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娱乐圈paro片段3

去年到广州出差第一次进的酒吧就是太古汇的宝隆纳德国啤酒坊,被酒水单上十几页的啤酒吓得脚软,最后是躲在角落里的苹果苏打水救了我。

我还记得那天是恒大的亚冠比赛,保利尼奥进了个球,对面同事的大头阻挡了我看球的视线,一个金发的白人美女唱了一首夜店风的Yesterday。

扯远了。忍不住又拿里格尔当了一次间接助攻,幸好他暂时只有一个姐姐痴汉属性,Y起来也没太大心理压力。请相信我是爱他的。

三个虚构的剧中角色名字出自2004年希腊队欧锦赛夺冠时候的3号Stylianos Venetidis、8号Stelios Giannakopoulos和11号Demis Nikolaidis。

越写越长,大概要变成一个只有片段没有正文的东西了。总裁文标准句型和情节出没。


艺术源于生活,米罗一直拿这句话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让表演脱离实际,为此他一有时间就会在各种公共场所闲逛,观察各种三教九流的人。

而现在,他就坐在剧组下榻酒店附近的一家普通酒吧的吧台前。红色T恤、黑色牛仔裤加上黑框平光镜让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不过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因为白天的拍摄非常不顺利,台本改了一次又一次,以至于最后甚至搞不清自己的台词了,而罪魁祸首,就是他的偶像、本影片最大牌的明星兼男主角的撒加。

米罗郁闷地喝了一大口调酒师送上来的苹果苏打水,因为一会儿还要保持头脑清醒地去背台词。想到台词他忍不住又觉得头大,他所饰演的斯特里奥斯虽然是一个配角,然而却是男一号斯蒂利亚诺斯的弟弟,剧情几乎都围绕着他展开,这就意味着一旦撒加开始改自己的台词,第一个受影响的就是他米罗。就拿今天来说吧,原本应该是他告诉卡妙饰演的战友尼科莱迪斯自己已经和哥哥撇清了关系,最终却变成了自己在街上偶遇假装叛变实为卧底的哥哥,规劝不成反而被对方威胁,然后愤怒地和哥哥决裂的剧情。

重心完全倒向男一号了吧,米罗想,毕竟在原著小说里,斯特里奥斯和尼科莱迪斯的友情也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而这么改动之后,本来就只有两个小时不到的影片中他的戏份几乎只剩下兄弟矛盾了。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自己的同学兼好友里格尔。他最近一定也忙着代班主持的工作吧,居然都没来探班,米罗一边想着怎么捉弄一下这个一本正经的家伙,一边接起了电话。

“我说,你是不是最近人气高了就忘了被困在剧组的我啊?我要严肃认真地考虑是不是该跟你绝交了。”他随口开着好友的玩笑,手肘随意地搁在吧台上,拿着手机的右手顺势撑着自己的脑袋,眼神转向了左侧舞台上正在表演的歌手。果然,里格尔开始不停地解释自己如何抽不开身,米罗偷笑着,觉得郁闷的心情也纾解了一点。

几句话过后,两人就说到了米罗的新剧上。

“你可是和自己的偶像演了亲兄弟啊,怎么样,感想如何?”

“别提了,”米罗烦躁地撇了撇嘴,“真没想到他这么喜欢改台词,昨天晚上都白背了,明天还不知道又要改成什么样子,而且导演居然都不反对,要不是他平时都挺随和的样子,我真会认为他是戏霸的。”

“戏霸?”

“对啊!直接对着台本指手画脚啊,难道还不算?”

终于找到倾诉对象的米罗把自己进剧组以来对撒加的种种不满统统说了一边,而因为坐姿的关系,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右边的座位上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个人。

“……虽然我觉得他改得也算不错,但编剧既然这么写了那肯定也有编剧的想法啊,总感觉这样有些不尊重人。”

“行了,米罗,他是男主角,说不定还指望着这部作品去竞争明年的最佳男演员呢,你就忍一忍吧,怎么说人家也是前辈,说不定是你误解了他呢。好了我先挂了,有空再来看你。”

哼,鬼知道你会不会来,米罗不满地撅了撅嘴挂掉了电话,抬头忽然发现调酒师正盯着他一脸坏笑,米罗感到莫名其妙,调酒师用下巴示意他往右看,他扭过头,只见和他一样一身休闲装扮的撒加正单手托腮看着他,迷人的蓝绿色眼睛掩藏在平光镜后,笑得意味深长。

米罗忍不住张大了嘴,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非常滑稽。

不明真相的调酒师还在拿他打趣:“帅哥,你哥哥已经坐了很久了。”

谁是我哥哥啊!米罗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先道歉?可是自己只是在陈述事实啊又没有说错!不道歉?那应该怎么破解这个尴尬的局面?万一撒加一个不高兴怂恿导演把自己接下来的戏份全砍了怎么办!

正当米罗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时,倒是撒加先开口了:“米罗,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呃……你怎么在这里?”米罗试图扯开话题。撒加依然笑得意味深长:“我不可以在这里吗?今晚正好有空,就想随便找个小酒吧坐坐,顺便观察一下不同客人的反应。不过……”他换了个坐姿,优雅地翘起二郎腿,“我没想到真的有人记住了我的话而且还付诸实践了。”

没错,在各种地方观察各色人物的经验法则就是米罗从某本杂志对撒加的访谈上学到的。

而撒加并不打算放过米罗:“好了,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也该回答我了吧?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么?”

既然已经被抓到了现行,那么再掩饰也无济于事,何况这并不是他米罗的作风。他将剩余的饮料一饮而尽,然后“砰”地一声重重放下杯子,一脸严肃地看着撒加,说:“我不满意你改我的台词。”

“哦?”米罗如此直接的反应出乎撒加的意料之外,不过也引起了他的兴趣,很想知道这位年轻的后辈有什么看法,“你觉得哪里不合适了?”

米罗将刚才对里格尔的抱怨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撒加只是静静地听着,不时点头。

“所以你认为我的理解和编剧产生了矛盾,应该尊重编剧本身的想法,是吗?”

“对。”米罗点点头,他没想到撒加非但没有为难他,反而很认真地倾听了他的意见,也许里格尔说的没错,他的确误解了他。

撒加笑了:“我明白了,你说的问题我会回去仔细考虑的。米罗,我很高兴你能这么坦率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而米罗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他松了口气,扬起笑容,看得撒加微微一愣。之后,两人又谈了一会儿关于影片的话题,然后一起回了酒店。当天晚上,发泄完心情的米罗睡得很好,而撒加则因为米罗的一席话忙碌到了深夜。

 

第二天,米罗神清气爽地准时来到拍摄现场,却又接到了一本新的台本,封面上赫然写着“最终版v3.0”。他好奇地翻开,在看到自己的台词后,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而刚换完服装的撒加正好从服装间走了出来,他立刻冲了上去。

“撒加!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台本又改了?”周围工作人员被米罗的态度吓了一跳,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不要命的新人在公共场合向头号大牌毫无礼貌地提出抗议,纷纷作壁上观看戏。撒加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快,而是露出一个标志性的优雅微笑,说:“米罗,我认为你昨天说的很有道理,所以回去之后立刻找到了导演并给编剧打了电话,在讨论了几个小时之后,我们一致认为在短短的两小时不到的时间内没有必要过多强调斯特里奥斯和尼科莱迪斯的友情,而是可以强化一下原著中没有太多涉及的斯特里奥斯对哥哥的复杂感情,所以最后做出了这样的修改,怎么样,你不满意?”

“当然!为什么原本我把被你打伤的卡妙带回营地的情节会改成我带你?明明我已经和你决裂了,怎么可能丢下自己战友而把敌人抱回营地?而且刚才一枪打中你的就是我吧?这不是很矛盾吗!”米罗已经懒得去说那些拗口的名字了,而一旁无辜中枪的卡妙也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因为这样最能体现出你对我又爱又恨的心情。虽然你痛恨我的‘背叛’,但我仍然是你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是你过去二十多年来最爱的人,即使你不愿意承认,我在你心里依然有着最高的位置。米罗,你有兄弟姐妹么?”

“没有。”

“很好,那么在这个问题上你没有发言权。”撒加满意地拿起米罗垂落在胸前的金色卷发,饶有兴致地卷在食指上,然后凑到他面前,米罗想往后退,却因为头发被扯住而不能动,他紧张地屏住呼吸,想从撒加的脸上看出他到底想干嘛,但并没有发现想象中的敌意,只有他呼出的气息温柔地拂在自己脸上,他忍不住眨了眨眼,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亲爱的弟弟,今天就让我们好好配合吧。”

这人就是标准的戏霸啊啊啊!!!米罗的内心开始咆哮,他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把骂人的话硬生生给憋了回去。他用余光扫视着周围,其他人一脸幸灾乐祸,只有好心的卡妙投来一个同情的眼神;而距离自己只有几公分之外,是撒加依然温柔、但在现在的他眼里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表情。

他从未觉得自己的人生如此前途未卜。

 

影片制作完毕并上映已经是第二年了。撒加凭借卧底斯蒂利亚诺斯这一角色成功击败竞争对手,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在颁奖现场,他还特意提及“从米罗等年轻人身上学到了很多。”

而获得影帝高度赞赏的新人米罗也获得了最佳男配角的提名,提名理由中说:“当热血的战士斯特里奥斯看到被自己打伤的亲哥哥倒在自己脚下时,米罗用他的表情完美地诠释了什么是爱恨交织,他在那一瞬间所展现出的演技毫不逊色于他的前辈。”

然而只有两位当事人知道,这根本不是演技,而是真情流露。米罗愤怒地看着电视新闻里春风得意的撒加,然后狠狠地一叉子戳在了面前的牛排上。

评论(13)
热度(38)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