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撒米】娱乐圈paro片段2


有一就有二。配图意味不明。

给里格尔加上了奇怪的属性。

吐槽,就是不论敌我,不论官方同人,一概不放过。


“撒加发烧住院今天不能拍摄”,这是米罗一早赶到片场后听到的第一个消息。

“太好了里格尔艾欧利亚我们赶紧开工吧下面还有好几场呢争取一遍过省的这个戏霸又乱改台词。”米罗一脸兴奋,里格尔托着下巴思考该从哪里开始吐槽,艾欧利亚对他的反应略显不满:“还不是你昨天不停地NG,害得他为了那几个镜头在高压水枪下站了大半天。”

米罗窘迫地撇了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明明是他先害我NG。”

时间倒回到三天前,猝不及防被撒加强吻的米罗回到摄影棚之后果然状态全无,虽然对方十分配合地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但嘴唇上的温度、收紧的拥抱、还有瞬间温柔的表情不停地萦绕在脑海中赶都赶不走,最终那天的拍摄只能草草收场,还被里格尔吐槽:“米罗,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我都不知道原来你的演技是剧组灯光控制的。”好不容易第二天恢复了状态,昨天又倒霉地安排了和撒加的对手戏,结果米罗再次全程出戏,两人在高压水枪的人工雨下从下午一直站到晚上,之后米罗先被导演赶了回去,撒加又继续在片场呆到凌晨,天气本来就冷,再加上淋雨和超负荷工作,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未必扛得住,果然,在强撑着拍完最后一个镜头之后,撒加立即被工作人员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傍晚工作结束后,米罗接到了去医院慰问病号的命令。“就我一个人去?”米罗不解地指着自己,换来了里格尔一个白眼:“废话,你有一半的责任好么;再说很多人去会影响病人休息,撒加那么喜欢你……喂你好好喝水别乱喷啊!”“你先别乱说话好么!”米罗一边咳嗽一边反驳,“什么叫他那么喜欢我!”里格尔一脸无辜地眨眨眼:“我们这群新人里他最欣赏的就是你了,全剧组都知道啊。”两人又闲扯了几句,米罗才一脸不情愿地开车走了。

望着跑远的车,里格尔在心中默念,撒加前辈,你帮我追到女神的恩情我会永远铭记在心,兄弟今天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米罗在护士的指引下来到了撒加的单人病房。他随手放下慰问品,搬过椅子坐在床边,出神地打量着橙黄色床头灯下撒加熟睡的面容。

真是个完美的人,米罗想,如果不是个戏霸的话。其实他在撒加刚出道、自己还没考上影校的时候就是他的影迷了。毫无疑问,撒加是个十分出色的演员,不论是忧郁的王子、隐忍的卧底、霸道的战士还是无情的花花公子,似乎没有他不能完美演绎的角色。米罗向来崇拜强者,所以他一遍又一遍地观察撒加的每一部作品,模仿他的神态、举止还有对各种角色的处理,再加上两人外形上本来就有些神似,以至于在他刚出道的时候就被媒体冠上了“第二个撒加”的称号;但他不想做一个简单的复制品,他想通过近距离的接触从撒加身上学到更深层次更本质的东西,没想到东西没学到,偶像的光辉形象先崩得支离破碎了。

米罗长叹了一口气,撒加是影帝,只要导演和编剧同意,他想怎么折腾都没关系,毕竟直接受影响的并不是自己,他最多是为好友抱不平而已。但那天撒加确确实实吓到了他,而且更可怕的是,前一秒还因为无意中听到了卡妙的告白而尴尬得不想和对方见面的自己,后一秒居然在被强吻了之后毫无反抗之意——或者说在自己情不自禁地回应他的时候就已经不能叫强吻了。他不敢去看撒加,更不敢承认自己对他的态度已经不知什么时候从崇拜意义上的“喜欢”变成了更多意义上的“喜欢”。

“如果你不是个戏霸就好了。”米罗趴在床边小声自言自语,歪着头继续看着撒加微蹙的眉头,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抚着,像是要帮他抹掉高烧带来的不适。忽然,长长的睫毛动了动,米罗迅速收回手。撒加缓缓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米罗正襟危坐、如临大敌的样子。

“米罗,你什么时候来的?”撒加的脸上是掩藏不住的惊喜,米罗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刚来,给你送慰问品来的。对不起,都是我昨天不在状态……”

“哦?看来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戏霸的口气又回来了!米罗紧张地抬起头,看到撒加恢复了一脸意味深长的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作了个大死。病号往另一边挪了挪,然后拍了拍床单:“坐过来。”

“你又想干嘛?”米罗连人带椅子往后退。

撒加不满地挑了挑眉:“这就是你对前辈的认错态度?看来我平时对你真是太客气了。”

我情愿你骂我一顿好过现在不知后续剧情如何发展!米罗在心底咆哮着,忐忑地挪过去,才刚碰到床沿,撒加突然掀开厚厚的被子,抓着他的手臂就往下按,“喂!”米罗一个重心不稳摔到了床上,撒加一只手紧紧抱着他,另一只手把被子重新盖好,动作一气呵成,完美而流畅,米罗严重怀疑他是不是排练过。

“撒加!我要告你职场骚扰!”米罗万万没想到发着烧的撒加都有那么大的力气推都推不开,“如果你想吵到医生护士然后明天我们一起上八卦版头条的话就尽管乱动好了。”八卦头条的威慑力果然够大,怀里的人一下子不动了。撒加满意地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打量着米罗咬着嘴唇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罚你当会儿抱枕而已,胡思乱想些什么?”

米罗翻了个白眼:“幼稚。”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手机拿出来。”

撒加微微一愣,随即了然地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塞到米罗手里:“随便看,尽管看。”

米罗不可思议地把通讯录短信通话记录看了又看,除了业内颇有名望的导演、编剧和其他工作人员外,居然真的一个同行的电话都没有,除了他米罗。“你是不是还有别的手机?”

撒加摇摇头:“你看到过我用第二个吗?”

“那你是不是把号码背下来然后联系完就删?”

撒加无语:“米罗……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陪你去电信公司打印通话记录……”

“嘁……”米罗无趣地撇撇嘴,打算再仔细检查一遍,“嗯?加隆是谁?”

“我弟弟。”撒加打开相册点开一张照片,上面是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一个双臂交叉温柔地看着前方,另一个身穿白色短袖海员服,一手亲热地勾着哥哥的脖子,一手扶着头上的帽子。米罗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长得居然这么像,双胞胎?”撒加微笑着点点头。“你居然没拉他一起混圈,真是白长了一张祸害人的脸。”

但他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米罗,你为什么想当演员?”

米罗顿了一下,心想我总不能直说因为我崇拜你吧,只好换了个说法:“喜欢啊,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撒加揉了揉他毛茸茸的金色卷发,“无忧无虑的小孩子真是开心啊。”换来了对方一个抗议的眼神。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然后撒加突然开口:“其实我是退学去当演员的。”

“什么?”因为撒加从未对外公开过自己的私生活,所以米罗一直认为他和自己一样是科班出身的高材生,这个事实可谓出乎意料。撒加没有在意米罗的反应,继续说了下去:“我们高中的时候父母在一次连环车祸中去世了,家里也没有什么亲戚,所以我们只好一边打工一边读书,不过你知道的,这点收入根本不够用,一直到后来我在街上碰到了星探……”

病房外忽然响起敲门声,撒加一把把米罗按到怀里,然后用被子蒙住他的脑袋。“你干嘛!”米罗小声抗议。“不想上头条就别动。”说完,撒加便扭头转向刚刚推门而入的护士:“有事吗?”

女护士被影帝的眼神电得不敢直视:“没什么,就是来看一下米罗先生是不是回去了。”

“他已经走了,辛苦你了,有事的话我会按铃叫你的。”随即顺手拧暗了床头灯。跟影帝搭上话的迷妹护士一脸激动地走了,完全没有发现被窝里的异常,快被闷死的米罗探出脑袋:“我还要回去的啊!”

“我话还没说完你不准回去。”米罗抬脚想踹,被撒加抢先一步压了下去,后者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说了下去:“当时我们刚进大学,课程不算太多,于是我就用课余的时间拍广告,后来两边事情都多了起来,我权衡了一下,决定退学。因为这件事加隆一直很内疚,觉得我做出了太大的牺牲,所以毕业后就跑到海上当了国际海员,不想觉得是我一个人在养家。其实我一点都没有在意,反正都是挣钱而已,何况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当你弟弟真幸福。”米罗小声嘟囔了一句。

撒加认真地看着他:“你当弟弟是不可能了,恋人的位置还空着,你可以考虑下。”

米罗红着脸白了他一眼:“这么自说自话,活该没朋友。”

“米罗,”撒加突然严肃了起来,“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是朋友?大部分所谓朋友都只是表面文章而已,大家相互吹捧假客气,却不能交流真正的想法,看起来很亲热,背后说不定在说你坏话,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时候都能决裂,你哪天不受欢迎了就形同陌路,你需要这种‘朋友’吗?”

撒加说的全是事实,米罗无言以对,自己满满当当的通讯录里一直联系的也只有那几个名字而已。他抬起头,黑暗中看不清撒加的表情,只能隐约看到那明亮的双眼闪烁着不易察觉的寂寞。“那我呢?”

“你?”撒加想了想,把米罗抱得更紧,嘴凑到他的耳畔:“你不一样,你是唯一一个说我坏话被抓现行还嘴硬的,所以只有你是例外。”

只有你。

“那你还乱改剧本,有没有考虑过我这个男一号的感受啊。”

“事实上你根本不介意和谁演对手戏不是么?可是我介意,我只想和你一起演。”

撒加的直白让米罗不敢抬头,只好闭着眼睛假装没听到。过度疲劳带来的困意立刻缠上了他,他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到底谁是谁的抱枕啊,撒加轻笑着帮他盖好被子,吻了吻他高挺的鼻梁,然后闭上眼睛。

所以我才不是戏霸,米罗,你的回答呢?

评论(3)
热度(37)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