人的习惯,为的是更好地演绎不同的角色。不过那天他显然有些提不起精神。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他的室友兼好友里格尔。他最近一定是被毕业论文逼疯了,连探班的时间都抽不出,米罗一边想着怎么捉弄一下这个一本正经的家伙,一边接起了电话。

“你到底是真的在写论文还是遇到哪个美女就把自己兄弟忘记了啊?我可是真的在考虑要不要和你绝交了。”他开着好友的玩笑,手肘随意地搁在吧台上,拿着手机的右手顺势撑着脑袋,目光转向了左侧舞台上正抱着麦克风架低吟浅唱的女歌手。果然,里格尔开始不停地解释教授如何朝令夕改害得他如何抽不开身,米罗偷笑着,觉得郁闷的心情也纾解了一点。

几句话过后,两人就说到了米罗的新剧上。

“你可是和自己的偶像演了亲兄弟啊,怎么样,感想如何?”

“别提了,”米罗烦躁地撇了撇嘴,“真没想到他这么喜欢改台词,昨天晚上都白背了,明天还不知道又要改成什么样子,而且导演居然都不反对,要不是他平时都挺随和的样子,我真会认为他是戏霸的。”

“戏霸?”

“对啊!直接对着剧本指手画脚啊,难道还不算?”

终于找到倾诉对象的米罗把自己进剧组以来对撒加的种种不满统统说了一边,而因为坐姿的关系,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右边的座位上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个人。

“……虽然我觉得他改得很合理,但编剧既然这么写了那肯定也有编剧的想法吧,总感觉这样有些不尊重人。”

“行了,米罗,他是男主角,说不定还指望着这部作品去竞争明年的最佳男演员呢,你就忍一忍吧,怎么说人家也是前辈,说不定是你误解了他呢。好了我先挂了,有空再来看你。”

哼,鬼知道你会不会来,米罗不满地挂掉了电话,抬头忽然发现调酒师正盯着他一脸坏笑,米罗感到莫名其妙,调酒师用下巴示意他往右看,他扭过头,只见和他一样一身休闲装扮的撒加正单手托腮看着他,迷人的蓝绿色眼睛掩藏在平光镜后,笑得意味深长。

米罗忍不住张大了嘴,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非常滑稽。

不明真相的调酒师还在拿他打趣:“帅哥,你哥哥已经坐了很久了。”

谁是我哥哥啊!米罗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先道歉?可是自己只是在陈述事实啊又没有说错!不道歉?那应该怎么破解这个尴尬的局面?万一撒加一个不高兴怂恿导演把自己接下来的戏份全砍了怎么办!

正当米罗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时,倒是撒加先开口了:“米罗,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呃……你怎么在这里?”米罗试图扯开话题。撒加维持着他的笑容:“我不可以在这里吗?今晚正好有空,就想随便找个小酒吧坐坐,顺便观察一下不同客人的反应。不过……”他换了个坐姿,优雅地跷起二郎腿,“我没想到你也有这个习惯。”

没错,在各种地方观察各色人物的经验法则本身并不稀罕,但促使米罗坚持长期实践的原因正是因为他从某本杂志对撒加的访谈上看到这是对方最推崇的习惯。

而撒加并不打算放过他:“好了,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也该回答我了吧?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么?”

既然已经被抓到了现行,那么再掩饰也无济于事,何况这并不是他米罗的作风。他将剩余的饮料一饮而尽,然后“砰”地一声重重放下杯子,一脸严肃地看着撒加,说:“我不满意你改我的台词。”

“哦?”米罗如此直接的反应出乎撒加的意料之外,不过也引起了他的兴趣,很想知道这位年轻的后辈有什么看法,“你觉得哪里不合适了?”

米罗将刚才对里格尔的抱怨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撒加只是静静地听着,不时点头。

“所以你认为我的理解和编剧产生了矛盾,应该尊重编剧本身的想法,是吗?”

“对。”米罗点点头,他没想到撒加非但没有为难他,反而很认真地倾听了他的意见,也许里格尔说的没错,他的确误解了他。

撒加笑了:“我明白了,你说的问题我会回去仔细考虑的。米罗,我很高兴你能这么坦率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而米罗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他松了口气,扬起笑容,撒加微微一愣。之后,两人又谈了一会儿关于影片的话题,然后一起回了酒店。

当天晚上,发泄完心情的米罗睡得很好。

 

另一方面,撒加则因为米罗的一席话忙碌到了深夜。

如果说当初在获知饰演自己弟弟的是一位尚未毕业的新人时,他还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少年天才并不是什么稀缺物种;那么在看到米罗的照片之后,他真的是感到意外了。

撒加对这个被媒体称为第二个自己的年轻人有一些印象。他的名气太大了,不少人都想靠模仿他来出名,长相和举止方面比米罗更像自己的比比皆是,因此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反正这类只有外表相似的山寨完全不可能撼动他的地位。他万万没有想到米罗居然能击败众多知名演员,抢到这个重要的男配角。老实说,他并不是没有阴谋论地怀疑过米罗是不是用什么手段开了后门。

不过米罗在片场认真敬业的表现让他立刻对这位后辈刮目相看。看着他抽空写剧情和人物分析,一个人对着镜子排练,还要见缝插针地准备自己的毕业论文,撒加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而当他踏进酒吧,发现米罗居然有着与他相似的习惯,还直言不讳地对他提出了反驳,撒加一下子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好感。要知道,想要和他搞好关系借此提升人气的人数不胜数,溜须拍马之词早就听得他耳朵长老茧,想要和人讨论情节时都听不到几句真话。有时候明明是自己在表演中出了差错,都能被他们强行变成赞美,弄得他哭笑不得。所以现在他几乎可以认定,米罗和其他人不一样,是一个真正的可造之材。这短短一个多小时的交流让撒加十分愉快,他很喜欢这个直言不讳的年轻人。

但是对于一部旨在冲击影坛最高王座的影片而言,米罗的表现还太过中规中矩。撒加觉得他的演技似乎被当前的剧本束缚了完全展示的空间,简言之,和他配戏的另一位年轻演员卡妙还不足以彻底激发米罗的潜力。既然如此,撒加十分愿意承担起这个义务,既是作为演艺圈的前辈,也是出于个人的好感。

 

第二天,米罗神清气爽地准时来到拍摄现场,却又接到了一本新的剧本,封面上赫然写着“最终版v3.0”。他好奇地翻开,在看到自己的台词后,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而刚换完衣服的撒加正好走出服装间,他立刻冲了上去。

“撒加!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剧本又改了?”周围工作人员被米罗的态度吓了一跳,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不要命的新人在公共场合向头号大牌毫无礼貌地提出抗议,纷纷作壁上观看戏。撒加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快,而是露出一个标志性的优雅微笑,说:“米罗,我认为你昨天说的很有道理,所以回去之后立刻找到了导演并给编剧打了电话,在讨论了几个小时之后,我们一致认为尼科莱迪斯的介入反而会削弱斯特里奥斯与斯蒂利亚诺斯之间的联系,所以最后做出了这样的修改,怎么样,你不满意?”

“当然!为什么原本我把被你打伤的卡妙带回营地的情节会改成我带你?明明我已经和你决裂了,怎么可能丢下自己战友而把敌人抱回营地?而且刚才一枪打中你的就是我吧?这不是很矛盾吗!”米罗已经懒得去理那些拗口的名字了,而一旁无辜中枪的卡妙也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因为这样最能体现出你对我又爱又恨的心情。虽然你痛恨我的‘背叛’,但我仍然是你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是你过去二十多年来最爱的人,即使你不愿意承认,我在你心里依然有着最高的位置。米罗,你有兄弟姐妹么?”

“没有。”

“很好,那么在这个问题上你没有发言权。”撒加满意地拿起米罗垂落在胸前的金色卷发,饶有兴致地卷在食指上,然后凑到他面前,米罗想往后退,却因为头发被扯住而不能动,他紧张地屏住呼吸,想从撒加的脸上看出他到底想干嘛,但并没有发现想象中的敌意,只有他呼出的气息温柔地拂在自己脸上,他忍不住眨了眨眼,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亲爱的弟弟,今天就让我们好好配合吧。”

“罪魁祸首”撒加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对米罗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周遭的声响似乎在那一刻完全消失,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正变得越来越快,一种很久没有产生过的微妙情绪好像在两个人之间滋生了。

然而米罗的内心开始咆哮:“这人就是标准的戏霸啊啊啊!!!”他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把骂人的话硬生生给憋了回去。他用余光扫视着周围,其他人一脸幸灾乐祸,只有好心的卡妙投来一个同情的眼神;而距离自己只有几公分之外,是撒加依然温柔、但在现在的他眼里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表情。

他从未觉得自己的人生如此前途未卜。

 

影片制作完毕并上映后,撒加凭借卧底斯蒂利亚诺斯这一角色成功击败竞争对手,获得了当年的最佳男主角。在颁奖现场,他还特意提及“从米罗等年轻人身上学到了很多。”而获得影帝高度赞赏的新人米罗也获得了最佳男配角的提名,提名理由中说:“当热血的战士斯特里奥斯看到被自己打伤的亲哥哥倒在自己脚下时,米罗用他的表情完美地诠释了什么是爱恨交织,他在那一瞬间所展现出的演技毫不逊色于他的前辈。”

然而只有两位当事人知道,这根本不是演技,而是真情流露。米罗愤怒地看着电视新闻里春风得意的撒加,然后狠狠地一叉子戳在了面前的牛排上。

评论(1)
热度(39)
  1.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