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ko

米罗中心|火神俺嫁|杂食王厨
常年甜饼不足|左手欧皇右手非酋
麻衣子女神|优十男神
How old are you|Why always you

新加坡游记

身为一条咸鱼、一个骇人听闻的阿宅,在听到今年又要出差、而且上海办公室只派我一个的时候,心里是十分懵逼的:因为在那之前几天老爸在家扭了腰翻出一瓶珍藏三十多年的星加坡正红花油,对着包装感慨到你什么时候能去国外出一次差就好了。据说我们这个组成立至今除了主管很多年前去过一次新加坡培训后从来没有出过差,然而在本人进公司后最近三年出差四次(我全部参与= =),可以说你们的公款吃喝都是借了我的光(不是啊你看其他人根本不想出去就你听到之后开心得要死)。原定时间是7月下旬,后来听说我要休假之后往后又延迟了一个月——先不谈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因果关系,重点是我继15年8月三天跑遍北上广之后,又要来一次一周斜跨东北亚东南亚,老板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每次休假都和出差撞车……

Anyway,不用自己掏机酒钱还是很爽的,一个人享用一千多块一晚上的豪华大床房开心到飞起,遗憾是酒店地方太诡异,以及没有合适的新航航班被迫坐了超级难吃的东航。顺带提一下签证,地域歧视十分严重,同事广州人都只拿到了35天有效期,后怕不已,幸好听我的没有太早申请不然就搞笑了。

出发当天提前了三小时都险些来不及,托运的时候排错了队(强烈谴责东航不靠谱的地勤,登机牌是她打的结果不跟我说这里排队是飞香港),找到正确柜台的时候已经蛇形通道绕了整整四圈,可以说是十分绝望了。此后出关被堵安检更被堵,跟出门没看黄历今日不宜出行似的,10点多登机的人居然在我前面跟我抢安检,以至于最终进入出发大厅的时候连日上都没来得及逛直接冲到登机口——当然又delay是另一回事,不想提,心累。

久违地坐了宽体机,5个小时简直是对屁股的折磨,十分痛苦。当我一脸颓废生无可恋地排队入关的时候,提早3小时抵达的广州同事在T3玩得不亦乐乎。


(订机票前……)

我:这个预算够不够啊,我觉得只够机票钱。

同事:不是吧,机票不就2k多么?你不要坐太好的航司啊公司不允许的。

我:姐姐,我从上海飞,比你多一倍的航程,你这来回只够我单程的。

同事:……

(抵达后……)

同事:我今天四点多就起来了。

我:我也是。

同事:啊?你也是10点的飞机?怎么这么晚才到?

我:我从上海take off要飞五个钟头啊姐姐!

同事:……

(顺带一提其实我应该叫人家妹妹……)

进入正题,所谓行程计划就是用来打乱的,航班延误后第一天晚上我们就只去了滨海湾的鱼尾狮公园,原本还打算去Orchard买件衣服(自带的外套被背包褪色弄脏了),结果一直到离境都没有机会去Orchard。酒店位置十分诡异,距离机场、Pasir Ris和Tanah Merah三个站点都有相当的距离,但是有一个公交车总站。最开始我们出门都是先坐酒店的shuttle bus到机场,然后换东西线到Tanah Merah再往downtown方向进市区,有一次下车还走错门走到了往Pasir Ris方向,幸好反应及时赶紧再上车穿到对面站台,可以说是十分可怜了,后来在我摸清公交车后基本都是公交出行了。

机场开始就有鱼尾狮元素了。


Downtown是个好地方,可以看到很多高大上而浮夸的东西。


夜景的确很漂亮,纸醉金迷的感觉不能更好。


吐槽一下新加坡的路和奇葩的高德地图。毕竟整个国家也只有半个崇明岛大小,所以途径很多无名道路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只能依靠在线地图的情况下,高德你特么一晚上全程把我定位在海里是几个意思!!!最后我都放弃直接跟着人流走了好吗!!!

公园里都是看金沙酒店灯光秀和鱼尾狮的人,边上还有夜跑的,略烦人。大狮子背后有个陶瓷的小狮子,十分可爱。


星期天去了圣淘沙岛上的S.E.A. Aquarium。同事吐槽说我这次去了两个有环球影城的地方结果一个都没进去……这个水族馆总的来说是蛮坑爹的,因为没有特色,拼面积和物种拼不过香港海洋公园(虽然我也不知道海洋公园搞一堆熊猫考拉袋鼠什么的是想干什么),拼特色拼不过品川Aqua Park,明明没有企鹅居然还贩卖企鹅玩具,亮点大概是有两辆双层巴士叠起来那么大的一个……呃……应该是叫水缸还是什么的玩意儿反正不用在意细节了,但是这个也太没劲了一点吧。



中午出水族馆后突然下了一场暴雨,大到连不远处的丽星邮轮都看不见了,只能在餐厅里消磨时间,因为还赶着回市区拿Gardens by the Bay的门票,最后既没有来得及去看鱼尾狮,也没有时间去Palawan Beach,十分失策。

相比日本,新加坡的纪念品商店就要粗糙得多——我甚至觉得这整个国家都属于挺粗糙的那种,论讲究甚至比不上我们江南人民。纪念品不像日本那样给我一种什么都想拿回家的欲望,反而有点谜之中国特色,打个比方就是,随便跑到国内某个景点的纪念品商店,然后把里面的东西都加上鱼尾狮元素,就是新加坡纪念品商店的风格了,十分亲切……

连接圣淘沙的那个shuttle位于怡丰城(Vivo City),看着这个名字我很认真地在思索Vivo出了多少钱拿到了这个冠名(不是)。按照网上的说法这里也算是个有名的购物中心了,也的确看到了一些不错的大牌,问题是,为什么这么一个看起来还算不错的商场里居然有卖手机壳的店铺?还卖得那么贵!某宝上十几二十块钱一个好吗!而且公司旁边的Changi City Point也是这样!很掉价啊!


还有新加坡商场的bgm都是近10年前的老歌,什么Larger than Life啊Viva La Vida啊Details in the Fabric,返程在机场里也有一首超耳熟的,0809年那会儿正好沉迷Hit FM,每天做作业都拿AT40当背景板,美名其曰练听力实则光明正大摸鱼偷懒,对这个年代的英文歌曲简直熟到反胃,结果在这里每天听老歌,恍如隔世。

还有,电台里晚上9点多的节目就管自己叫深夜了……拜托夜生活正high好么……

捧着手机对着定位骂骂咧咧终于找到了Gardens by the Bay。除了美美美找不到其他的词来形容这里。用同事的话说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兰花。



周末结束后就是正经上班的日子,郊区交通不便所以很少去市区。新加坡的同事在知道我们住的地方之后立即了然,说酒店对面的Civil Service Club是英国老板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因为酒吧可以畅饮,然后他们肯定以为你们也会喜欢……

我&同事:我们不要酒吧!我们要地铁!我们要市区!我们要买买买!

做攻略的时候在agoda上看到说我们住的酒店后面有海滩,可以看到南中国海,所以一直就在找这个地方。星期二晚上比较休闲,坐车到总站之后打算到旁边的路边摊买点吃的,结果吃的没买,穿过停车场走过一座一人宽的小桥后在一片黑灯瞎火中找到了这个叫做Changi Beach Park的海滩。于是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在上班前先去玩了一会儿。


沙子很细腻,周围几乎没有人,可以看到海警船和降落的飞机,不过视野不如镰仓的开阔,当然了也没有鱼腥味。同事超喜欢海滩,在上面顶着大太阳疯跑,然后我矫情地扛着遮阳伞从这片树荫跑到那片树荫……

1-Altitude每星期三是Ladies' Day,女士免去SGD35的入场费,于是我们准点下班跑了过去。在家的时候附近的马路是著名的酒吧街被我各种嫌弃,一出差就往各种酒吧跑,也是没救。Sky Bar在63层,风景绝赞。同事表示玻璃太脏影响视线,我笑而不语地站直,视线越过玻璃护栏,市区夜色毫无阻拦尽收眼底。


本来想点Singapore Sling的,但是怀疑自己有点酒精过敏,倒不是会醉(毕竟我可是把莫吉托当苏打水灌了三大杯才发现好像是酒的奇人……),而是特别容易脸红,严重的时候身上都会泛红,保险起见还是叫了Cranberry Soda。话说我在新加坡点得最多的除了iced lemon tea就是各种cranberry了,原因很简单,其他单词我不认识……

说到这里,是时候吐槽一下4月新加坡同事来上海出差时候就很担心的Singlish了。我觉得新加坡人的语言应该分成两种,带口音的English和夹杂着各个语种的Creole。同事们正儿八经和我们交流的时候用的是前者,虽然有些人的口音比较诡异,扯上半个小时之后还是听懂无压力。但是新加坡人之间聊天的时候就不对了,只能听懂20%左右的内容(广州同事在英国留过学都一脸懵逼,更何况完全在国内培养出来的我),Chinglish完败于Singlish。Chinglish说穿了只是句法有中国特色罢了,Singlish这是从词汇开始就找不到正儿八经的英文了,夹杂着大量的马来语闽南话,要是能听懂我反而是奇才了。比如某天中午领导教我们如何点咖啡和奶茶——



这尼玛根本就不是英语好吧!!!同事嗜咖啡如命后来学会了自己要的其实是“kopi c siew dai冰打包”,马来语+闽南话+普通话,这组合什么鬼!!!

同事:我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你饮料加什么?奶茶?

我:不了,就iced lemon tea吧……

提到饮料绕不开Milo,新加坡人花式喝Milo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普通的Milo、加了粉的Milo Dinosaur、Milo Shake、Milo Cino、热的、冰的……


然后是一些我觉得很好吃的东西,排名第一的是酒店旁边大排档的印度murtabak(真是悲哀……


其次,亚坤的kaya toast,那个三明治忘记叫什么了,也很好吃。


第三是松发的肉骨茶。同事觉得米粉的胡椒味太重,我觉得还可以。油条和国内的口感不一样。


最后是Killiney的海南鸡饭。新加坡同事说不太正宗因为这家用的是炸鸡,不过垃圾食品我超喜欢。


返程同样是10点多的飞机,最后关了舱门delay到下午一点多,差9分钟就能拿到赔偿了(酷爱买航延险的人)。自己一个人整理东西怕丢三落四于是4点多就起床了,坐酒店最早的shuttle去机场,还看到了日出时的樟宜塔台。


托运速度奇快,然后去T3 public area的Bengawan Solo买点心,看单价的时候忘记乘以汇率,总价一出来心漏跳了一拍,贵就贵吧,下次来这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班兰蛋糕很清淡,还有班兰叶特有的香味,但是进过冰箱之后就会大打折扣。千层饼还没空拆,4月的时候新加坡同事带给我们吃过,肉桂味道明显,可能会踩雷。

出关走的电子通道,不用排队,半分钟就搞定了,然后推着小推车在机场乱转。Window shopping狂魔表示樟宜逛起来不能更爽了,各种想买,就是没钱。

Be a Changi Millionaire大抽奖,看到自助抽奖机的时候已经快到登机时间了,虽然抽到了两张买三明治送咖啡的券结果也没有时间用(主要是我也不喝咖啡)。

T3有蝴蝶园,用来引蝴蝶的东西……很奇特……


机场安检是在登机口,好处是不会出现国内那样明明航班在我后面却在我前面跟我抢安检影响我登机的事情,缺点是存在安全隐患(不过这个跟我没关系……

最后是吐槽时间:之前把新加坡想象得太好了所以真的到了之后其实挺失望的。和日本一样,发展得太早基础设施整体老旧落后,服务业态度一般,有热心向你介绍酒店周边的出租司机,也有翻白眼的公交司机和吐槽目的地太近的出租司机,看着她做了登记第二天照样找不到自己名字的前台,一脸凶相的shuttle工作人员(但是我估计他没想到我比他更凶相),整体水平和上海也差不多。如果能做到好好排队、先下后上、不随地扔垃圾、室外公共场所禁烟,那上海市区和新加坡是可以拼一下的。这其实无关素质,而是习惯和规定执行力度的问题,但我们就是做不到,一个室内公共场所禁烟令就敢自称最严了,我也是服气的。其次,新加坡东南亚人太多,做事情粗糙邋遢,从食物摆盘就看得出,这个详说就地图炮了,不谈不谈。另外商场关门太早,某天8点多下班想去找吃的就已经全部关门了,最后去了那个有印度菜的大排档。遍布food court,上广人民对此十分嫌弃。

还有一个巨大的槽点是公交车不报站。原本车子既准时又干净是可以打100分的,但是不报站这个事情足以扣掉80分。酒店到公司大概六七公里的车程,一共20站,平均300多米就是一站(50米一站的说法夸张了),路名充斥着upper、opp、dr,光是数数就已经很头晕了,而且没人的站点不停靠,所以根本没法数数,第一天我是抱着google map看着小箭头沿着线路一直跑才知道哪站下的,第二天我认准了一个建筑工地,结果第三天就忘记是哪一个工地了——因为一路全在造房子。如果觉得报站很吵的话,至少在显眼的地方做一个电子屏吧,现在唯一可以看到车站信息的只有上下车刷卡的机器,最后我都是挑能看清机器的座位然后按下车铃的,坐个公交车都坐到神经紧张。另外这次在国外浪了半个月之后深刻体会到了国内移动支付的发达和便利,中午吃饭带个手机就行了,出差几天口袋里左边钱右边纸巾手里抱个手机,宛如中年欧吉桑,跑两步都能听到硬币哗哗作响,换成帝都小伙伴估计得疯。

虽然上面两段吐槽得比较狠但毕竟是别人的国家,今后是进步还是退步、发展还是衰退都与我无关。还有一些没有去的景点需要二刷一次,如果是单纯旅游的话一个星期可以玩得很彻底了——毕竟只有半个崇明岛。

评论(1)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